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40 views
《JOJOmenon》荒木讲述JOJO的25年

《JOJOmenon》荒木讲述JOJO的25年

★《JOJOmenon》荒木讲述JOJO的25年★

jojo奇妙冒险25周年纪念特集

——————出自《C彩绘杂志》

  • 荒木热情谈论对伊斯特伍德的爱:“站在荒野上的伊斯特伍德就是空调承太郎的原型”
    荒木还在念小学的时候,父亲带他去看电影“当时很小,所以想看《哥斯拉》什么的,但是爸爸说‘这部电影很酷,就看这个吧’,于是就看了《黄金三镖客》”父亲本来就是伊斯特伍德的粉丝,父子俩一起看的这部‘很酷的电影’从某种意义上说,改变了荒木少年的人生。“当时还是小学生,情节看不懂,不过电影的气氛却在我记忆中留下了强烈的印象。荒野中一匹狼似的伊斯特伍德骑着马,在很远的地方射击的样子,刺眼的阳光下他眯着眼抬头看套马绳的样子,这些都是我觉得很酷的地方”
    从那以后,荒木就开始追伊斯特伍德演出、执导的电影。对于荒木来说,伊斯特伍德就是理想中的英雄形象。“总而言之,他的站姿非常帅气。不是那种痞子似的站姿,而是知性、有教养的男人才有的站姿。看上去很有格调。独自站在荒野上的他与漫画《巴别二世》中的主人公重叠,而且还有沙漠中穿着学生服战斗的承太郎相关。”
    《JOJO》系列中,非常有主人公气质的承太郎就是以他为原型创作的。“他以前被塞尔吉奥莱奥内(Sergio Leone,《黄金三镖客》监督)说‘先不论他表演如何,光站在那里就行了。’所以承太郎也没有多余动作,战斗时也把手插在口袋里静静站着,但是却可以发出非常快、且具有强烈破坏力的攻击,然后加一句‘不过如此嘛’,就是这种感觉”
    以他出演的角色为原型设计的人物不仅只有承太郎一人。“例如与《警探哈里》(1971年)和《老爷车》(2008年)的主人公是有联系的。哈里老了以后就是沃尔特·科瓦尔斯基,我心中是这样设定的,孤独战斗的男人年老后,一边教年轻人东西,一边慢慢死去。两者都是无法融入社会、非群居、不断战斗的很有他风格的英雄。《JOJO》第7部就是西部片的气氛,杰洛和乔尼两人从家人和社会价值观中逃出来,面对更强大的东西。第5部的暴力团也是如此,他们之间不是老大和小弟之间的上下级关系,也不是一支有团队性的队伍,只是一群社会边缘分子的集合而已。战斗时每个人都是单独的个体。这种英雄观正是受到伊斯特伍德的影响”
    伊斯特伍德可以说是《JOJO》系列中的影子主角。如果荒木来当导演,会让他出演其中的哪个角色呢?“这问题好难啊,第7部有很多可以让他出演的角色…嗯,大概是史蒂芬.史提爾吧,不仅年龄比较接近,而且都在与权威战斗”
    如果他可以使用替身,他的能力是什么呢?“咦?这个嘛…召唤风的能力如何?在荒野之上刮起风,用风去微微影响对手,发出朴素的攻击。我想他使用这种替身”
    荒木看的第一部伊斯特伍德的电影就是《黄金三镖客》。伊斯特伍德饰演的“布兰迪”,身穿背心,肩披披巾,头戴帽子,嘴边衔一支烟。这身打扮是创作人物时的重要元素。荒木说:“从设定来说,他的站姿非常美,很漫画”

2012年9月11日荒木飞吕彦、克林特·伊斯特伍德终于见面了

荒木:今天只能通过翻译与您交流,非常抱歉。

伊斯特伍德(以下简称“伊斯特”):不要介意,我才应该道歉,其实我应该学一点日语的。我明明用日语拍了电影,但是在片场的时候完全不知道大家在说什么(笑)。当时经常被别人问:“明明不会日语,为什么要用日语拍电影? ”不过,演员说的台词和英语版的脚本一样,而且还有优秀的翻译,所以不要紧。

荒木:您最新出演的《人生的特等席》我看了没有字幕的版本,仍然感受到了影片传达的情感和感动。电影的力量很强大。
伊斯特:我很开心,可能因为电影是一种视觉的艺术吧。你本来也是从事视觉工作的。

荒木:今天我想以漫画家的身份与您对谈。您的电影中,有很多作品的主题是一致的。例如《老爷车》和《伤心岭》(1986年)就有共通的地方。而且《百万宝贝》(2004年)和《完美的世界》(1993年)两部作品也是。这次的《人生的特等席》就和《绝对权力》(1997年)中的亲子关系很相似。这是故意的吗?

