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新JoJo黄金之心欢迎您!

JOJO黄金之心

 找回密码
 加入组织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用新浪微博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搞定

总共3756条微博

+ 曼哈顿转播站 +

查看: 1533|回复: 1

[同人小说] 【JOJO第四部同人】刻板印象(Mechanical impression)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12-7 07:38: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你准备好加入热情组织了么?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加入组织

x
這是我幾年前在某論壇參加比賽時
所投稿的JOJO同人
故事的時間是在第四部結束後
故事模式也是參照第四部那樣的篇章故事
比賽結束後我雖然就想要轉到這裡
卻不知道在哪邊有不良詞而被擋下(自認這文沒什麼問題的...)
所以最後只能放棄
前段時間轉發到百度
雖然四個小時的審核很坑人,不過總算是過了
我想既然百度能過,這邊應該也可以
所以又來試了
希望大家會喜歡我這篇創作

----
JOJO第四部同人─刻板印象(Mechanical impression)

  「老爸!你在樓上嗎?」
  今年十六歲的虹村億泰,一邊這樣大喊著,一邊踩著自家那嘎吱做響的破爛樓梯,向屋子的二樓走去。
  虹村億泰的家位於日本的杜王町,是一棟占地相當寬廣的大屋。不過雖然寬廣,但卻顯得相當的破爛,牆壁上布滿壁癌、四處都長有雜草,在窗戶等地方還釘著用途不明的木板。如果是不知情的人看到,絕對會認為這是間廢棄已久的空屋。
  而虹村億泰他則是個現在就讀於葡萄丘高中的不良少年,而且他也擁有與不良少年這身分相當符合的高大體格和凶惡面孔,不過熟知他的人都知道,他平時常常會露出呆呆的…甚至能稱之為天真的表情。
  另外,億泰他在身為不良少年的同時,他也是一個擁有並能夠操控『替身』的『替身使者』。
  所謂的『替身』,是精神力量具現化而形成的一種超能力,能夠引發各種奇異的現象。而絕大多數的替身都擁有具體的形態,比如人型或是物品型,不過億泰他也有看過幾個沒有具體形態的替身。
  這時,登上自家二樓的億泰,終於在家中的一個陰暗角落,找到那個雖然穿著衣服,但是滿身爛肉,甚至能隱約從他身上聞道惡臭的詭異生物。
  億泰看到那個生物後,便露出了開朗的笑容,一邊邁步向其走去,一邊對他大喊道:
  「你果然在這裡啊,老爸。」
  「喔喔啊!」
  那個幾乎可以說是由爛肉組成的生物,緩緩的轉過身面向億泰,以奇怪的叫聲回應他。
  沒錯,這個生物就是億泰的親生父親。
  本來億泰的父親也是正常人類,但多年前他們家中的經濟狀況出現問題時,他父親去為一個叫做DIO的男人工作,藉此賺取了大量的金錢。不過DIO為了防止億泰的父親背叛,在他的體內植入了用自己的細胞製造出的肉芽。結果在DIO被人殺害之後,億泰父親體內的肉芽出現了繁殖過剩的現象,最後也導致億泰的父親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
  億泰走到父親的面前,彎下腰,以溫和而細心的語調,對自己的父親說道:
  「我等等要出去買午餐的食材,老爸你今天午飯想吃什麼呢?如果想吃豬肉的話就舉起左手,想吃咖哩的話就舉右手。」
  億泰先後舉起了自己的左手跟右手,將回答方法示範給父親看。
  「……」
  億泰的爸爸呆呆的盯著億泰舉起的雙手,就這樣一言不發的看了好幾秒。
  然後就在億泰開始不耐煩的時候,億泰的父親就『唰』的一下將自己的雙手同時舉起來,並叫了一聲:
  「喔!」
  「喂喂!怎麼可以兩隻手都舉啊!這樣你是要我怎麼辦?」
  億泰不滿的這樣對父親抗議,不過父親依然只是繼續呆呆的發出「喔喔!」的叫聲。

