全新JoJo黄金之心欢迎您!

JOJO黄金之心

 找回密码
 加入组织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用新浪微博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搞定

总共3756条微博

+ 曼哈顿转播站 +

查看: 1223|回复: 2

[替身小说] 《沙曼只在周五工作》完结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6-18 10:35: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你准备好加入热情组织了么?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加入组织

x
9

梦魇。
从逃出酒吧的那一刻起,沙曼就感觉不太对劲儿。
怀里的莎拉面容恢复了一些血色,此刻正处于昏迷状态。查尔斯一直沉默不语,即使上翘的嘴唇看起来也带着严肃的意味。
夜很黑,周围几乎没有任何光亮,一开始他还能领一段路,但很快,浓稠的黑暗就令他陷入迷茫之中。
“查尔斯……”
“嘘……我知道。”查尔斯没有停止脚步,打断了沙曼的话。
周围一片黢黑,除了他们快速奔跑的脚步声,再无其他声响。这股熟悉的死静令沙曼感到非常不安。
街道两边的居民楼就像一张张黑色卡片,僵硬地立着。沙曼老是感觉有人正在房子里偷窥他们。
三个人很快来到一个丁字路口,查尔斯停下脚步。
“哪边?”沙曼茫然地问。
查尔斯没有说话,似乎在判断,也许灰色潜行正在探路。片刻之后,他指了一下左边的路,“这边。”
他们继续奔跑,沙曼感到自己的脚步有些绵软,像踩在一块大海绵上。眼前的路在跌跌撞撞的视线中延伸,看似笔直,又似乎在悄悄扭曲。
不一会儿,查尔斯又站住了,沙曼刚想问缘由,但马上就明白了——他们正站在酒吧门口!
抬头望去,刚刚撞破的窗户还在,一股暖风吹来,断裂的窗棂在轻轻摇摆,像悬挂在半空当中的一副骨架。
“走!”查尔斯没有多犹豫,一声令下。沙曼紧随其后,但心里多了一份低落。
和料想的一样,他们再次来到那个丁字路口前面。
“这就是白梦的真正能力?”沙曼担忧地问。
“恐怕不止。”查尔斯指了指正对面,“用你的替身轰击那一片区域。”
沙曼点了点头,将注意力凝聚到眼前的黑暗中,深沉星期五挥舞着拳头奔了过去,但沙曼的手上没有觉出任何触感——攻击距离不够。
他往前走了几步,直到能够看清路边的居民房,深沉星期五对准墙体就是一番击打。这一次有效了,墙体像薄木板一样不堪一击,很快变成碎片,一条不算宽敞的水泥路面出现在“木板房”后面。
“跟上。”查尔斯依然在前面带路。灰色潜行化作道道暗影,在脚下的路面上闪电般穿梭,指引着他们。
这条路的两边更加黑暗,但隐约可见的建筑物好像和之前没有什么差别。除此之外,被偷窥的感觉却愈加明显了。
沙曼的心在不断往下坠。
很快,事实应验了猜想——他们又转到了酒吧门口!
“咱们还在梦境中?”沙曼不禁问道。
查尔斯思考良久,才说:“我不知道。”
此时,莎拉忽然睁开了眼睛,这半天灰色潜行一直在填补她的伤口,算是保住了她一条命。
“沙曼……”莎拉说道,“白梦主要有两种能力,一是造梦,把被攻击者控制在虚拟的‘现实’中;二是‘绝对梦境’,就是完全控制人的意识,只有当被攻击者离大和很近时才奏效,我和你刚刚就是受到了‘绝对梦境’的攻击。”
“那我们现在是在虚拟的空间里?”沙曼四下打量着,看不出什么名堂。
莎拉停顿了良久,才说:“是,又不是……我也看不出周围现实和虚拟的差异。”
身旁的查尔斯忽然问道:“沙曼,在什么情况下,你才会杀人?”
这没来由的提问问倒了沙曼,他迟疑了好一会儿,才说:“我不会杀人。”
“如果对方非要取你性命呢?”查尔斯转身靠在了沙曼的背后,警觉地张望着。沙曼知道,危险来了,便不再说话。
这危险并非来自他们身旁的酒吧,也不是来自大和,而是来自……
“注意你的前方。”查尔斯轻声说。
深沉星期五早已待命,做出防御的姿势,同时朝前方聚焦望去,但除了黑暗,什么也没有。
