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8 views

弗高的故事

作者:抽刀断水
时间:2002/09/01 05:31pm 发表于黄金之心论坛

*注:弗高又译福葛

在潘纳科特·弗高12岁的时候,他想对自己进行一次考验。

作为那不勒斯最有声望的豪门之后,弗高的命运是值得羡慕的,对他而言,饥饿和贫穷是另一个空间的概念,他有能力做到任何自己想做的事情。周围人们近乎奉承的宠爱已经使他感到反感,别人对他出色才华感到的震惊也使他乏味,当父亲为他12岁生日召开盛大晚会的那一夜,他开始思考人生的目标应该是甚麽。

财富,地位,这已经不值得弗高去努力,他想到了死亡,这个全人类由于恐惧而拜膜的神灵,弗高认为如果想使自己的人生具有意义,首先就要战胜对死亡的恐怖。

第二天,弗高从父亲的房间里拿出一把手枪,这是一位外国朋友送给他的礼物。弗高用报纸把它包起来装在身上,然后离开了这里。

“少爷,您要出去吗?”

“恩。”

“嗨!潘纳,怎麽没带女朋友?”

“恩。”

这是附近一条河边的树林,幽静而平和,只有一对情侣手牵着手坐在那里。

“喂!小鬼,这里人满了,滚吧。”男人的样子好象是流氓头头,很显然不认识弗高。

“你滚吧,我要单独用这里。”

“你这小混蛋……”男人的眉毛立了起来。

弗高慢慢撕开报纸,把手枪对准了他,“滚吧。”

男人的脸突然变的苍白,他的女伴尖叫起来,在一阵沉默后,他们飞快的跑进树林。

场地已经清扫完毕,弗高坐在草地上,把左轮手枪打开,每隔一发子弹就退出一发,最后,他把装有三发子弹的转轮用力转动一下,然后把枪对准自己的额头。

俄罗斯轮盘,这是最公正的赌博,它的赌注就是人的生命,弗高决定用这种方法来战胜对死亡的恐惧。当少年的手指接触到冰冷的扳机时,他发现自己流汗了,一阵耻辱感从手指传到全身,弗高放下枪,擦掉额头的汗水,他为自己的恐惧感到羞愧。

5分钟后,弗高再次对准自己的额头,1/2的机会,只有1/2的机会,只要手指轻轻用力,就可以知道结果。弗高没有象其他赌徒那样开始祈祷从不相信的神,他只是在注意自己有没有流汗。

随着手指的慢慢收紧,弗高突然想起很久以前的事情,那一幕幕仿佛电影般在他眼前重放……在他扣动扳机的一瞬间,他成功的强迫自己没有闭上眼睛……

”啪嗒“顶针发出清脆的响声,弗高慢慢放下枪,满意的擦拭着光洁干燥的额头,他成功了,的确是他自己亲手扣动扳机。

多年以后,米斯达的评价是:”当时你的运气非常好。“

弗高甚麽也没有说,因为他知道。

从那一刻开始,他可以平静的面对死亡。

-The END-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