  *

  最後億泰決定把兩種料理的食材各買一份回來,雖然應該還有更好的方法,但億泰卻想不出來。
  因為億泰是個笨蛋,他的朋友跟他自己都這麼說,連他哥哥虹村形兆在生前也是整天都在罵他笨。
  幾個月前,億泰都還是與哥哥和父親三人一同在這棟大屋中生活著,但他的哥哥形兆最後卻為了救他,而被其他的替身使者殺害。
  不過在失去了哥哥之後,又有一個小傢伙來到了他們虹村家,所以現在他們家裡的成員依舊是三人。
  「呦!陽光浴舒服嗎?貓草。」
  從屋子裡走了出來的億泰,又在庭院的門口旁蹲了下,對放在那邊的一個盆栽中的植物這樣搭話。
  如果旁人看到這個情景,可能有些人會覺得他是個自言自語的怪人,也可能有些人會覺得他是個與植物說話的好人,但實際上這兩個都不算正確。
  因為那顆植物並不是一般的植物。
  「喵~」
  一聲懶散的貓叫聲,就這樣從億泰面前…正確來說是從盆栽中的那株植物的口中發出。
  仔細一看,就能發現那株植物並不像是平常能見到的普通花草,牠不但形狀有點像是貓的頭部,上頭甚至還有鼻子、眼睛跟嘴巴。
  而且這些器官也不是裝飾品,名為貓草的這株眨了眨眼,然後望著億泰,從口中向他發出了一聲叫聲:
  「喵!」
  貓草牠是一個月前,億泰和他的朋友們解決一個事件之後,自然而然就成為他家人的生物。
  根據億泰認識的一個叫做『岸邊露伴』的替身使者用其替身『天堂之門』的能力調查後的結果。貓草本來是一隻平凡的貓,在被能夠製造替身使者的『箭』射中後,又因為意外而陷入假死狀態,並因此被埋入土裡,之後由於牠的替身能力覺醒,使牠以這一半植物一半動物的樣子復活。
  「好乖!好乖!我等會買貓罐頭回來給你吃。」
  「喵嗚!」
  億泰蹲下來撫摸了一下貓草的下吧,而貓草也彷彿很舒服般的咪起眼睛。
  但當初貓草剛到億泰家的時候,其實非常凶暴,甚至會用替身能力攻擊億泰。不過在和億泰的父親相處一段時間之後,牠也變的比較溫馴了。
  接著億泰就站了起來,並轉身走出了庭院,打算到常去的食品店購買食材。
  不過億泰才剛走到馬路上,就聽到一個陌生的聲音對他說道:
  「你就是虹村億泰吧?」
  億泰向聲音發出的方向看去,就看到有一名瘦小的男子,鬼鬼祟祟的站在他家的圍牆旁。
  「有什麼事嗎?」
  億泰以相當不削的語氣這樣詢問,雖然是第一次見到那個男子,但億泰能感覺到對方並非善類。
  男子對億泰的語氣毫不在意,只是稍微向億泰走去,並一臉泰然的回答道:
  「雖然有點突然,但你能給我五百萬嗎?我想你家的財產應該有五百萬吧。」
  「五百萬有是有,但我沒有給你錢的理由。快滾!不然小心我打爆你的牙。」
  強硬的拒絕男子之後,億泰就轉身準備離去。
  但男子卻在這時冷笑了一聲,向他嘲諷道:
  「別這麼小氣啦,反正那不都是些骯髒到不能搬到檯面上的錢嘛。」
  「──!」
  一聽到男子的話,億泰二話不說的立刻衝到他面前,抓住他的領子,將他那比自己矮十公分左右的身體舉起來。
  「你有種在說一次,信不信我把你塞進糞堆裡。」
  億泰知道,男子說的並沒有錯,他家的錢大部分都是他父親替DIO為非作歹賺來的,但他還是不允許任何人說出這樣的話。
  而被威脅的男子雖然有些被億泰的氣勢嚇到,但卻在這時說出了令億泰錯愕到來不及反應的話語。
  「『刻板印象』!」
  那是和之前的對話完全無關的字眼,同時在男子的背後,也浮現了一個細長的人形物體。
  那個物體左半身是黑色,而右半身則是白色,可說是呈現出相當極端的配色。它整體上看起來,像是一個等身大小的單調木偶,不過在雙手上卻有著銳利的尖爪,顯得充滿攻擊性。
  (那是替身!)
  身為替身使者的億泰,馬上就認出浮現在男子背後的物體便是自己也擁有的替身。
  而男子的替身一現型,就立刻舞動雙手,以手上的利爪朝億泰抓去。
  億泰慌張的放開男子,並往旁邊避開,但還是被對方的替身在肩膀上抓出三道傷痕。
  「『轟炸空間』!」
  在躲過攻擊之後,億泰馬上怒視男子,並將自己的替身也叫出來。
  億泰的替身名為轟炸空間,是一個有著機械感,而且外表相當強壯的人型替身。
  億泰迅速的讓轟炸空間舉起有著奇特的花紋的右掌,並朝男子拍過去。
  男子一臉驚訝的往旁邊躲避,但轟炸空間的右掌還是稍稍的擦過他的衣服,而男子的衣服被碰觸到的地方,也就這樣徹底消失了。
  接著億泰就指著男子大喊道:
  「喂!原來你這傢伙也是替身使者啊,沒想到這鎮上還有我不認識的替身使者。但既然你攻擊了我,那我跟我的轟炸空間就不會跟你客氣。」
  對億泰剛剛的攻擊心有餘悸的男子一邊後退,一邊咀嚼億泰的話,然後就恍然大悟的說道:
  「原來你們將像我的刻板印象這樣的能力稱為替身,而將擁有這種能力的人稱為替身使者啊?」
  「刻板印象?這就是你替身的名字嗎?」
  「沒錯,至於我替身的能力呢,你等會就會知道了。」男子說完這句話,就轉身過深,迅速的邁步逃跑。
  「想從我的轟炸空間手中逃走,沒那麼容易。」
  億泰讓轟炸空間用右手往前揮了一下,引發奇妙的現象,然後本應已經跑到數公尺外的男子又回到了億泰的面前。
  「怎、怎麼回事?」
  男子慌張的跌在地上,茫然的四處張望。
  億泰看到男子狼狽的樣子,便充滿自信的說道:
  「我的替身轟炸空間的右掌能夠削除空間,而且透過削除空間,我就能像剛才那樣做到瞬間移動。」
  「居、居然會有這種強大的能力,我的刻板印象根本無法匹敵啊。」
  男子完全失去冷靜,恐懼的開始向後方爬去。
  而億泰也不打算在一次讓他跑掉,立刻讓轟炸空間用右掌向地上的男子拍去。
  「看我削掉你的鼻子!」
  「哇啊啊啊啊啊!」
  男子雖然知道沒用,卻還是慌張的將雙手擋在面前。
  但在億泰擊中男子之前,就有人抓住了他的肩膀。
  「在做什麼啊!你這流氓!」
  億泰才剛轉頭想看是誰抓住自己的肩膀,就被對方打了一拳。
  「嗚!搞什麼?你是這傢伙的同伴嗎?」
  那拳並沒又對億泰造成多大的傷害,所以億泰馬上就一拳還給對方。
  「嗚啊啊啊啊!」那個人在挨了億泰的拳頭之後,就倒在地上開始哀嚎。
  而億泰本來是打算在打了對方之後立刻讓轟炸空間補上一擊,但他卻驚訝的發現打了自己的人只是個平凡的上班族,而且從對方的反應來看,似乎看不到自己的替身。
  除了一些特殊的替身之外,大部分的替身都是只有替身使者才能看見的,所以能否看見替身也成了判斷對方是否為替身使者的主要方法。
  (哈、哈哈!看來我刻板印象的能力開始生效了呢。)
  男子這樣想著,悄悄地逃離這一帶。
  「別想逃!」
  億泰讓轟炸空間舉起右手,準備在次用瞬間移動把男子抓過來,但在這時又有數個人圍了過來。
  「你這小混混居然亂打人!」
  「我們杜王町怎麼會有你這種人!」
  「看我來為民除害!」
  面對這莫名其妙的異變,億泰不禁大喊:
  「搞什麼啦!」