“查尔斯?”沙曼观察片刻,轻声问道。
“嘘……”查尔斯的身体绷得很紧,应该也在屏气凝神。因为还要兼顾莎拉的伤,他现在能使用的替身能力已经大打折扣。
“也许我能帮帮你们。”莎拉轻声说,她不顾沙曼的反对,从他怀里落地,呼唤了一声,“腥红之海!”
一抹橘黄色的光在大家眼前渲染开来。
它的外型和莎拉很接近,苗条的身段,富有女性色彩的曲线,但并不像沙曼想象的那样周身带火。也许是莎拉身负重伤的缘故,它的橘黄色身体一明一灭,仿佛一只电压不稳的灯泡。一头暗红色的长发十分醒目——沙曼相信,在莎拉状态极佳时它们应该是火红色——红发向上飘去,没有风,却依然在轻柔地摆动。
“她本来应该更好看。”莎拉苦涩地笑了笑。
这句话让沙曼内心一阵酸楚。
两个小火球出现在腥红之海的手掌中,接着被一左一右抛掷出去,分别照亮了沙曼和查尔斯面前的夜空。
火球就像燃烧弹一样,在黑暗中滑出优美的抛物线,带来了足够的光亮。沙曼看清了地面上的情况—— 一大队活动的人影正浩浩荡荡的朝他们走来,距离不到一百米。不用问,查尔斯那边应该也是。
“丧尸?”沙曼不禁眉头紧锁,同时搂紧了莎拉,让她能够倚靠着自己。
“是人类。”查尔斯轻声回答。
沙曼顿时明白了查尔斯刚才莫名其妙的问话。
“他们没有被寄生兽寄生,只是被白梦控制了,类似于梦游。这是白梦的第三种能力——催眠,或者进入人的睡眠,篡改梦境。”莎拉补充道。
有那么一刻,沙曼联想到了自己。
“记住,沙曼,他们现在是大和的傀儡,不会对你手下留情。”查尔斯说道,沙曼当然明白他话里的意思。
但是,杀人,杀人……
沙曼内心一阵烦躁,掌心开始出汗,大脑一边飞速旋转,思考着该如何应对。
突然砰的一声枪响,沙曼身体微微一颤,感到左肋传来一股暖流。
“该死,他们有枪!”查尔斯赶紧搀扶住沙曼,“退到对面去。”三个人一溜小跑,躲进了酒吧对面的一家零售店里。
好在沙曼体格健壮,中弹的位置也不致命,只是让他一时呼吸困难。莎拉拿零售店里的纱布简单包扎了他的伤口。
查尔斯靠在墙边坐好,凝神片刻,轻声说了句:“找到你了。”然后嘴唇用力抿起,只听见外面传来连续的枪响。
砰砰砰砰砰砰……
查尔斯抬起头,挑了挑眉毛,“他们当中有个警察,在灰色潜行手把手的‘教导’下,他的子弹都倾泻在了真正的坏人身上。”
沙曼有些惊讶地看着查尔斯。
“放心,只是射中了他们的腿。”查尔斯微微叹了口气,“说实话,我也下不了手。”
“大概有多少人?”沙曼定了定神,呼吸总算恢复正常了。
“一百……多吧,数量一直在增加。”
“查尔斯,附近有没有易燃品?”莎拉忽然问道,她的气色终于好些了。
老绅士点了点头,低下头沉默了片刻,沙曼知道他的灰色潜行正在附近游走。
“啊哈,好运气!附近地下埋有燃气管道——幸亏咱们这片儿城区够老旧。”
沙曼想起邱蕾和王天石调查的B区火灾,顿时明白了莎拉的意图。
“莎拉,这些人……可能就算被烧死也不会退缩……”
莎拉和查尔斯同时看向沙曼。
沙曼知道,现在的情况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但他仍然下不了狠心。
“再想想,一定还有别的办法。”
查尔斯有些不高兴了,“啊哈,是啊,除非大和仁慈的放过我们一马,主动解除替身能力。”
莎拉眼前一亮,当然,谁也没有察觉。
沙曼不说话了,眉头拧成了一团。
“非到万不得已,我不主动攻击……”莎拉把手放在了沙曼的肩头。
“等等,有情况!”查尔斯忽然说道,“奇怪,人呢?”
沙曼立刻奔向门口,打开一条门缝往外看。外面又恢复了死静,本应该靠近的梦游者队伍似乎不见了,至少没听见任何声响。
难道他们知道一会儿将受到烈焰的招待?
查尔斯静静坐着,灰色潜行正在外面四处探查,但似乎一无所获。与此同时,莎拉的眼神明显变得惊恐起来。
“怎么了?”沙曼问。
藏身处剧烈的抖动代替莎拉做出了回答,突如其来的猛烈晃动使他们三个在地板上滚作一团。
“该死,地震了吗?”查尔斯费力地抓住一根钢架,嚷道。
就在这时,天光乍现,一束明亮的白光从天花板上照射进来,光束迅速由窄变宽,仿佛有人掀开了屋顶……
是的,有人掀开了屋顶。
大和那张睡不醒的脸出现在了沙曼等人的头顶上方。