伊斯特:都是讲述与长大后的女儿之间的关系。但是《绝对权力》是很久以前的作品了,我自己也不太记得当初的想法了,可能我在不经意之间被某种感情的主题吸引吧。我比较喜欢家庭,特别是有问题的家庭这方面的主题。《百万宝贝》就是一部关于父亲和女儿的故事。他们并不是真正的父女,但是他就像她的父亲,她也像他的女儿一样。《老爷车》也是这样。那个主人公不被家人尊敬,他也不尊敬自己的家人,但是邻居的一家人对他来说就像家人般的存在。虽然一幵始有点偏见,但最后他还是走出了困境。我很容易被这种困境的要素吸引。

荒木:《人生的特等席》中,主人公去给亡妻扫墓的时候,一个人唱起《 YOU ARE MY SUNSHINE》时非常感动。哪怕现在回忆起那个场景我都还想落泪。对于您来说,人生之中最喜欢的是哪首歌曲?我最喜欢的是卡朋特乐队的《SuperStar》

伊斯特:不仅是歌,有时候我还会突然想起电影。不知道为什么,这段时间我经常会想起《蒙娜丽莎》然后哼唱,是纳京高的歌。我小时候经常听。那首歌很老了。当时是一首含义很深的歓。只有纳京高才能把那样的歌曲唱红啊。是一首关于厌恶和痛苦的歌,所以当时在我心中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荒木:我经常感慨您的站姿太好看了,在《人生的特等席>里再次被吸引。看上去很有气质,并不做作,但就是很好看
伊斯特: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啊(笑),这些事情好像不能自己分析原因。不是自己分析,而是别人去看。就像我现在拜见你的画作—样,并不是在看我自己,不然就太自恋了。

荒木:我画的人物会受到您站姿的影响哦,包括戴帽子的方法。一般另类不羁的人,戴帽子的时候都会把帽檐戴歪一点,但是您却把帽檐戴得端端正正。
伊斯特:那只是一念之间决定的事情罢了(笑)。戴帽子的时候,“这样戴好了”,“干脆这样戴吧”,很快就决定下来了

荒木:可能是因为漫画家的本性吧,我一直都很喜欢看电影海报:非常喜欢《不法之徒迈·韦尔斯》(1976年)和(苍白骑士》(1985年)这些作品的海报。虽然都是画家鲍勃·皮克(BobPeak)画的,制作海报的时候,您会提出一些意见吗?

伊斯特:啊,我当然也会提意见。他会问我“喜欢哪一款”。《不法之徒迈·韦尔斯》的海报最初是摄像师拍了一张我拿着枪大叫的照片,然后他在照片的基础上画成了海报。但是他没有完全照着照片画,而是加入了自己的理解。摄像师用照片捕捉感情,然后鲍勃又加入了自己的感情。

荒木:原来如此。拍摄《硫磺岛家书》(2006年)的时候您来过日本,听说在此之前,很早的时候你还来过日本。

伊斯特:拍《父辈的旗帜> (2006年)时来过日本好几次。要想取得在硫磺岛拍摄的许可,就必须去硫磺岛才行啊。这之前就是1962年的时候来过日本,拍《皮鞭》的时候
荒木对《人生的特等席》:关于老人和家人,这是一部继承了他一贯主题的电影,特别是他哼唱的《 YOU ARE MY SUNSHINE》的场景非常感动

伊斯特:觉得日本很有趣。我在《皮鞭》中出演的角色名叫ROWDY,但是日本人都叫我罗迪。每当听到他们这么叫我,我就会想:他是谁啊(笑)那部电视剧的宣传活动让我第一次有机会去国外。还去了英国、南非和欧洲。正是因为有了那些旅行经历,才有了后来的《荒野大镖客》(1964年)。当时我没有去过意大利和西班牙,心想就算电影拍得不好,但是能去国外也不错。幸运的是,那部电影很成功。另外,我是黑泽明《大镖客》(1961年)的大粉丝,如若不然,就不会接拍那部电影了。当时我还在拍《皮鞭》,不想再拍另外的西部片,想稍微休息一下。但是经纪人说“是翻拍一部日本电影哦!”所以我才有兴趣。我问经纪人“翻拍哪部?”经纪人也不知道,但是看了10页脚本后,我马上认出就是《大镖客》了。然后一口气读完,决定出演。不知道我的演技是否可以匹敌三船敏郎

荒木:还有其他关于日本的回忆吗?

伊斯特:我记得我对日本很着迷。去了京都、箱根、京都、奈良。那是一次非常棒的旅行,但是必须参加很多宣传活动,也觉得很辛苦。我当时还年轻,但依然觉得很累

荒木:换个话题,我很喜欢意大利面和那里的葡萄酒,您喜欢吃什么

伊斯特:我也喜欢意面。《荒野大镖客》上映时,日本人自创了‘Macaroni Western’(意大利粉西部片)这个词,其他国家都叫‘Spaghetti Western’(意大利面西部片)。‘Macaroni’就是日本人心中意大利的感觉吧

荒木:平时您吃什么呢

伊斯特:昨晚是红酒和意面,还有沙拉披萨。我什么都喜欢吃,不过基本上过着地中海式的饮食生活。我也喜欢寿司,和渡边谦工作时,我问“住在这里的日本人想吃寿司一般去哪儿”然后他告诉我一家太平洋设计中心对面的店。另外我还喜欢一家叫‘IL PICCOLINO’意大利店

荒木:我还想请教一下您现在有什么想要的东西吗?或者以后想要什么?当然,名声、家人、汽车这些您已经拥有很多了

伊斯特:我的一生非常幸运,度过了美好的人生,现在依旧在享受人生。我想继续这样生活下去

荒木:我明白了。接下来,我稍微解释一下今天带来的这幅画。他的名字叫承太郎,够的名字叫伊奇

伊斯特:为什么叫承太郎?