  在用拳頭將來找自己麻煩的人全部搞定之後,億泰在次踏上買便當的道路。
  可是一路上億泰都能感覺到,週遭的人正以一種厭惡的眼神看著他。
  雖然身為不良少年的億泰偶爾會遇到一些以異樣眼光看著自己的人,但像這樣被充滿敵意的眼神包圍他還是第一次。
  突然,一個瘦弱的男學生跑過來擋在億泰面前,並以有些興奮的驕傲眼神瞪著他。
  「嘿嘿!你這個死不足惜的人渣,看我教訓你。」
  那個學生揮拳朝億泰打去,但打向億泰的手卻被他輕易的抓住了。
  「滾開!」
  億泰大吼一聲,不耐煩的一拳打在學生的胸膛上,將他擊飛。
  學生痛的倒在地上打滾,掙扎著吶喊道:
  「為什麼我會輸?你應該很弱才對阿!」
  「你在說什麼啊?」
  億泰不解的看著那個學生,有種雖然是當事人,卻依然處於狀況外的感覺。
  這時,他口袋裡的行動電話突然響了起來。
  億泰接起電話,然後他就聽到他不久前才聽過的聲音從電話中發出。
  『呦!被那樣的傢伙輕視是不是很不爽啊?』
  「你……你是剛剛的那個渾蛋!」
  打電話過來的人便是先前襲擊億泰的替身使者。
  『別喊我渾蛋,我的名字叫做竹村渾也。而你遇到的那些事,都是我的替身刻板印象的能力造成的。』
  「什麼!」
  億泰訝異的這樣大喊,而名為竹村渾的男子,則是在電話的另一頭繼續說道:
  『人類總是會無意識的給各種事物貼上標籤,比如說如果有個人小時後被貓咬過,那那個人就會給貓貼上『恐怖』的標籤,使他在下次見到貓的時候,即使沒有被咬,也會覺得貓是相當恐怖的。而我刻板印象的能力就是給被他的利爪抓傷的事物貼上標籤,使看到那個事物的人會產生先入為主的認知。』
  聽到竹村渾也的話,億泰轉頭看了肩膀上的抓傷一眼,然後就憤怒對著手中的電話問道:
  「你在我身上貼了什麼標籤?」
  『呵呵!一道爪痕代表一個標籤,也就是說我一共在你身上貼了三個標籤。第一個標籤是『惡人』,使人們看到你就會自然而然的認為你是邪惡的,這也是在你要攻擊我時,那些人會跑過來妨礙你的原因。
  不過就算認為你是惡人,一般人為了自保也不會來攻擊你,所以我貼的第二個標籤就是『弱者』。如果不但是個『惡人』,還是個『很弱的惡人』的話,人們都會很樂意跳出來伸張正義的。至於第三個標籤呢──晚點在告訴你吧。』
  「你這傢伙,到底想要做什麼?」
  『我一開始不就說過了嗎?我要錢,不用很多,五百萬就可以了。只要把錢給我,我就會解除貼在你身上的標籤。還有,我要現金,我認為現金不但值得信任,也最能為我帶來成就感。我要你帶著五百萬的現金到龜友百貨,將錢放在離大門最近的廁所的工具間,並迅速的離開,我拿到錢之後就會把所有標籤都解除。如何?你那豆腐腦袋有聽明白嗎?』
  「不是很明白,但只要知道你在龜友百貨就足夠了!」
  億泰掛斷電話,並轉向朝龜友百貨跑過去。