梦魇。
现在沙曼确信,他在似幻亦真的梦境当中——头顶大和的脸足有半个篮球场那么大。
查尔斯一边叫骂:“这是什么鬼东西?”一边发动灰色潜行去攻击。但是,灰色潜行在放大版的大和面前就像一只苍蝇。
“快走!”莎拉提醒道。查尔斯也无心恋战,收回替身,和沙曼一起寻找突破口。
整个房子被大和抓在手里,他稍微晃动一下,就能引发一场强级地震。更可恶的是,大和似乎根本没有攻击的意图,倒像在玩猫捉老鼠的游戏。
必须尽快逃离这间屋子。
查尔斯打开了店里的另一扇门,招呼大家进去。这里是一间小仓库,里面塞满了乱七八糟的货物,头顶的天花板还在。趁大和看不见,沙曼轰开了一面墙,外面是……
外面是蓝天白云,还有一队不知名的鸟群悠然飞过。
虽然知道有梦境的成分,但沙曼还是诧异不已——刚才明明是黑夜,在酒吧对面的零售店里,一瞬间竟然就是白天,在几千米的高空处了!
大和粗大的手指牢牢抓着房子,他正在朝某个方向移动,并且速度越来越快。在房间里的沙曼等人感受到的震动越来越猛烈。
查尔斯紧贴着墙面,咆哮着:“他这是要干什么?”
莎拉突然叫道:“快跳!”说完就拉起沙曼的手跳了下去。
查尔斯还在犹豫,忽然就觉得房间朝刚才运动的相反方向猛地退去,自己当场跌倒。
他没看到的情形是——奔跑中的大和突然一个急刹车,身体后仰,抓着房子的手摆向身后,做出了一个投掷铅球的动作……
在房子被扔出去的一刹那,查尔斯跳了出来。他还能看见可怜的零售店被嗖的一声扔了出去,飞向远方。脚下,沙曼和莎拉紧紧抱在一起,和他一样,正飞速下降。
沙曼极力观察着地面的情况,希望能找到一颗大树或者一条河,否则他们这样落下去,非得摔成肉饼不可——他不能指望现在发生的一切都是梦,万一坠落是事实,那他们必死无疑,替身也救不了他们。
他回头看了一眼,刚才那个巨型大和不见了,查尔斯正捂着帽子在空中调整身体姿势。
幸运的是,地面虽然一片荒芜,但他看到十一点钟方向有一小块亮点。没错,那里有一片湖泊。
沙曼极力控制着身体,朝那片区域降落。怀里的莎拉一直没说话,她紧紧盯着地面,双唇紧闭。查尔斯紧随二人其后。
三颗人肉炸弹高速坠向湖面。
就在他们下降到离湖面只有几百米的半空中时,莎拉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急匆匆地说了一句:“沙曼,我们分开一会儿,你留在这里。记住,我们现在经历的只有一点是真的,其他都是……”
话没说完,他们就像子弹一样射进了湖水中。
一切变得无声无息。