荒木:因为每一代主人公名字都是‘JO’

伊斯特:原来如此

荒木:他们都有超能力。承太郎的超能力就是可以快速移动,但是他一般不怎么动,也不怎么说话,这一点收到了您的影响。另外这幅画来自日本,所以背景加上了富士山

伊斯特:太好了,承太郎和伊奇啊

荒木:画了富士山代表幸运,我将画送您,希望您能接受

伊斯特:谢谢,一起打高尔夫的朋友以前经常说我‘技术不怎么样,但是运气很好’(笑)

荒木:非常感谢您今天能抽时间见我

 

 

第二部分访谈

“【《JOJO》差点在第4部的时候完结了。】”

史上最长访谈——讲述《JOJO》的25年

  • ——2012年是《JOJO奇妙冒险》(以下简称JOJO)连载开始25周年值得纪念的一年。荒木的漫画家生涯,从《武装扑克》出道后,经过了《魔少年B.T》和《巴欧来访者》这些连载作品后,终于来到了《JOJO》上。请谈谈您在开始《JOJO》之前的经历吧
    荒木:首先,《魔少年B.T》是以夏洛克·福尔摩斯为原型来画的里面用知识来战斗,是比较知性的战斗。《魔少年B.T》完结后,下次的新连载必有一定新东西才能被采用,所以决定“那就画肉搏战吧”。如果我画以前漫画家画过的东西,首先责任编辑那一关就通不过。所以必须选择没有人画过的类型。当时生物工程和DNA这些题材很流行,所以就有了《巴欧来访者》。后来又画了《神奇的艾琳》这部以女性为主人公的漫画,然后就开始画《JOJO》了

——《JOJO》主要想画什么
荒木:《巴欧来访者》中我想画一个极端强大的人。当时淘汰赛似的战斗漫画已经泛滥了,我想跳出那个模式,所以才想出了迪奥,如果让他拥有不老不死的能力那一定更加可怕吧,再加上“因为上一辈的原因而发动进攻”。被他袭击的人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所以感到更加恐怖。所以,最初先有迪奥这个人物,然后才想出了与他相对应的乔纳森。不过我最想画的还是迪奥。他是《魔少年B.T》的延长线,比前作更加坏

——但主角还是乔纳森·乔斯达啊。
荒木:因为正义始终是最普遍的主题啊,所以主人公必须是JOJO

——为什么书名叫《奇妙冒险》呢?
荒木:主要是为了传达“故事将有奇妙的发展哦”、“有点恐怖哦”、“有点不可思议哦”这些含义。如果叫《JOJO冒险》就不行。对了,森田一义有个电视节目叫《世界奇妙物语》,其实《JOJO》比那个节目更早。不是我自夸,只是说一下而已(笑)

——以外国为舞台,主人公是外国人的漫画,在当时的《周刊少年jump》(一下简称jump)上应该很另类吧?
荒木:非常另类啊(笑)。编辑部里持反对意见的人比较多,但是责任编辑贯彻“要画别人没有画过的作品”的方针。他推荐我看澁泽龙彦、种村季弘这些共济会方面的书。虽然我没有直接画出来,但是多多少少受到了书中那些很浪漫的不可思议的世界观影响。

——对了,最开始的时候《JOJO》宣传语就是“浪漫恐怖!-深红的神秘传说-”吧。
荒木:是的,那是为了便于读者理解,所以把作品划入了某种题材之中。我非常喜欢,至少可以告诉读者《JOJO》不是楳图一雄老师画的那种恐怖漫画 哦。

——《JOJO》的人名是如何决定的?听说名字由来都类似都市传说?
荒木:因为我和编辑是在快餐店“乔纳森”商量这部作品的,所以主角叫做乔纳森·乔斯达,是这个意思吗?其实不是啦。我们是在迪士尼商量的(笑)。恩,“乔纳森”这个名字感觉比较有趣,我就一意孤行了。老实说,可能是因为押韵,念起来朗朗上口吧,其实我很想取出史蒂文·斯皮尔伯格这种感觉的名字啊。

【“人类赞歌”只是灵光一闪?!】

——波纹是怎么诞生的呢?
荒木:因为很想画用超能力战斗,想用画面把超能力画出来,这就是我的目标。超能力是用眼睛看不到的,但是我想用某种形式把它画出来。超能力者不是可以用念力让玻璃杯‘啪’的一下裂开吗?正是为了画出眼睛看不到的部分,所以才想出了波纹。能量就像水波一样向外扩散,把对手击倒。

——出了波纹以外,您的另一个“发明”就是拟声词,比如“嘶咕咕咕咕咕”、“啪啪哒”这些拟声词是怎么想出来的呢?
荒木:我也不知道怎么想出来的(笑)。那些拟声词都是自然而然想出来的,我自己不觉得有什么奇怪。《JOJO》开始连载的时候,我在听王子(Prince)的歌曲,里面加进了“噼嗯噼嗯噼嗯”这样奇怪的音效。还有就是看恐怖片的时候,打开浴室帘子时会发出“咻咻”的声音。虽然没什么含义,但是可以表现出拉动的感觉,而且很帅,所以我把这些都用在漫画中了。

——刚开始画的时候,构思到什么程度了呢?
荒木:首先向画吸血鬼这种怪物。黑暗贵族的气质很帅,而且还有害怕十字架、讨厌大蒜、不能被阳光照射等弱点,他们有自己的特定属性。这些都很有趣,我很喜欢。我想在这些特定属性的基础上再画出超能力,这就是我的初衷。然后又想到,输给主人公的敌人因为某种原因苏醒过来,于是攻击对方的子孙。所以应该说已经想到第3部《星辰斗士》了吧。

——《JOJO》构想诞生的时候,你对这个故事有信心吗?
荒木: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很有信心。为了避免误解我要说一下,其实画《魔少年B.T》和《巴欧来访者》的时候我也很有信心,只是当时的画风还很不成熟。《JOJO》开始连载的时候,还去了欧洲取材旅行。在罗马看到雕像的动作后,心想:“这个应该也能画到漫画里吧。”怎么说呢,就像登山的时候,突然找到路一样,走这条路应该行得通的感觉