  此時,竹村渾也正在在龜友百貨六樓一個視野很好的窗邊,用望遠鏡觀察億泰的動向。
  「哼!果然打算直接來龜友百貨攻擊我啊,不過這我當然預料到了,也準備好了應對措施。」
  竹村渾也拿起行動電話,撥了幾個號碼之後,就將行動電話靠在耳邊說道:
  「喂?警局嗎?」



  億泰全速的奔跑著,但在這時,突然有一輛警車開過來擋在他的面前。
  「什、什麼?」
  在億泰還沒搞清楚狀況的時候,就有兩個警員從警車上下來,並走到億泰身旁。
  「你就是那個無故毆打路人的暴徒吧?跟我到警局去一趟。」
  其中一名員警豪不客氣的抓住了億泰的手臂。
  億泰甩開員警的手,放聲喊道:
  「我是有打人沒錯,但那都是對方先動手的,絕對不算是無故打人吧?」
  「那種理由我們聽膩了,跟我們走就對了!」
  另一個員警拿起警龘棍打了億泰的膝蓋內側一下,使他膝蓋彎曲。
  「可惡!簡直欺人太甚。」
  億泰舉起拳頭想要馬上把這兩個員警痛打一頓。
  但這時卻有一隻手抓住了億泰的拳頭,那隻手的主人並不是員警,而是一個億泰無比熟悉的人。
  「億泰,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也不知道你是對是錯,但要是打了警龘察,你就絕對是錯的了。」
  「仗助……」
  那個人是個留著飛機頭的少年,他名叫東方仗助,是億泰最要好的朋友。
  「可惡!」
  億泰怒吼了一聲,然後就任由員警將自己帶走。



  「多謝你了,仗助。如果沒有你幫忙,我大概沒辦法平安的離開警局吧。」
  踏出警局時,億泰這樣向仗助說道。
  剛才在警局,員警把被億泰打過的人全部聚集過來理論。本來場面是一面倒的在責罵億泰,但仗助用自己的替身『瘋狂鑽石』的能力將那些人的傷治好,並嚴格的要求每個人把被億泰打的經過講出來,使他們全都無話可說,億泰才能安然離開。
  「沒什麼啦,我們是朋友嘛。」
  仗助爽朗的這麼說著,並拍了拍億泰的肩膀。
  這時,仗助注意到在億泰肩膀上的那三道抓痕。
  「你怎麼受傷了啊,我替你治療一下。」
  仗助用右手靠近億泰的傷口,他沒有完全叫出替身,只是讓瘋狂鑽石的右手從自己的右手上冒出,並處碰了一下億泰的傷口,然後億泰身上的傷就完全消失了,連破掉的衣服都恢復原狀。
  這就是瘋狂鑽石的能力──『修復』,能夠將人受傷的身體或是被撕碎的紙張等物體恢復原狀。
  「謝啦!仗助。對了!我剛剛被一個新的替身使者襲擊,這個傷口也是那個替身使者造成的,你快和我一起去打倒那個混帳。」
  億泰激動的這樣說著,他剛才也察覺到了,仗助對待自己還是像往常一樣,並沒有將自己當成是『惡人』或『弱者』。所以向這名好友求助,應該就是現在這情況的一個突破口。
  但是──
  「你在說什麼啊,億泰?事到如今怎麼還會有新的替身使者呢。」
  仗助完全沒有將億泰的話當成一回事,全然是一副認為億泰在開玩笑的表情。
  億泰看到仗助直這個樣子也開始不知所措,慌張的開始解釋道:
  「可、可是我真的被襲擊了啊!是一個叫做竹村渾也的男人,他的替身能力是給東西附上標籤。」
  「哈哈!億泰你的想像力意外的還不差呢?不過我還有點事,所以就不奉陪啦。」
  仗助這麼說著,就轉身朝著遠處走去了。
  看著仗助離去,億泰落寞的唸著:
  「怎麼會這樣?」