10

梦魇。
沙曼在下沉,缓慢地、轻飘飘地下沉。
他想睁开眼睛,但是浑身倍感乏力。
湖水很温暖,完全而彻底地包裹着他,他又不太想睁眼了。如果能在水下呼吸,他宁愿不再浮上去。
他的左手轻轻抓了两下,没有感到莎拉的存在。
莎拉!
沙曼猛地清醒过来,气管里呛了很多水。他剧烈地咳嗽,发现自己坐在一个柔软的东西上。
是床。
他正坐在一张黄色的大床上,在一间看上去像酒店客房的房间里。
沙曼从床上蹦了下来,一边继续咳出肺部的水,一边转身打量着四周。很快,他就意识到这里是哪儿了——云门大酒店。
房间不大,是最普通的标准客房,简单的居家型摆设,连墙面的颜色都没变,一切如旧,这里是他再熟悉不过的环境了。
沙曼小心翼翼地观察着,脑袋有些发晕。浴室的门没有关,从门缝里隐约可见一件男士衬衫。
突然,沙曼感到内心一阵恐慌,胸闷和耳鸣同时发作。他大口喘着粗气,摇摇晃晃地朝前走去。
那扇门后,应该有一具穿着西装裤的丧尸在啃噬另一具丧尸。
门被推开了,一具穿着西装裤的丧尸果然在啃噬另一具丧尸。
多么熟悉的场景和画面!
沙曼几乎当场晕倒,因为胸闷气短和极度的恶心,他张大了口,沉重地喘息着。门后那只丧尸注意到他,立刻扑了上来。深沉星期五没有出现,沙曼当即被按倒在地。从丧尸口中流下的黏液滴在他脸上,令他作呕。沙曼本能地掐住丧尸的脖子——如果那块囊肿部位能称之为脖子的话——他自己的脖子也一样被对方死死扣住。
可是,好奇怪的感觉啊……
沙曼忽然失去了对痛苦的感知,眼前的丧尸也出现了幻影。他的思绪像被人猛地从身体里抽了出来,甩到半空中。在那里,他还能看见被丧尸压在身下挣扎的自己。
这飘忽的思绪很快有了实体的寄托——房间里,还站着一个沙曼。他就在地上缠斗着的二者身边,歪头看着。被按倒在地的那个沙曼穿着变了,身上不再是长风衣,而是酒店服务生的制服。
躺着的沙曼开始口吐白沫,眼珠向上翻去……
站着的沙曼心想,一会儿,深沉星期五就该出现了吧。
躺着的沙曼松开了手,双臂滑落……
但他的眼睛里突然射出了光芒。
啪的一声,丧尸的头颅砸在床沿上,在地上咕噜噜地滚了两圈。
一个高大壮实的黑影隐现,刚才还狼狈不堪的服务生沙曼突然翻身骑到无头丧尸身上,龇牙咧嘴,目光浑浊,喉咙里发出呜呜的低吼,活像一头野兽。
站着的沙曼点了点头,咂吧了一下嘴。
只显露出上半身的深沉星期五展开了攻击,暴风骤雨般的拳头很快摧毁了丧尸的肉身,它一拳接一拳地轰击着身下的敌人,将其砸成了肉酱……原本温馨雅致的客房瞬间变成了屠宰场,血流成河,皮肉满地……
站着的沙曼看着眼前另一个自己疯狂地叫嚷,看着那个叫深沉星期五的替身怪物毫不停歇地挥舞拳头,渐渐看得出了神。他在思索着、回忆着什么,却怎么也抓不住清晰的线索。
就在这时,一个小小的身影出现在视野的一角,他的头脑中闪电般穿过一个念头,但他还没来得及喊出声,服务生沙曼已经警惕地抬起头,深沉星期五随之挥起一拳,那个小小的身体就在两个沙曼之间轻飘飘地飞了起来,像微风吹起的一片树叶。
她有一头棕色的卷发,穿着米色连衣裙和浅褐色的小皮鞋。
她以电影中的慢动作一般从服务生沙曼眼前飘过,他的瞳孔这才恢复了人类该有的光泽。
鲜红的血液喷溅在墙面的日历板上,顺着“星期五”三个字往下流淌……
他杀了人。
沙曼杀了人。