——还记得画第一幅图是什么吗?
荒木:大概是新连载预告用的宣传图吧。JOJO和迪奥正在赛跑似的一张图。

——《JOJO》的主题是“人类赞歌”,这是怎么诞生的呢?
荒木:很自然就诞生了。单行本第1卷出版的时候,必须写感言,当时突然想到“人类赞歌”了。不过,《JOJO》是一部不依赖机械的战斗漫画,简而言之,我想表现的就是肉体和精神的战斗,所以用“人类赞歌”还是很恰当。幸好我想出了这四个字,想对25年前的自己说一声谢谢(笑)

——那么,现在回过头去看第1部中印象最深的场面是哪里?
荒木:石鬼面的地方,还有后来乔纳森死的地方。其实一开始并没有决定要让乔纳森死,但是,后来觉得打倒迪奥时牺牲自己的生命,让下一代也卷入宿命之中的感觉很好,所以故意把乔纳森画死了。在《jump》中算非常冒险的。主人公居然死了,当时很难想象这种结局,但是我觉得主人公死了也很好啊。最后结局乔纳森绝对没有输,而且还残留着一种美好的感觉,甚至可以说是胜利了。另外,这可能是我对那些有人明明已经死了,但却突然复活的漫画做出的一点反抗吧(笑)。当时这种漫画很多哦。

——连载开始还不到一年,乔纳森就死了,然后马上开始了第2部《战斗潮流》
荒木:是啊。当时想尽快往下画。现在已经回忆不起当时的心情了,不过就是很想画下去

【画第二部的时候非常亢奋】

——第2部《战斗潮流》是在怎样的构想下开始的?
荒木:主人公从乔纳森变成了乔瑟夫,为了配合这个变化,想让人物性格更加开朗一点,想把他画成一个比较好动,好奇心旺盛,对什么事情都很感兴趣的角色。乔纳森是一个很被动的人,敌人袭击后,他针对敌人维护正义,而乔瑟夫却更加调皮好动、积极主动一点。主人公变了,时代变了,所以想出比迪奥更加厉害的敌人。结果在故事中加入了冒险的元素,《JOJO》第2部变成了一部非常适合少年漫画杂志的漫画了。

——第2部印象最深的是什么?
荒木:刚才提了一下,那时候连载开始还不到一年。当时的责编要去意大利,顺便问了一下我去不去。当时我还是新人,没有资格去取材旅行,大概就是‘啊,好啊,好啊’这种感觉就跟去了。那次旅行很有意思啊,对于画画的人来说是非常有价值的一次旅行,那是一个能让人不断产生创意的国家。以前在画集上面看到过罗马时代的雕塑和绘画,老实说,我的印象只是‘好古老啊’,但是亲眼见过以后,才发现:‘太厉害了!’被征服了。随后《JOJO》当然受到了影响。以罗马为舞台,罗马地下有很多没有被发现的遗迹,以卡兹为首的柱之男也受到了影响。

——是啊,第2部从英国到纽约,然后马上去了墨西哥,后来的战斗很多都在意大利了。
荒木:就是因为当时受到意大利之旅的影响太大了,所以才会画成那样。

——那么第2部的人物中您喜欢哪一个?
荒木:我喜欢敌人。有一个情节是ACDC哭了,我喜欢看敌人哭。

——就是“啊啊,怎么会这样啊啊啊”那个地方吧。我从未见过那样的敌人。
荒木:一个强大的敌人在某个瞬间,突然流露出脆弱的一面,有时候觉得这样更加可怕。

——ACDC哭的那一幕是一个跨页,读者看到后一定觉得非常震撼。
荒木:《jump》每次只有19页。这样一想就会发现那是非常奢侈的画法,但是当时责编说:“想画就放开胆子去画。”所以我毫不犹豫地画了。其他敌人里面,我身边对桑塔纳印象深刻的人很多。他们说进入排气口的地方太恶心了(笑),但是对于喜欢恐怖电影的我来说,那是非常普通的情节,没什么好惊讶的。

——另外,柱之男的首领卡兹的强大也令人印象深刻啊。那个结尾大概是《JOJO》中的名场面之一吧。
荒木:极端强大的敌人是不会死的,所以就变成那样了吧。现在回想起来,画第2部的时候我非常亢奋。画得很心急,想要马上进入第3部。构思第一部的时候就已经构思好了,迪奥终于回来了。

【从波纹到替身】

——第3部《星辰斗士》的舞台变成了现代。这是怎么决定的呢?
荒木:迪奥复活,袭击乔斯达家的子孙,这是在第1部开始时就想好的,其次,战斗不是淘汰赛的战斗,我想画公路电影那样,前往某个目的地,在路上遇到敌人然后战斗的形式。敌人方面也不是越来越强,有时候会出现一些很弱的家伙哦。这样应该更有趣吧。随着战斗之旅的进行,更加深入地探讨第1部和第2部共通的一个问题:“人类到底能变得多强大?”