  突然,億泰的行動電話又響了,他接起電話一聽,打來的人果然又是竹村渾也。
  『那人叫做仗助吧?他跟你的感情真不錯呢,『惡人』與『弱者』兩個標籤居然沒有生效,但第三個標籤『胡言亂語』還是成功阻止你去找救兵了。看來他雖然深信你不是惡人,而且明白你並不脆弱,但卻不認為你是個不會胡言亂語的人啊。』
  「混帳!果然是你做的好事!」
  億泰對著手中的行動電話大吼,但電話另一端的竹村渾也卻發出了高興的笑聲。
  『哈哈哈!儘管罵吧。但你能拿我怎麼樣?警方就像是我的右手,只要我一通電話,他們就會把你送到警局。雖然因為你沒有犯罪,所以只是談一談就會被放出來了。但這也正合我意,畢竟你要是被關進牢裡的話,我也會很困擾的阿。而且就算你想找人幫忙,但有著『胡言亂語』這個標籤,在其他人聽來你所說的話都只是謊言或玩笑,亦或是會認為那是你因腦袋發昏而說出的話。簡單來講,不管你說什麼,別人都不會把你的話當作一回事。我也是因為這樣,才會放心的將本名告訴你的。』
  「可惡!」
  『哈哈哈!不被信任的感覺相當難受吧?但解脫的方法很簡單喔,只要把我要求的錢交給我就可以了。也不算是太吃虧的交易吧?』
  「……」
  在沉默了數秒之後,億泰說道:
  「我明白了,我會按照你說的帶五百萬到龜友百貨去。」
  『很好!很好!看來你並不像傳聞中的那麼笨嘛。』
  億泰沒有繼續聽竹村渾也說話,而是直接掛斷電話。
  他握著行動電話,在心中悄悄地盤算著:
  (我會帶五百萬到龜友百貨去,然後在把你引出來之後痛扁你一頓。)



  億泰從銀行中領出五百萬,朝約定的龜友百貨走去。
  「億泰!你在做什麼啊?」
  但在他離開銀行後沒多久,就有個人突然叫住了他,而億泰也相當清楚那個聲音的主人是誰。
  「康一!」
  億泰轉過頭,看到有兩個他的熟識的人正在朝他走近。
  那兩人中格外矮小的那個人叫做廣瀨康一,雖然體型跟億泰差很多,但卻是和他同學年的朋友。
  而另外一個高挑的青年叫做岸邊露伴,是個著名的漫畫家,雖然他跟康一處的不錯,但對億泰卻是愛理不理的,就他本人的說法是他和愚笨的人合不來。
  「億泰,你那個箱子裡面裝的是什麼啊?」
  康一疑惑的指著億泰手中裝著五百萬的皮箱。
  「啊!這個──」
  億泰本來想跟康一講解錢的事情,但因為想起自己被附上了『胡言亂語』的標籤,所以回了句「沒什麼」就轉身想要離開。
  但康一卻又開口說道:
  「根本不是沒什麼吧?億泰,有什麼事情的話可以跟我們商量一下啊。」
  「嗚!」
  聽了康一的話,億泰心想:
  (是阿!完全不把我說的話當一回事,也包括『沒什麼』這種敷衍的話。康一他不把我說的『沒什麼』當一回事,所以就會一直問下去。那我是不是該反過來將實情告訴他,讓他在不把實情當一回事的狀況下離開呢?)
  在億泰猶豫不決的時候,一直默不作聲的露伴突然走上前,並伸手將康一往後推。
  「康一,你退後一點。」
  露伴溫和的對康一這麼說之後,就突然指著億泰大喊:
  「『天堂之門』!」
  露伴的替身天堂之門猛然的出現在他背後,並和露伴本人做出相同的姿勢。
  而億泰在看到天堂之門的瞬間,就失去了意識。