梦魇。
沙曼捂着脑袋,大喊一声:“不!”猛地坐起来。
他敏感地意识到,他又醒在一张床上。
大和房间里的白色大床!
沙曼腾空而起,跳到地上,警觉而惊恐地打量着四周。
没错,确实是大和的房间,完好无损的房间,看起来没有发生过丝毫的打斗。
刚才的噩梦残像仿佛一块块玻璃碎片划着他的大脑,沙曼头疼欲裂,捂着脑袋在房间里摇晃。
门口传来了脚步声,沙曼甚至没有心力去发动替身。他跌跌撞撞地冲到墙边的壁橱前,敲碎了玻璃,拿起一把日本短刀。
门开了,出现的人竟然是莎拉。
“沙曼,终于找到你了!”莎拉疲惫的笑容令沙曼感到一丝温暖。
两人冲向彼此,拥抱在一起。
好累啊。
沙曼忽然觉得浑身的力气都流失了,他像一团棉花般瘫倒下去。
“沙曼。”莎拉把沙曼搂在怀里,手指温柔地抚摸着他的前额。
“我好累啊,莎拉……”沙曼微闭着眼睛,嘴里喃喃道。他确实感到很累,累得连思考的力气都积攒不起来了。
“我也好累,我还好疼……”
啪嗒啪嗒,有什么东西滴溅到沙曼的脸上,空气中弥漫着一丝腥甜味儿。沙曼睁开眼,视线中是莎拉涌血的嘴角。他惊得立刻跳了起来。
“沙曼,为什么要杀我……”莎拉目光呆滞,满嘴是血,她的胸口上赫然插着那把武士短刀。
沙曼张大了嘴,低头看着自己颤抖的双手——手指已经被艳丽的血染红了。
“莎拉……”
噗!嘶………………
不等沙曼解释,一片血雾就从莎拉胸口中喷溅出来。
沙曼跪倒在莎拉面前,沐浴在红色之中,身体僵硬,瞳孔放大,失去了意识。