——战斗之旅从东京开始,经过香港、新加坡、印度,最后来到最终目的地埃及,这条路线是如何确定的呢?
荒木:儒勒·凡尔纳有一部小说叫《八十天环游世界》。这条路线就是那部小说中的逆行路线哦。另外还明显受到了横山光辉老师《巴别二世》的影响,总之就是想让主人公穿着学生制服去埃及,所以承太郎才穿着学生制服。我在心中暗自决定必须要穿(笑)。

——此外,第3部中用的不是波纹,而出现了替身。为什么当时要从波纹变成替身呢?
荒木:某天责编突然对我说:“波纹太旧了。”我感动非常吃惊。但既然责编这么说了,我就想了很多办法,最后决定使用替身。简单来说,就是守护灵的感觉。波纹是为了把能量的扩散用画面表现出来,替身则是让能力可视化。总之我就是想把眼睛看不到的东西用画面画出来。连载刚开始的时候,有人说:“不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但是,我自己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很有自信。因为是替身,所以想到什么就可以自由的画出来,可以不受任何限制。

——最初画的替身是什么?
荒木:承太郎的‘白金之星’。迪奥的‘世界’也是一开始就决定了。是以塔罗牌为基础设定的,所以本以为敌人的数量就像牌数一样,22人就结束了,但是一旦画起来就越画越多了(笑)

——要画这么多人物,工作量是不是突然增加,变得很辛苦呢?
荒木:按照周刊的流程,有时候时间确实很紧。但是从画面上来说,真的可以无限制不停地画下去哦。画上瘾的时候,还会废寝忘食地一直画下去。比如《蒙娜丽莎》那副名画,如果一直盯着她嘴角的笑容看,会觉得那笑容越来越深,这大概是因为画家莱昂纳多·达·芬奇反复画了很多次吧,而且还没有画完,是一副未完成的作品,所以才会变成迷之微笑。

——你会那么执着地反复画一幅画吗?
荒木:会啊。不仅是画一幅画,有时候画到一个很好的情节,还会一整天不停地反复去看,暗自落泪,心想:“这里画得太好了。”(笑)但是第二天会非常辛苦,疲劳累积,腰酸背痛,这样下去会赶不上连载的工作,所以要理性制止自己

【分镜一般都画21页】

——有没有画出某张画之后,自己都感慨:“这太完美了!”
荒木:有哦。这一格画得太好了,这一格也画得很好,没有一格可以减掉,这时候就会感慨一下自己画得太完美了(笑)。阅读漫画的时候是有节奏的哦。刷刷地翻过去,一口气看到底,这就是漫画的节奏。我通常需要21页才能画完一个情节,但是《jump》一话只有19页,我总是为了多出来的那两页苦恼不已。当然,页数是不可能有增加的,只能减少,所以删页的时候非常劳神。把页数删减以后,节奏也会发生变化。

——您一直不停地删减页数,就不能喜欢19页的节奏吗?
荒木:说得太对了,对方可能也在想:“你够了吧,怎么还是学不乖呢。”但我就是习惯不了啊(笑)。经常画出21页的分镜。要删减成19页,好像重新画了一遍一样。有时候有人说《JOJO》不好懂,大概就是因为删页的关系吧。

——说到节奏,《JOJO》的台词也很有节奏啊,已经成为一种特征了。
荒木:是啊。有时候加入一点小小的停顿,有时候使用一堆感叹号,我是根据我自己的感觉来画的,所以就连“啊啊啊啊”的个数也是决定好的。让助手帮忙画拟声词的时候,我会让他们注意一下“啊啊”的数量,一点要按照分镜中画的数量来画(笑)

——既然谈到台词了,我想顺便问一下,第1部中有一句台词是:“你在干什么——啊!”这句台词在粉丝之间很有名,但好像被误传了吧?
荒木:是的是的,完全被误传了。连载的时候应该是“你在干什么恩么——啊!”单行本的时候弄错了。其实弄错了也没所谓(笑),所以一直没有修改。但是出文库本的时候好像修改了,其实不改也没关系。

——另外,《JOJO》系列还有一个特征就是在时尚方面非常用心,第3部的时候特别明显,实际上是这样吗?
荒木:确实如此,我就是从第3部左右开始注意时尚感的。乔纳森和乔瑟夫远看的时候根本分不清谁是谁,但是我想让第3部中登场的5个主要人物(承太郎、乔瑟夫、波鲁纳雷夫、花京院、阿布德尔)远看的时候能分出他们谁是谁,所以在发型设计啊,帽子啊等方面加入了明显的差异。好像就是从这个时候人物变得很有时尚感了。

【身世调查书非常重要】

——第3部中有句台词是:“因为有大家,所以这次旅行很快乐”第3部是朋友之间的一次漫长的战斗之旅。但是第4部《不灭钻石》的舞台却一下子变成日本的小城市了。
荒木:第3部是JOJO他们在旅行途中不断被敌人攻击的战斗类型。但是当时浮现出像蜘蛛那样,等待敌人上钩的想法,所以就在第4部中画出来了。要以一个城市为舞台,所以才想出了杜王町这个地方。杜王町是我老家仙台市的两三个地方压缩而成的架空城市。我就是想画一下仙台。我个人感觉,与我成长的那个年代相比,泡沫成长期的住宅地变得更广了,有很多外地人搬来,稍微显得有点可怕,会想:“到底是从什么地方来的人住在这里呢?”住在东京的人可能感受不到,因为东京到处都是外地人,但是住在偏远小城的人就会有这种感受。吉良吉影啊、岸边露伴啊,就是那种可怕感、不安定感的表现。

——您在仙台举办了原画展。因为仙台是您的故乡,所以感情才特别深吗?
荒木:能在仙台办画展真的很开心。但是,漫画中画的和真实的仙台不一样,把仙台画成一个非常可怕的地方了,但是大家还能喜欢,真是不可思议啊。没想到真的能看到“OWSON”(仙台的某便利店LAWSON在一段时间内改名为《JOJO》中的OWSON),一般来说是不可能的吧。

