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7 views
写给JOJO的英雄们

写给JOJO的英雄们

文 / 白昼之月(daymoon)
原载于JOJO研究所(替身使者联盟)

乔纳森·乔斯达 — 不向命运屈服

作为第一部中登场的男主角,也是JOJO中最早的一位成员,出现的回数很少,但形象上绝不逊色,和DIO从小一起长大的他,两个人走上了完全不同的道路,在和比自己强大几倍的对手面前,一次次战胜强敌,正如他所说的那一段话,“为了做一名真正的绅士,即使明知必输无疑,也要有勇气接受挑战!”而最后,当DIO再度出现,在轮船上,乔纳桑带着自己同年玩伴的头颅,把所有的一切埋葬在海底,在新的OVA版上看到这一幕时,有一种难以名状的感动。

虽然第一部的故事算是悲剧,但激昂更多于伤感,从第一部开始,作者就向我们提出这样一个问题,生命的意义是什么?和颓废灰暗的漫画里的生命的堕落消沉不同,乔纳桑的行动给出了截然相反的答案,为了尊严,即使被吸血鬼视为低级生命也好,但尊严不容歧视,如果不能为了所爱拥有,那么宁愿选择失去,在以后所有的故事里,这句话影响着越来越多的人物,我们可以隐约的看到,乔纳桑向艾莉娜告别时的身影。

 

西撒·史贝利 — 水泡般华丽的人生

虽然外表上看起来总是很轻佻,刚出场的时候一度还和乔瑟夫结下矛盾,但像所有少年漫画那样,在战斗中两个人的友情与日俱增,在瑞士,通过莉莎莉莎的叙述,了解了西瑟的童年,一贯的不在乎的背后是对家族荣耀的维护和父亲之死的内疚,所以明知道危险,仍然一人闯进旅馆,和华姆的战斗持续的时间很短,但惨烈程度不亚于任何一次,神沙风暴粉碎了他的肌肉骨骼,用尽最后的意志,站起了的他,想到的是同伴的安危

我不可以这样难看死去的,……我现在要向他传达的是,人类世世相传的灵魂!

“JOJO,这是我最后的波纹,你收到了……”

血红的水泡在空中漂浮着,那种对友情的执著使得华姆也为之动容,而当那带着头带和耳环的波纹出现在乔瑟夫和莉莎莉莎面前时,一向冷漠的莉莎莉莎流下了唯一一次眼泪,他们赶到时,甚至连西瑟的尸体也无法找到。

JOJO他们敲打着冰冷的石壁,但无论多少次,始终没有回音,西瑟是死了,JOJO深切的感到这个悲哀的事实……
身虽死,魂不灭,西瑟.史贝利长眠于此。

用生命换来的友情,始终是JOJO里不变的主题。喜欢JOJO,也是因为如此。

 

华姆 — 随风而逝的战士

如果在JOJO里说起真正的战士的话,那么华姆一定具有这个资格,和为了成为终极生物而不择手段的卡兹不同,华姆作为一个战士,重视的只有决斗和胜利,在第一次和乔瑟夫见面的时候,放过了他,要他变强后再来,这种堂堂正正的战士风格,使得他虽然杀死了西瑟,但却并不令人憎恨,而在最后的决斗中,双方斗智斗勇的几番较量后,华姆倒在地上,JOJO并没有给出最后一击,而是用自己的血减轻了华姆的痛苦。

“我看见你身上冒出的烟雾,那不是燃烧造成的,而是我强大的波纹游走你全身的结果.对于你们来说,我知道那是何等的痛苦.这样的话,会令你减少一点点的痛苦吧?”

“这是同情吗……,嘿嘿,我彻底的输了。”

华姆用尽最后的力量,将几十个吸血鬼撕成碎片。

我不后悔,因为能见到你的成长,……我流浪了一万年,可能是为了遇见你……

一阵风过,华姆的身体化作了烟雾,随着风而远逝。

JOJO举起了右手,没有流泪,是对自己最强的敌人的尊敬。

高尚的敌人和高尚的朋友一样,同样是可遇不可求,这一幕不仅是在JOJO里,在少年漫画里,也是极为经典的一幕。

 

花京院典明 — 心意相通的朋友

自己总说”学生要有学生的样子,”但事实上他和空条承太郎一样,怎么看都不像个学生,在一开始登场时,被植入肉芽的他看上去甚至有些恐怖,但随着剧情的推移,冷静而睿智的性格在他身上逐渐得到体现,拥有华丽的替身的他的绿宝石水花看上去每次都很灿烂,和倒吊男一役,掏出一枚金币后所说的台词”我名叫花京院典明,为了慰藉吾友阿布德尔和吾友波鲁纳雷夫之妹–非要你死不可!”实在可以和承太郎的那句”你失败的原因是激怒了我!”媲美。

在最后的决战前,花京院回忆往事时的那段话是他内心的最好写照。

人的一生中,能遇到多少个真心相知的朋友呢,小学时同学的毕业纪念册上有几十个人的签名吧,自己却没有,爸爸有妈妈,妈妈有爸爸,自己却没有,歌星影星的歌迷们有几万人吧,自己却没有。”