梦魇。
温暖的湖水。
还在湖水中吗?不是在大和的房间里吗?
下沉、下沉……
湖水好温暖啊……自己要下沉到什么时候呢……
没有呛水,也没有压力,只有柔和的温暖。
有人抓了下自己的胳膊,正把自己往上提。
沙曼扭头看了看,只能辨别出一个蓝色的人影。他转头朝上看去,透过荡漾的水波,一个明亮的点正被水纹撕扯着变换着形状,渐渐朝眼前逼近。
他又想闭眼了……
哗的一声,湖面冒出两个人,正是莎拉和沙曼。
莎拉费力地将还有些迷糊的沙曼拖上岸,两人趴在岸边一个劲儿的咳水。
沙曼翻了个身。头顶一轮明月,月光清冷。莎拉挪了过来,将他的头放在自己腿上。
“莎拉,我是不是死了……”沙曼含含糊糊地问。他觉得自己的问题好熟悉,但又不记得在哪里说过类似的话。
“是的,沙曼,我们都死了。”
“哦……”沙曼应了一声,闭上眼睛。一股漩涡在他意识里出现,他的思维被抽吸着陷了进去。
“我想睡一会儿。”
“睡吧,沙曼。”莎拉用温暖的手指抚摸着他的脸颊,“我可怜的沙曼……”
这几个字像雷鸣般在沙曼耳朵里爆响,他突然清醒,条件反射般从莎拉怀里挣脱,侧翻到一旁,像只受惊的猛兽,弓着身子注视着莎拉。
莎拉一脸茫然,“怎么了,沙曼?你怎么这个反应?”
沙曼没有回答,他的身体正在微微发抖,也许是体力快耗尽了吧。他脑海里回响起莎拉说过的话:“记住,我们现在经历的只有一点是真的,其他都是……”
面前的莎拉朝他跪行了几步,温柔关切的招手:“过来啊,沙曼。不要担心,现在没有危险了。”
沙曼犹豫着,额头冷汗直冒。地面在晃动,莎拉也在晃动,眼前的一切都像是地震中的景象,摇晃不已,他担心自己随时会倒下。
“没什么,我只是……太累了。”终于,他放松下来,一点点朝莎拉挪近。
“哦,我可怜的沙曼,过来吧,到我这里来。”莎拉张开手臂,笑了起来,她笑起来很好看,只是太像一个人。
太累了,身体吃不消了,但好在替身最需要的是本体意志力的支持。在离莎拉只有半米之遥的距离时,沙曼牙关一紧,深沉星期五的铁拳顿时洞穿了莎拉的身体。
莎拉没有流血,她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狡黠的笑。
“记住,我们现在经历的只有一点是真的。”
莎拉的话再次响起。沙曼确信,这一点“真的”,就是指他们遭受了大和的攻击,其他的都是障眼法。
虚假的莎拉像块被撕碎的纸巾,在沙曼眼前破裂开来,飘散到半空中,消失了。
“呵呵呵,沙曼……”一个令他无比痛恨的声音终于响了起来。
沙曼寻找着声音的来源,但越来越相信这声音是从他的潜意识里冒出的。
“大和,你出来!”他怒吼了一声。
“哦?你叫我出来?你是想痛扁我吗?呵呵呵……”大和的声音绵软无力,但一样充满了嘲讽。
沙曼竭力压制着自己的怒火,茫然四顾。
“沙曼,你是敌不过我的,你还太年轻……”
一阵微风拂过身后的灌木丛,沙曼转身朝向那边,却什么也没看到。
“为什么要与我作对,沙曼?沉睡在我的梦中,不好吗?”
沙曼内心微微一颤——果然,自己始终都没逃脱白梦的控制。
他这么想的同时,周围的环境发生了变化。他发现自己一会儿在冰天雪地的极地,一会儿在酷热难耐的沙漠,一会儿置身繁华的都市街头,再一会儿又跑到了太空之中。
他仿佛站在一只转动的万花筒中。
“在别人的梦里,你是无所不能的吧……”沙曼忽然冷笑了一声,“在梦中,你可以为所欲为,重建秩序和规则吧……”
大和沉默了,周围的环境最终定在了一处悬崖上。风扬起沙,吹在沙曼脸上,感觉是那么真实。
“但是,从你的梦中醒来,就没问题了。”沙曼强撑着身体,晃晃悠悠走向悬崖边。
“放弃吧,回到我的怀抱,你还是一名出色的工人,哦不不……”大和又开口了,“我不再让你做工了,那对你简直是大材小用。我将给你展示我的伟大计划,我要让你成为最伟大的替身使者……”
沙曼站到了悬崖边上。
“哦,沙曼,你要干什么?虽然这里是梦境,但是你应该知道,我可以随时让它成真。你这么跳下去,可是真的会死哦……”
沙曼看了看脚下的万丈深渊,不无嘲讽的问道:“是吗?可莎拉还等着我呢。”
他没有等大和的回答,纵身一跃,飞速落下。
既然是在梦里,那只好让自己惊醒了。
嘭的一声,沙曼重重地砸在了地上。