——虽然杜王町是一个架空的城市,但是却刊登了详细的地图,可能很多读者都把这个地方与自己居住的城市重叠了吧。因为人设非常详细呢。
荒木:《JOJO》连载开始的时候就是这样,我还会设定人物面对阳光的时候会把脸转向哪一边,如果不这样做,就找不到人物的真实感。这种感觉很重要,所以做人物设定的时候要准备好身世调查书。其他的漫画家也是如此,电影导演可能也是。人设做得越仔细,人物就会变得更有立体感,就像一个真实的人生活在这个世界上一样。

——画漫画最重要的是人物吗、
荒木:对我来说是这样。人物设定好以后,故事就会自然而然地产生。重要的是要有人物,人物诞生后,故事就会诞生了。漫画可能都是这样吧。从故事开始创作的话,反而会变得很难。

——原来如此,那么您喜欢的人物是谁呢?
荒木:有很多啊。第4部应该是东方仗助吧。让他梳飞机头也是源于我对不良少年漫画的憧憬。我本来想画成不良少年漫画风格,但是可能因为我没有潜质吧,结果变得有点奇妙(笑)。另外,我还非常喜欢矢安宫重清,可以说他是整个《JOJO》系列中我最喜欢的一个人物。他和那个叫‘钱宝宝’的替身很搭配呢,他是一个可爱的笨蛋,有点迟缓又傻傻的,我很少有机会画这样的人物,所以觉得非常新鲜吧。

——明明那么喜欢,但还是把他画死了。
荒木:确实死了。为了塑造吉良这个人物,让故事更加精彩,虽然我很喜欢他,但还是把他画死了。当时有一种失落感,矢安宫重清已经不在了,后来我好几次都想让他重新复活。

——吉良吉影打倒矢安宫重清后,他的可怕和杀手皇后的强大给读者留下非常强烈的印象呢。
荒木:为了让他从某个角度超越迪奥,所以画成了那种感觉。我自己为了到底要如何战胜吉良而绞尽脑汁(笑)。我越是苦恼,读者们就看得更加紧张、痛快。

——第3部到第4部可以说是一个转折点,作者本人是怎么想的呢?
荒木:我倒是没什么特别的感觉。但是进入第4部后,很多东西我都可以自由去画了。以主人公仗助为首,登场人物都变得非常真实,对我自己来说,第4部就是把第3部中没有画完的东西画出来而已,要说转折点,其实第5部的变化更大啊。第1部到第3部是一个部分,然后接上比较轻松的第4部,从第5部开始主题就突然深化了。所以按照最初的构想,《JOJO》画到第4部可能就应该完结了。第5部中依然保留了《JOJO》系列血缘关系这一主干,同时我又很想加入被信赖的组织背叛的人们的悲哀,以及出生的悲哀。人类光是存在于这个世界上就是一种悲哀。正因为如此,才要通过人生去寻找快乐和出生的意义。尾声中“垂死的奴隶”正是如此,我想画这方面的内容,所以第5部开始风格发生了明显的变化。

【我们所有人都是‘命运的奴隶’】

——第5部中印象最深的是哪个场面?
荒木:威尼斯的时候,布差拉迪向众人宣布背叛Boss的时候,那里是一个哭点,而且还是登场人物产生分歧的地方。雷欧·阿帕基死的时候印象也很深刻,还有就是刚才说的尾声部分。

——尾声就是乔鲁诺登场之前的前传吧,一开始决定要画这段故事吗?
荒木:是啊。因为可以更加深刻地传达主题,所以决定重新画一次。结果让故事变得更有整体感,太好了。现在回想起来,那可能是《JOJO》系列25年的历史中,我印象最深的一段故事。《JOJO》系列的精髓全都体现在那段故事里了。

——第5部的舞台是意大利,每个登场人物的打扮都很时尚呢。
荒木:因为我想尽情地画出意大利风格的时尚。但是乔鲁诺穿的是学生服(笑)。

——包括服装在内,画人物的时候最先从什么地方画起呢?
荒木:我先从轮廓开始画。最重要的是先决定人物面向什么方向,然后就可以自然地画出骨骼。骨骼决定以后,剩下的就能自动画出来了。衣服也是如此,加入褶皱以后会变得越来越有立体感,不知道应该画到什么程度停下来,如果放任不管的话,我会一直画下去哦(笑)。

——那么,被称为“JOJO立”的独特姿势是怎么诞生的呢?
荒木:单纯觉得把手放在那个位置,从画面上来说更好看,所以就画出来了。

——您会自己站在镜子前摆姿势吗?
荒木:啊,会哦(笑)。想看看扭成这样到底会变成什么样。但是,最有参考价值的其实是女性杂志。女性杂志的模特通常都会摆出难以想象的姿势,非常有趣哦。

【接下来是平行世界】

——第5部完结以后休息了半年左右。从第1部到第5部一直都在连载,为什么突然会在这个时候休息呢?
荒木:因为终于进入漫画家也可以休假的时代了(笑)。以前我只能在过年的时候才能休息。但是那段时间我在画《JOJO A-GO!GO!》(画集),所以没有休息啦。

——新连载是第6部《石之海》,这一部中首次出现女性主人公呢。
荒木:其实之前稍微画过一点这种类型的,画《JOJO》之前画的《神奇的艾琳》就是一部女性主角的作品。虽然现在强悍女性战斗的作品已经很多了,但是对于当时的少年漫画杂志来说是难以想象的,我直觉“可能不行啊”,所以没有画成长篇。反正如果没人气的话,杂志社也不会让我继续画的。