  「發生了什麼事?億泰現在處於死角,用望眼鏡看不清他的狀況。」
  在龜友百貨觀察著億泰的竹村渾,因為這個異變而有些亂了手腳。
  不過他冷靜下來之後,便笑了一下,將望眼鏡先擱著,專心的去聽從自己戴著的耳機上所傳出的聲音。
  「這種事我當然也預料到了,還好我在被那傢伙抓住領子的時後,趁機在他身上貼了竊龘聽器,這樣的話我還是能大致的把握住虹村億泰的狀況。」
  這時,康一跟露伴的聲音從竹村渾也的耳機中傳出。
  『哇啊!露伴老師你在做什麼啊?』
  『該怎麼說呢?不知道為什麼我總覺得億泰這傢伙不懷好意,雖然很難想像他這種笨蛋會有什麼陰謀,但我的風格就是先下手為強。』
  「聽起來應該是億泰因為『惡人』標籤的影響而被同伴攻擊了,雖然是相當有趣的事情,但如果億泰被殺的話我就拿不到錢了啊。」
  透過竊聽來的這段對話,竹村渾也大概的猜出了億泰的狀況。
  『這樣啊,但我覺得應該是露伴老師你想太多了,億泰他怎麼會害我們呢。』
  『反正我只是調查一下而已,又不會傷害他,不過如過他真的在打什麼壞主意的話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調查?什麼意思?是指搜身或拷問之類的嗎?」竹村渾也疑惑的自言自語著。
  『喂!岸邊露伴你在對億泰做什麼啊!』
  突然,第三個人的聲音從竹村渾也的耳機中傳出。
  「這聲音我不久前也聽過,是在警官要抓虹村億泰時出來幫他的人,好像是叫做東方仗助吧。」
  『哼!是仗助啊,我只是要調查一下這傢伙是否心懷不軌而已,調查完之後我就會解除天堂之門的能力。』
  『億泰跟你這充滿心機的傢伙才不一樣!』
  『吵死了!究竟有沒有調查必要只要看了就知道了!』
  「看?什麼意思?用看的可以調查出什麼?」
  竹村渾也愕然的這樣說著,但仗助等人這時卻又陷入了寂靜,沒有發出任何聲音。竹村渾也知道他們之所以會安靜下來,是因為他們正在用某種方式調查億泰,可是竹村渾也卻想不出他們是用什麼方法調查的。
  過了幾分鐘後,竹村渾也的耳機終於在次的發出聲音。
  『我就說吧!億泰根本沒問題嘛。』
  『好吧,看來確實是我的疑心病太重了,我向你道歉。不過我們還是先離開這裡,然後我在解除能力讓億泰醒來吧。』
  『真是的,露伴老師你怎麼還在懷疑億泰啊。』
  『抱歉啊!』
  之後竹村渾也的耳機又有約一分鐘的時間沒有聲音發出。
  『奇怪?我怎麼會躺在地上?』
  接著再次從竹村渾也的耳機中傳出的就是億泰的聲音。
  『對了!我得到龜友百貨去找那個混帳才行啊。』
  聽到億泰這樣說之後不久,竹村渾也也能從百貨公司的窗戶看到在奔跑的億泰了。
  「很好!看來在過個幾分鐘我就能拿到錢了。」