11

街上。
地面冰凉的触感完全不同于刚才暧昧的温暖。
沙曼睁眼再次醒来,还不太确定是不是仍然在白梦的控制当中。但,夜晚的空气真的很凉爽,他深吸了一口,感觉肺部滋润无比。与他料想的一样,他发现自己正躺在离酒吧不远的街面上——他们三个应该是逃出酒吧的片刻之内,就遭到了大和的攻击。
可怕的能力。
他晃晃悠悠地站了起来,头脑有些昏沉,像一个刚要清醒还微醉的酒鬼,身体轻得像一片羽毛。也许他睡得太久了。
查尔斯就躺在他脚边,怎么摇都摇不醒,估计还在白梦制造的梦魇中迷茫。莎拉却不知所踪,她还身负重伤啊……
还在大和制造的梦里时,莎拉其实就已经找到了从梦里醒来的诀窍——自我惊醒。恐怕在他们掉入湖中时,莎拉已经提前醒来了。
沙曼扭头看向酒吧,正在犹豫间,只见一道冲天火光掀翻了酒吧的屋顶,爆指夜空。
是猩红之海。
沙曼顾不及查尔斯,朝酒吧飞奔而去,很快,他就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酒吧门口伫立着一团人形火焰,猛烈的焰气逼得他不能靠近。但他当然知道,这是莎拉在使用替身能力。
沙曼首先想到是,本体受伤,替身能力就会受影响甚至解除。大和行踪诡异,也许真的只有莎拉的猩红之海的大范围攻击能压制他。
果然,远处的查尔斯动弹了几下,似乎醒了。
莎拉站在猩红之海背后,像一座随时可能坍塌的危楼,但她的眼神坚毅无比。沙曼冲了过去,却被莎拉喊住:“不要过来!快走!”
沙曼愣住了,刚要开口,这时,他看见巷口的尽头冒出一团气雾,白色的氤氲蒸腾着翻滚而来,吞噬了街道两边的所有建筑。这些建筑不论材质如何,被卷进白雾之中后,迅速地爆裂开来,就好像有人在房间里安放了强力炸弹,从内部将其轰碎了一样。
没想到大和的替身能力可以强化到这种程度。
沙曼大声呼叫着莎拉的名字,但她却不为所动。刚醒来没多久的查尔斯也跑了过来,一把拦住了要往前冲的沙曼。
“查尔斯,帮我个忙!”莎拉突然冲他喊道。
查尔斯皱起了眉,随即表情凝重地点了下头。沙曼不明所以,仍然高声呼喊着莎拉的名字。而不远处的白色雾气正迅速逼近。
“走吧!来不及了!”查尔斯怒吼着。
沙曼只恨自己没有了丁点儿力气,深沉星期五的身躯若隐若现。
查尔斯强行拖走了沙曼。
耳鸣。
沙曼再次耳鸣。
他听不见任何声音了。
眼前的景象也无限放慢——
查尔斯的灰色潜行正在凿击地面;
那团致命的白雾张开大口扑向莎拉;
猩红之海的火焰越来越弱;
灰色潜行凿穿了地表,一根粗大的管道裸露出来;
猩红之海将一团火球投向输气管;
莎拉冲他远远地微笑着,背后绽放开一朵硕大的火之花……
莎拉的笑淹没在猩红的火海之中……

12

梦。
橘黄色的晚霞漂浮在天边,好似一朵朵巨大的草莓棉花糖。风很暖,吹得人懒洋洋的。沙曼收回欣赏路旁风景的目光,转而看向眼前的那团“火”。
他伸出手,轻轻的去触碰,一个严厉的声音警告道:“烧到你我可不负责!”
沙曼笑了笑,手臂又前伸了一寸,终于碰到了那团在风中不住振动的“火焰”。
“你为什么不留长发呢?你留长发一定很好看。”他尽量压低嗓音,使声音听上去比较温柔——这么做,他自己都有些脸红。
正在驾驶机车的莎拉没有回头,爽朗的声音听起来令人愉悦,“因为猩红之海是长发,我可不想跟她争。”
沙曼笑得更厉害了,他忍不住想去搂抱莎拉的腰,但是在他伸出双手的那一刻,机车猛烈地抖动了一下,他和莎拉都腾空而起,在半空中翻滚,然后重重地摔在地上。
沙曼被甩飞很远,他抬起头,看到不远处的机车起了火,莎拉被压在机车下面动弹不得。沙曼呼喊着莎拉的名字,却没有发出声音。他挣扎着站起来,发疯似地跑向莎拉。莎拉摇着头,示意他不要过去,她的脸上竟然还带着一丝微笑。然后,一道亮光,爆炸发生了……

