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50 views
放肆的想像空间 —— 荒木飞吕彦的JOJO世界

放肆的想像空间 —— 荒木飞吕彦的JOJO世界

文 / 林元堤
1995年12月“台湾时报金HIGH奖漫画评论组”得奖作品
转载自Nothing but JoJo

 

引 言

有这麽一个隶属于幻想、创造的领域。

如果有漫画家能立足、游走于此处时,我们或可用玄想超妙、异想天开……来描述他的联想力。

若漫画家已能自由自在地翱翔於此,我们直呼匪夷所思、不可思议……来喝采他的演出。

但是,若真有漫画家能在此冥想界里翻云覆雨、纵横开阖到无法无天的境界时,我想以“ 放肆 ”来赞扬其妙想极境是最恰当不过的了。他的放肆,不单单止于故事悬念迭起,还包括了独树一帜的绘画风格、人物个性新颖鲜明、剧情铺排不拘一格及瑰丽万状的人物造型呈现。如此多层次、多元化、多样式的全方位创意理念,无论在戏剧想像、视觉分镜、角色与服饰设计……等各方面,皆充分地满足读者丰富的精神欲求和享受,令现实世界所禁锢的心灵,在这里完全地释放开来,融入一个境界新奇、异采纷呈的冒险新地。他,就是荒木飞吕彦。而他的作品—《JOJO奇妙冒险》,正是如此狂放不羁的” 放肆 ”呈现。

无庸置疑的,漫画具有其独特图像表现及戏剧形态,它的价值是极广泛、多方面的。而漫画的教育价值之一,便是来自於它的娱乐性。因为它画面的生动表现,令读者反覆回味它的独特,再慢慢从它的故事情节中,受到感染,内心起了共鸣,情感有了激励。无形之中,可以转变读者的观感,启发他的思绪,导引他的情感,收到潜移默化之效。而JOJO们的冒险故事,正是传承了漫画特有的「寓教于乐」薪火,嵌入一个纵横交错、无边无际的想像空间里,藉由JOJO家族那值得夸耀的血统,来歌颂人性中最值得骄傲的特质–「勇气」。

 

一、探索「求生存」的【第一部】

两位囚犯站在铁窗前向外眺望。一个看着泥地;一个看着辰星。( 佛雷迪克.朗格布里奇「不灭之诗」)”——

这是取自JOJO单行本第1集第3页,作者荒木为【第一部】创作概念作了一个象征性的诠释。

在【第一部】中,以乔乔与迪奥两位个性极端对照的主人翁,来探讨两种不一样的「求生存」方式,这是荒木先生在故事中所传达的。前者受自我理想、社会化的原则支配;后者则是纵欲、攻击顷向的最佳代表。其实不只是主角们,就连剧情中的两大主线 “ 石鬼面 ” 、 “ 波纹功 ” ,亦象徵着不同的生命特质。石鬼面借着牺牲他人精气来延续己身的生存;波纹功则是强化自己的能量,进而帮助他人恢复元气。

这两位性格各走极端、彼此难容的主角,在环境里互相牵制,却又摆脱不了命运的摆布,注定了两人共存共亡的结局。伴随着石鬼面与波纹功的宿命对决,两人的战争正式爆发,JOJO的冒险传奇于此展开……。如果我们想要清楚两位主角的性格,甚至更进一步了解他们性格中的原始特质,我们可藉由心理学大师佛洛依德的心理动力论,来尝试分析乔乔和迪奥他们各自象征的潜在特质。

在精神分析大师佛洛依德 ( Sigmud Freud,1856~1939 ) 的观念里,人格被视为一个整体,此整体系由「本我」、「自我」及「超我」叁个部份组构而成的,每部份各自有其特性、功能,但彼此会交互影响,在不同时间里,对个体行为产生不同的内心支配作用。

「本我」的构成元素包含了(生之本能)与(死之本能)二者。” 生之本能 ”是指人类对生存需求的欲望,系推动个体一切行为的原始内动力;” 死之本能 ”则指攻击与破坏两种原始性的冲动。本我的需求产生时,要求欲望立即得到满足,不被环境与道德压抑。若从支配人性的原则来看,支配本我的思想是唯乐原则。