  等待億泰的時間中,竹村渾也在心中盤算著。
  (沒想到我用『刻板印象』勒索的第三個目標,居然會擁有和『刻板印象』同類的能力,雖然我想錢應該是能拿到,但之後要是對方成群結隊的來向我尋仇的話該怎麼辦呢?果然就算拿到了錢,『胡言亂語』這個標籤還是不能解除。不過就算只有虹村億泰一個人,我也無法與他正面對峙。看來只能把虹村億泰除掉了,就讓警方把他送近牢房吧,至於具體的手段就等拿到錢之後在想。)
  想好了辦法之後,竹村渾也又興奮的笑了幾聲,對即將到來的成功,感到無比期待。
  「喂!你就是竹村渾也吧。」
  突然,有個人在他背後這樣向他大喊。
  「這個聲音是──」竹村渾也急忙的向後方轉頭,但在他看到對方之前,就有一個強而有力的拳頭打在他的臉上。
  「嗚啊啊啊啊!」
  伴隨著劇痛,竹村渾也的身體往旁倒去。
  跌坐在地上的竹村渾也慌張的看著前方那個梳著飛機頭的少年。
  「你……你是東方仗助,為什麼會在這裡?」
  「為什麼?當然是來教訓你的。」
  憤怒的這樣大喊的仗助,背後出現了他的替身瘋狂鑽石。
  仗助的替身與億泰的轟炸空間一樣是健壯的人形替身,不過瘋狂鑽石的雙眼相當的有靈性,而那有靈性的雙眼此時正和仗助本體的雙眼一同瞪著竹村渾也。
  「但……但是……」
  竹村渾也無法理解現在的情況,照理來說應該不會有人知道自己勒索億泰的事情,更不會有人知道自己的所在地。
  「果然,你光靠竊龘聽器是無法聽出我的能力是什麼的。」
  岸邊露伴這樣說著,從仗助身後走了出來。
  「那個時候你應該以為我是用替身能力把億泰打暈了吧?但讓人失去意識只是天堂之門的附加效果,天堂之門真正的能力是把人變成書,並透過閱讀書的內容來知道那個人的經歷。雖然億泰所說的話我們不會相信,但書裡面的經歷是不會騙人的。」
  「可、可是,那個時候你們明明說了『沒問題』啊。」
  「那個的話,是演出來的喔。」
  站在露伴身邊的康一這樣向竹村渾也說著:
  「露伴老師察覺到了你貼在億泰褲子上的竊龘聽器,所以我們就聯手演了一場戲,讓你以為我們沒有發現到事情真相,並悄悄的搭乘露伴老師的跑車來到這裡。」
  「但就算你們真的知道了虹村億泰所遭遇的一切,你們也不該這麼快就找到我,我可沒有把自己的具體位置告訴給虹村億泰。」
  「哼!不要小看漫畫家,從你和億泰的通話來看,你除了竊/聽之外,多半也在某個地方觀察的億泰的行動。而這個杜王町內有哪些視野遼闊的地方我都知道,在加上你跟億泰約的交易地點就是這個龜友百貨,所以你的位置我也能輕易推測出來啦。」
  岸邊露伴以含有強烈威嚴的語氣指著竹村渾也這樣宣言著。
  如此突然的就被逼入絕境,竹村渾也全身冷汗直流,他害怕坐牢,也害怕會被這些人痛打一頓。
  「對不起!是我錯了!我會把附在虹村億泰身上的標籤解除,請你們饒了我!」
  竹村渾也在仗助的面前下跪,並這樣大喊著。
  「你害我不把好友的求助當作一回事,你真的覺得只要道歉我就會原諒你嗎?」
  仗助憤怒的向竹村渾也踏出一步,他的替身瘋狂鑽石也握緊了雙拳。
  「真的很抱歉!對不起!對不──刻板印象!」
  竹村渾也道歉到一半,突然叫出了自己的替身刻板印象,並讓刻板印象用雙手的利爪朝仗助刺去。他根本不認為自己能夠得到原諒,他道歉只是為了製造向這樣偷襲仗助等人的時機。
  「嘟啦!」
  仗助大喊了一聲,然後瘋狂鑽石就朝前輝出了拳頭,在刻板印象的爪子觸碰到仗助之前,瘋狂鑽石的拳頭先一步的打在刻板印象的胸膛上。
  「咕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竹村渾也吐出了一口鮮血,然後就和自己的替身一起往後飛了三公尺。
  替身如果受了傷的話,那本體也會受到同樣的傷害,所以仗助毆打刻板印象,就等於是在打竹村渾也。
  「好……好快!我以為我的刻板印象速度已經相當快了,沒想到東方仗助的替身居然能快成那個樣子。」
  受了傷的竹村渾也以恐懼的眼神看著仗助,而仗助則像是要刻意給他施加壓迫感般的,開始朝他邁進。
  但仗助才踏出三步,就沒有再繼續往前走了。
  『不知道為什麼,總感覺前方的地面很危險,難道有什麼陷阱之類的東西嗎?』
  仗助警惕的盯著前方的地面,不安的這樣想著。
  看到仗助這個樣子,倒地的竹村渾也又露出了自信微笑。
  一旁的岸邊露伴打量了一下仗助跟竹村渾也兩人,以及他們之間的地面後,黑快就明白是怎麼回事了。
  「喂!仗助,仔細看一下你前方的地面,是不是有看見一道爪痕。」
  「爪痕?」
  仗助瞇起眼睛觀察前方的地面,果然不明顯的看見一道被銳利物體割出的細長傷痕。
  「這麼說的話──」
  「沒錯!這是我刻板印象的能力所產生的效果。」竹村渾也緩緩的扶著地面爬了起來,然後就指著仗助說道:
  「刻板印象的能力是在物體上附上標籤,而所謂的物體當然也包括地面在內啊。我附上標籤是『危險』,所以你會主觀的認為這塊地面是很危險的,並因此沒有前進的勇氣。」
  「既然這樣,也就是說實際上並沒有危險吧?那麼我就能放心的過去扁你啦。」
  仗助這樣說著,在次往前踏出腳步。
  而竹村渾也聽到仗助這麼說,便開始在心中竊笑。
  (放心?你不可能放心的。就算你知道地面實際上並不危險,但標籤的影響已經深入了你的內心。你在向我接近的同時還是會下意識的不斷注意腳邊的地面,這樣的話你的攻擊就會有所遲疑,而我的刻板印象也能及時用爪子刺穿你的咽喉。)
  轉眼間,仗助跟竹村渾也之間的距離只差一公尺,只要仗助在往前踏一步,他們的攻擊就能接觸到對方。
  「瘋狂鑽石!」
  「刻板印象!」
  兩人同時喊出了自己替身的名字,而他們的替身也立刻揮舞雙手朝對方攻過去。
  仗助出手的速度,確實比竹村渾也要慢了零點幾秒,本來這樣微小的差距將會決定這次交鋒的勝負。
  而之所以要說『本來』,是因為在那時發動替身能力的人其實有三個。
  「『回音ACT1』!」
  康一叫出了自己的替身『回音』的第一型態,那是一個形狀有點像是幼蟲的替身。
  康一讓自己的替身飛到仗助的背後,然後大喊:
  「前進吧!仗助!」
  隨著康一的這聲大喊,回音就用他那像蜥蜴一樣的尾巴拍打了一下仗助的背,而仗助的背部也被貼上大大的『前進吧』的字樣。
  同時,仗助不再去注意腳下的地面,而是無比堅定的在向前邁進一步。
  『怎麼會?他的腳步和他的攻擊都沒有任何的遲疑。』
  竹村渾也錯愕的瞪大雙眼,而在下一刻,瘋狂鑽石的雙拳就早刻板印象的爪子一步招呼在他的身上。
  「嘟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瘋狂鑽石朝竹村渾也交替的以雙手連續揮拳,使拳頭超高速的一一打在竹村渾也身上各個部位。
  「嘎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骨頭斷裂,吐出鮮血,然後竹村渾也破破爛爛的身軀猛烈的往後飛出,一直到撞上牆壁才停下來。
  「多謝啦!康一。」結束攻擊後,仗助變轉身向自己的摯友道謝。
  「沒、沒什麼啦。」
  康一有點靦腆的抓了抓自己的頭髮。
  回音ACT1的能力是將聲音打進物體甚至是人的心中,他剛才就是將『前進吧』的聲音打入仗助心中,堅定仗助心中的意志,使仗助不會因為『危險』標籤的影響而出拳過慢。
  「這樣看來,康一你的替身似乎是那傢伙的剋星呢。」
  露伴這樣說著,走到了竹村渾也的身旁。
  全身都受了重傷的竹村渾也看到露伴逼近,便虛弱的說著:
  「對……對不起!我真的……真的再也不敢了。」
  「哼!你這種傢伙的話根本不能信,而且你的替身能力相當危險,為了安全起見,我還是要封印你的替身。」
  丟下冷酷的話語,岸邊露伴指著竹村渾也大喊:
  「天堂之門!」