沙曼缓缓地睁开眼,天光未现,空气中弥漫着夹杂有青草香气的晨露的味道。
哈,怎么会呢?这里是一片荒地啊。
他苦笑了一声,从倚靠的巨石旁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回想了一遍刚才的梦。
即使是再凶险恐怖的噩梦他也不会太在意了——现在的他更愿意相信现实。
“嗨,沙曼!”
一台银灰色的反重力双人摩托艇在不远处停稳,绅士查尔斯还没下车就打起招呼,“你怎么又在这儿睡着了?”
沙曼是听不到声音的。一年前,与中村大和的战斗中,他在失去心爱女人的同时,也失去了听觉。但他仍然可以借住替身的能力,辨识空气波动——也许这就是深沉星期五的一项特殊能力。
沙曼木讷地应了一声,笑了笑。
查尔斯走过来,脸上挂着标志性的笑容,“你好像很喜欢这里啊!”
沙曼点了点头。
“还在想莎拉?”查尔斯环顾了一圈,他实在看不出这块不毛之地有什么特别的。
“是。”沙曼轻声说。
遥远的地平线上,一束金光铺射而来。沙曼一跃而起,跳上了巨石。映入眼帘的是一座半圆形轮廓的现代都市,云泽市,他新的安身之处。
一年前的战斗过后,他被现在归属的组织“选中”了,查尔斯带他来到了这儿,认识了许多替身使者。新的环境和伙伴没有让他不舒服,但在沙曼心中,总觉得缺少了什么。
大和没有死,他控制的上野市已经成了罪恶的天堂。替身使者的存在也被曝光了,只不过,那些被大和选中的替身使者自称为“沉睡使徒”。沙曼新的工作,便是阻止并消灭他们。
一条细长的灰影像蛇一样缠上沙曼的手臂,又突然消失了。
“今天又是周五啦,这是新任务!”
沙曼摊开手掌,快速浏览了一遍字条上的内容,然后将其放进了衣兜。
他仍然只在周五工作。他对组织成员声称,因为深沉星期五“诞生”在周五。
当然还有其他原因,只有他自己知道……
“我走了。”查尔斯理了理已经非常笔挺的西服前襟,“你要不要搭车?”
沙曼看了一眼他的摩托艇,“谢了,我走回去就行。”
查尔斯跳进驾驶舱,“可别耽误了任务。”
摩托艇悄无声息地浮了起来,疾驰而去,只掀起了两道沙尘,却没发出一丝声响。
沙曼跳下巨石,朝晨曦中的远方大步走去。
如果莎拉在就好了。沙曼心想。
他压了压宽边帽檐,眺望着远方地平线上,那一跃而起的朝阳。
那样,生命将更有意义。


作者后记

2000年的夏天,一部伟大的漫画进入了我的世界,这便是荒木飞吕彦老师的《JOJO奇妙冒险》。
《JOJO》就仿佛一位若即若离的恋人,充满诱惑,又难以触碰。我一直想把心目中的“JOJO们”化作文字,却总是犹豫不决,缺乏自信。
有一天,我忽然想明白了——不管我对她是否已经了解透彻,都不妨碍我表达爱意。所以……
十年之后,我终于鼓起勇气,写下了这篇《沙曼只在周五工作》,感谢嘟嘟一直以来给我的鼓励。
谨以此文向伟大的荒木飞吕彦老师和伟大的《JOJO奇妙冒险》致敬!
www.JOJO-China.com
发表于 2011-6-27 18:37:29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是死神13厉害啊!陷入他的梦境之后除非外力,否则根本不能醒来。
www.JOJO-China.com
 楼主| 发表于 2011-6-29 23:55:5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2# 观众3号


    而且本体还是个穿尿不湿吸奶嘴儿的孩子……
www.JOJO-China.co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组织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微博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JOJO黄金之心 ( 沪ICP备17003218号-1 ) 繁體中文

GMT+8, 2019-12-10 11:05 , Processed in 0.124187 second(s), 33 queries .

© 2000-2019 JOJO's GOLD HEART

JOJO-CHINA.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