——具体是什么地方‘不行’呢?
荒木:当时《异性2》正在上映,西格妮·韦弗(Sigourney Weaver)出演了雷普利这个强大的女性,我也很想尝试一下,但是我是男的,画女人被殴打的时候还是觉得太残忍了,画不出来。但是15年后时代好像改变了,女人挨揍好像也没什么。男人和女人都一样,所以我觉得自己这次能画一个顽强的女性出来。所以第6部就用空条徐伦这个女人当主人公来画《JOJO》的故事。但是血腥的地方我都画得比较有设计感,画的时候有所保留,所以不会显得特别血腥。

——为什么舞台是监狱?
荒木:第5部中画出了暴力团,这次要画更坏的,于是就想到监狱。就像杜王町的感觉一样,是一个非常封闭的世界。史蒂夫·麦奎因(Steve McQueen)主演了一部叫《大逃亡》的电影,我非常喜欢,一直想画一部与越狱相关的漫画。

——有哪些印象深刻的人物和情节呢?
荒木:人物方面,我喜欢安普里奥。生活在监狱的少年,有一种不可思议、很有趣的感觉

——对于第六部的结局有很多理解。从某种意义上说绕了一圈,是一个分界点,你这么画有什么意图呢?
荒木:身为作者的我感到快到极限了,《JOJO》从根本上来说应该完结了。关于替身的创意好像也用完了。水、空气、元素、时间的流逝。所有能力都画过了,既然都已经画到这个地步了,那么下面就只能画平行世界了。而且我觉得在《jump》上连载也应该告一段落了。从年龄上来说,我大概不能再给少年漫画杂志画漫画了吧。看一下身边的漫画家,出了画《乌龙院派出所》的秋本治老师外,大家都是年轻的漫画家,我以前就觉得自己的存在有点突兀,我果然和他们不是一个年代了啊。

【担心能否到达】

——第6部完结后大概有一年的空白期,然后开始了第7部《STEEL BALL RUN》。最开始的时候还是在《jump》上连载,但是名字上却没有‘JOJO奇妙冒险’的字样
荒木:啊,是啊。其实从第6部《石之海》开始就有人说已经不是《JOJO》的故事了。但是因为我想把《石之海》划入《JOJO》之中才划进去的,但是话《SBR》时终于脱离《JOJO》了。主人公的名字不是JOJO,主要的理由是为了让以前没有看过《JOJO》系列的人来看这部作品。但是情节仍然是延续了《石之海》之后的故事,而且还想继续画替身,途中转到《ULTRA JUMP》上连载了,加上了‘JOJO奇妙冒险 Part7’这个副标题。

——第6部的舞台是监狱,第7部是19世纪末从西向东横穿整个北美大陆的壮大旅程。
荒木:人类要通过旅行而成长起来。我念高中的时候就通过野营或者自行车旅行的方式锻炼自己,所以想画一部主人公通过旅行而成长的故事。

——顺便问问,您高中时代去过哪些地方旅行?
荒木:从仙台骑自行车到北海道。那是高中一年级的暑假。经过了岩手的龙泉洞、青森的恐山这些地方,有时候会被当地的不良少年骚扰“谁允许你从这里通过的?”(笑)大概花了3个礼拜的时间。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骑自行车的时间太长了,得了椎间盘疝,还住院了(笑)

——第7部具体来说想画一个什么故事呢?
荒木:杰洛·谢皮利和乔尼·乔斯达两人的关系就像亲兄弟一样,失去了哥哥的乔尼在杰洛的影响下成长,最后杰洛会死也是一早就想好了。两人出场证明这是一个平行世界,铁球就是波纹的变形。可以画平行世界,就可以让《JOJO》的故事以各种形式重生。但是平行世界也有一定的规则,乔尼和杰洛的关系也与之前的故事有一定程度的联系。

——要画一部横穿整个大陆、长达6000km的旅行,会不会太长了?
荒木:确实很长,横穿大陆之旅始终到不了终点,我自己画着也非常着急。还会担心自己到底是否能够到达终点呢(笑)。一直都在画荒野和草原,从精神上来说非常疲惫。真的太累了。啊,好想快点回日本啊(笑)

——第7部是迄今为止最长的一部了吧
荒木:是啊。从《周刊少年jump》转到月刊《ULTRA JUMP》上,页数增加了,连载时间大概花了六七年。

——这一部里出现了很多很有魅力的人物,您印象最深的人是谁?
荒木:所有人都很喜欢。庆幸自己画了林果·罗德艾根。礼仪端正,符合男人的美学。

——收到了克林特·伊斯特伍德西部片影响吗?
荒木:绝对有。伊斯特伍德在没有人拍西部片的时候拍了西部片,而且还变成了经典作品,太厉害了。

 

【充满谜团的《JOJO Lion》】

——从第7部开始就是平行世界了,现在正在《ULTRE JUMP》上连载的第8部《JOJO Lion》也是。现在还看不出故事后面的发展,为什么想画《JOJO Lion》呢?
荒木:因为《SBR》画得太辛苦了,好想早点回日本啊,所以下一部就画了以杜王町为舞台的故事(笑)。可以画杜王町让我松了一口气,有一种终于回家了的感觉。故事才刚刚开始,我自己也看不到故事的全貌。我只知道乔尼和定助有血缘关系,有一定的原因。舞台是杜王町,所以可以想象与第4部的人物多少有点关系,但是具体的情节发展我还没想到(笑)。

——也就是说,第4部的人物可能以另一种形式登场?
荒木:可能吧。可能会出现另一个版本的矢安宫重清,露伴也可能会出场哦。我想让这些人都出场,重新创作一个杜王町。

——《JOJO Lion》这个名字的由来是什么?
荒木:画到这一部分的时候,突然想把‘JOJO’放进书名里。于是决定自己生造一个词。后补书名中还有‘JOJO Town’哦(笑)