“自己的一生中,是不可能遇到真正的朋友了,看不见绿色法皇的人,是不可能和自己真正心意相通的。”
正是基于这种想法,所以在遇到承太郎他们之后,花京院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战斗,士为知己者死,为了真正的朋友,付出一切也是无怨无悔。

而当法皇的结界被世界所破时,花京院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现在是5时15分,日本有时差,应该是半夜吧,爸爸妈妈在作什么呢?要你们担心了,对不起……”

对同伴安危的关注这个时候胜过了思念之情,在最后时刻揭开了世界的秘密,用最后的绿宝石水花,破坏了时钟。

“这是我,最后的传言……,乔斯达……先生,请接受吧。”

花京院典明……死亡,脸上带着一丝无悔的笑容,年近17岁就结束的生命,在最后时刻,是那样的凄美。

 

伊奇 — 本色和真实

在第三部中可以说是最有原则的一位,出场时就选择了冷眼旁观,在他眼里人类是一种愚蠢的生物,所以宁可作一只流浪狗,”我只想自由自在,或者是奢侈一点,和美丽的狗女谈谈恋爱,无风无浪的过一生”,而面对敌人时,有时有着同样的原则,“喜欢狗的小孩,不能见死不救!”,和“宠物店”(守门鹰)的一战堪称经典。

虽然平时喜欢作弄波鲁纳雷夫,最后关头,他本可以装死逃过袭击的时候,却拼死救下了他,看到了半空中平安无事的波涅尼夫,平静的闭上了双眼。

真正催人泪下的是波鲁纳雷夫的那一段话,

“伊奇……我说了那么多次,叫你不要用替身,你却偏要逞英雄,说了那么多次……”

“瓦尼拉·艾斯,我诅咒你,你说得不错,我有可悲的朋友运,本来是应该我救伊奇的,却被他救了……”

冰冷的沙砾在空中散落,那是怎样的感觉,带着死亡。

“伊奇!……”

那一声呼喊带着无数的伤痛,每次重新翻这一幕时,几乎都忍不住热泪盈眶,在伊奇身上,我们看到了那种比许多人类高尚的本色和真实。

 

波鲁纳雷夫 — 执著的追求

当初在看完第三部时,曾经感慨波鲁纳雷夫总算活下来了,但没想到的是作者在第五部里还是让他出场了,如果说第三部里的他是个搞笑的人物的话,在第五部里就是一种悲剧的寄托了,在为妹妹报仇后没有安静的度过余生,而是选择了一条危险无比的道路,去追查箭的下落而孤身来到了意大利,他的故事完全是侧面交待,但读者可以想象到,一个人对抗整个黑社会的替身使者,完全被孤立,无法和昔日的战友空条承太郎取得联系……

和绯红之王的战斗中受伤致残,在漫长的十几年里等待着需要的人的出现。那份执著令人肃然起敬。

最后当他被击败时,倒下前浮现的一行人远赴埃及时的景象,相信对波鲁纳雷夫而言,他所追求的不仅仅是幻影。

他的人生已经达到了目的,可以安详的离去了.

 

艾班乔 — 走向真实的意志

在六人组中是最年长的一个,因此除了布差拉迪外必要时也担任起领导者的责任,故意和乔尔诺过不去更多是基于一种关心,曾经是一名警察的他因为一次失职而放弃了理想,被绯红之王偷袭而突然死去,在最后的时刻用替身留下了给同伴的信息,在死之前见到了昔日战友的幻影。

“艾班乔,你做的很好了……,你的同伴们已经感受到了你的意志,那份走向真实的意志。”

走的如此匆忙以至于连一句遗言也未曾留下,但朋友的怀念是永远的。纳兰卓死死抓住乔尔诺的身子,喊道:”救他呀,只要再等一等,他就会醒过来了。”布差拉迪咬住下唇,强忍住伤痛说:”必须走了,没有时间了。”几个人连悲痛的时间都没有,带着艾班乔的意志,去迎接最后的决战。

 

布差拉迪 — 黑暗中的光明

在第五部里的主角我一直认为应该是布差拉迪,在黑社会长大的他内心深处比谁都要憎恶组织,所以当他遇见乔尔诺的时候,毫不犹豫的选择了背叛,为的是自己的心能得到一份安宁,在逃亡之中始终没有放弃过希望,面对死亡时的抉择令人敬佩,当他的灵魂浮上天空之际,我们看到了在黑暗中产生的那种光明。

“别介意啊,乔尔诺,从遇上你那一刻,我就已经复活了,现在不过是推迟而已……”

所谓的命运,不过是沉睡的奴隶,由于我们的努力使他们解放,所谓的幸福,这样就可以了……

无论一个人在命运前显得多么渺小,但努力终究会换来结果,因为几个人的奋斗,而使得多数人得到改变,那这所有的一切就不是徒劳。

整个JOJO的故事,可以说是一部英雄的交响乐,而在JOJO这个名字的背后,是这些担任间奏的战士们,回忆起JOJO的时候,首先想到的就是这些情节。像乔瑟夫所说的:”我们失去的,比这个地球还要宝贵。”或者是乔尔诺说的:”再不会有人伤害你了,纳兰卓……”

友情永远是最激昂的一个乐章,怀念这些英雄,也怀念这些令我落泪的片断.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