  「結果你們就這樣瞞著我把那渾蛋搞定了啊。」
  億泰向和他走在一起的仗助和康一這樣抱怨著。
  「抱歉抱歉,但要是帶上你的話就沒辦法這麼容易就找到對方了嘛。」仗助無奈的安撫著億泰。
  「真是的,虧我還很期待能親手扁他的說。那麼那傢伙之後怎樣了?」
  「露伴老師用天堂之門在他身上寫了『不准再使用替身能力』跟『去自首』之後就將他送到醫院去了。」
  康一這樣向億泰說道。
  天堂之門的能力是將人變成書,而在人變成書之後,就能藉由在書上寫字來竄改對方的記憶或是下達無法違抗的命令。
  所以竹村渾也之後不但會去向警方自首,還再也無法發動『刻板印象』的能力來害人了。
  這時康一突然開口說道:
  「現在想起來,感覺很可怕呢。」
  「嗯?你指什麼?」
  「刻板印象啊,我說的不是那個替身,而是存在於我們這個社會中的刻板印象。我們的想法在不知不覺中,總是被刻板印象左右著,以至於常常無法做出正確的判斷。到頭來,自己現在的想法真的是公平正確的嗎?有時也無法確定呢。」
  「確實啊……」
  聽了康一的話,億泰發出了感嘆,而在這時他們三人經過了一家肉品店。
  億泰看著那家肉品店,感覺自己好像忘了什麼,經過數秒的沉思之後,他慌張的大喊:
  「啊!午餐!」



  億泰的父親抱著貓草呆呆的坐在家門前,等待著億泰帶著午餐回來。
  「喔喔!」

***補充資料***

本體名:竹村渾也
性別:男
年齡:20歲
性格:典型的欺善怕惡,從來不會替他人著想,也不太會去想將來的事情,只想著要讓現在的自己快樂生活。
經歷:高中時是個不良少年,雖然不算笨,但因為排斥讀書所以畢業後沒有考上大學。而本來就和他處的不好的家人也因此把他從家裡趕出去,之後他就靠著偷竊與勒索維生。一次,他在進行勒索時,被當時還活著的虹村形兆看見,並因此被虹村形兆用『箭』射中。之後後雖然沒死,但卻在醫院昏迷了好一段時間,大約一個月前才醒過來,並成為了替身使者。而當他摸清楚自己所擁有的能力之後,就開始利用替身能力來勒索他人。

替身名:刻板印象(Mechanical impression)
替身型態:細長的人形替身,替身的左半邊是黑色,而右半邊是白色。
替身能力:能在物體上附加『標籤』,使看到那個物體的人心中會產生一些先入為主的想法。
六圍:
▲破壞力:C
▲速度:B
▲射程範圍:B
▲精密控制性:C
▲持續能力:A
▲成長性:D
附註:
1.如果看到被附上標籤的物體的人,在事先就對那個物體有著強烈的認知的話,那與那認知相違背的標籤便會失效。
2.跟仗助無法治療自己一樣,竹村渾也也無法在自己身上貼標籤。
www.JOJO-China.com
发表于 2011-12-7 10:50:06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到一堆文字 我就暈了
不過還是給你支持一把
www.JOJO-China.co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组织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微博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JOJO黄金之心 ( 沪ICP备17003218号-1 ) 繁體中文

GMT+8, 2019-12-10 11:24 , Processed in 0.130357 second(s), 33 queries .

© 2000-2019 JOJO's GOLD HEART

JOJO-CHINA.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