——‘JOJO Lion’这个名字虽然好记,但是不知道什么意思,有一种谜团的感觉,这种气氛很好啊。
荒木:《JOJO Lion》画的就是东方定助这个人物出生的理由。我想把其中的关系解释清楚。

——现在故事才刚刚开始,第8部中没有出现替身直接简单易懂的战斗,却出现了把对方记忆封在国际象棋里,还有小规模的战斗,这是为什么呢?
荒木:因为我想表现日常的感觉。不是令火山喷发、令时间停止这些强大的力量,我想画更弱小一点的力量。虽然思考这些力量战斗的方法、使用方法的时候比较难,但是对微妙心理刻画却变得简单了。因为越是弱小,就感到越害怕。

——然后东方家谱出现,渐渐发展成一个血统的故事。那种联系令人意想不到,大家都感慨这家伙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荒木:是吗?我觉得这是很自然的发展啊,嗯,不过家谱确实很重要就是了。光是看那一份家谱,就像吃了一顿大餐一样有趣不是吗?(笑)

——比起以前的作品,《JOJO Lion》好像加入了一些色色的东西,这方面您是怎么考虑的呢?
荒木:我想画一下迄今为止没有画过的东西,所以这次是我首次画出乳头。画面方面,我想画得更加柔和一点。不是那些激烈紧张的战斗,而是另一些方面的东西,读者应该也喜欢看那些吧。以前我一直都在追求恐怖的,现在想要适可而止,加入一点柔和的东西。

——具体来说是用什么形式表现呢?
荒木:比如说,大量增加了白色的画面。没有把画面画得太满,这样就能显得柔和一些。其实画成以前那样黑乎乎的也行,但是我想让读者知道这里不是紧张的地方,所以故意画成白色。

——《JOJO》系列中的画风经常进化啊
画面:其实我并不是刻意想要改变,只不过会提醒自己,不要画出和以前一样的画。不过,广濑康一啦、小林玉美啦这些人物的身材好像越来越小了,这点让我觉得有点不妙啊(笑)。

——相对地,第7部中的华尼·瓦伦泰大总统好像是越变越大了。
荒木:嗯,那个嘛,是锻炼的结果,所以不必在意(笑)。事实上,故事中的人物都有自己的想法哦。无论台词还是动作,都会自然而然地出现。

【荒木飞吕彦永远画《JOJO》】

——现在回顾过去的25年,有什么感想吗?
荒木:漫画很多时候都是一个人在画。朋友们在玩的时候,看到我还在工作,我说这就是我的工作,他们都觉得很佩服。我并不是说自己一直都在忍受中工作哦(笑),只想说有了那些累积后,才有了现在。

——下次应该就是50周年了,按照现在这样画下去,应该不是梦吧。
荒木:这个,大概不可能吧。但是,如果真的到了50周年的时候我还在画第8部就好玩了(笑)。

——可能已经有很多人问过你这个问题了,你之所以这么长时间坚持下来的秘诀是什么?
荒木:不是故事创意,而是干劲。想要继续画下去的心情。所以,如果没有想画的心情就画不下去了。

——会有觉得画不下去的时候吗?
荒木:觉得已经全部画完的时候,就有点不想画了。但是,我之所以还在一直画,是因为有一个榜样。看到克林特·伊斯特伍德后,觉得自己还想继续画。

——您小时候就像当一名漫画家,还记得自己画的第一部作品吗?
荒木:嗯…最开始画的是朋友的头像吧。我记得画的不是故事漫画,而是打斗漫画。给朋友看了以后他们称赞:“画得好好啊。”

——从那以后,一直觉得画漫画是最有趣的事情,然后持续至今吗?
荒木:是啊,这一点一直没有改变。我本来也没有什么其他的兴趣,所以才可以坚持下来吧

——那么您还有什么“想要做某事”的梦想吗?
荒木:咦,梦想啊。我想和女明星结婚(笑)。不是不是,开玩笑的。啊,但是,我想见一见伊斯特伍德。这次终于可以实现太开心了。万一临时被取消了我会很失望的,所以故意不让自己太期待(笑)

——您想让《JOJO》系列一直继续下去吗?
荒木:我觉得自己好像只能画《JOJO》系列了,所以不能进行其他的尝试。我不喜欢去演戏啦,当政治家啦。我绝对不会给政治家投票的,这句话刊登出来也无所谓(笑)。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动范围,我不喜欢那些想要超越这个范围,一会儿去这边,一会儿去那边的人。各行各业都能出专家,荒木只要一直画JOJO就行了。反正我我只画JOJO,也只能画JOJO

(完)

Comments (6)

  1. 头像
    FrozenFish_CA
    1月 25, 2017 at 12:34 上午

    病栋辛苦了!这么完整的访谈录太赞了!

    • 头像
      bingdong
      1月 25, 2017 at 12:41 上午

      测试中…测试中

  2. 头像
    jerkflyjet
    1月 25, 2017 at 8:25 上午

    good job!感谢病栋!

  3. 头像
    catknows
    1月 25, 2017 at 10:48 下午

    手机看字体有些奇怪……

    • 1月 26, 2017 at 8:58 上午

      字体待优化..

  4. 头像
    heyue
    2月 05, 2017 at 8:03 下午

    很多很多年前,那时好像还在读书,不知道是第五部还是第六部连载期间(第六部吧?),我曾经收到来自意大利jojo网站的一封邮件,但由于一个字母都不认识,我马上就删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