迪奥,正是「本我」特质发展至极端的根本呈现。从其开场不久,于其父亲墓前的一句话——

「……,只要能够活下去,凡是能利用的东西,我都会尽量利用!……」

就能感受到其求生存的深层意识。而这样的意识驱使着他不择手段去完成并吞乔斯达家产的计划。成为吸血鬼后,凭侍着长生不老的强壮身躯,其本我的原始特质,更蜕化成暴戾残忍、霸道狠毒的独立性格,令人惊栗的本性表露无遗。

「超我」则是人格结构中的道德部份,其构成元素包含有(自我理想),是要求自己行为符合自己理想的标准;另一为(良心),是规定自己行为不可逾越规范。而它们的形成,皆系幼儿时期中父母管教与社会化的结果。若行为合於自我理想时,会以己为荣;反之,若违背良心时,则易招致愧疚感。

乔纳森.乔斯达,可视为「超我」代表的理想圭臬。他在童年时期,一方面厌恶着迪奥的奸险、哀伤着朋友的孤离;另一方面却又为了符合绅士标准,不断容忍迪奥的侵犯,径自将不满的情绪压抑下来。然而,超我所认定的社会规范并非仅止於压抑,它有更多帮助乔乔成长的认知。譬如:为了挽回艾莉娜的名誉,为了保护爸爸及乔斯达家族,都促使乔乔涌出坚定的信念去面对种种挑战。直到迪奥成了邪恶的吸血鬼後,其超我的原始特质: “理想” 与 “良心” ,对本我即具有监督功能。使命感与命运,驱策着乔乔去修习波纹功、去寻找迪奥,为全人类存亡与昔日的新仇旧恨作一了结。乔乔其超我的理想化特质亦因此而确立。

「自我」在佛洛依德的理论中,被定位於本我与超我之间,对本我的冲突及超我的管制具有调节缓冲的功能。「自我」是在现实环境中,本我的需求无法满足时,个体因而迁就现实的限制。我们可以说,自我的特质是普遍大众化,也就是较为社会化的性格。

【第一部】中,乔乔与迪奥有七年的成长过程,作者以概略的方式带过。源於迪奥的本我,意识到现实环境有乔乔的牵制、以及其并吞家产的时机尚未成熟,因此以「自我」形态作为过渡期;乔乔亦因迪奥的收敛而顷向人格「自我」部份。然而,平凡的自我形态是较不具戏剧张力的,尤其在周刊连载要求节奏明快、故事紧凑的前题下,荒木仅以略述方式带过去,直接跳到乔乔目睹迪奥将父亲的药调包,藉此来正式开启两位主人翁的宿命对战,并将这两种不同 “求生存” 性格予以明朗化。

 

二、从绅士到【第二部】的骑士精神

随着旅行船的爆炸,【第一部】在乔纳森.乔斯达与迪奥共沉浩翰的大西洋中落幕了。舍己为人的史贝利、义薄云天的乔乔,他们伟大的精神和人格,让我们感动地铭存於心。作者荒木对人性价值的正面肯定、勇气的歌赞、以及故事中丰润的情感刻划,在一般的漫画中是不可多见;另外,在反派角色中,除了迪奥之外,相信有一个令读者们印象深刻的角色,他就是从坟墓中苏醒的黑骑士—布拉霍。虽然他是听令於迪奥的生人,但心中却残留着中世纪骑士的精神:并坚决以勇者的方式和乔纳森.乔斯达决斗,由于钦佩乔乔的智勇,布拉霍更将此决斗视为无上光荣。也正因为他对骑士精神的笃实信仰,圣洁的人类灵魂亦因而重燃生命。最後,黑骑士—布拉霍是以 “ 人 ” 的状态死去,而不再是个心灵丑陋的生人。作者荒木推崇骑士精神的意识,可以说在此处首度展现了曙光。

如此荣耀的骑士精神,在【第二部】里更被荒木视为崇高精神而于以彰显。乔瑟夫.乔斯达,这位飞扬轻佻、机变百出的【第二部】主人翁,便是荒木骑士精神的概念延伸;夥伴西撒.史贝利的仗义行侠、柱之男瓦姆乌对勇者的尊敬和对决斗的执着,都充份显示了骑士精神里那股磊落、侠骨、效忠的热忱与坚持。起源於社会制度的绅士精神(乔纳森.乔斯达),与为战而生的骑士精神(乔瑟夫.乔斯达),仅管它们各自产生於不同的环境;然而,它们却有着共同、崇高的人生理念,那就是 “ 慈爱 ” 和 “ 勇气 ” ,它们都能为自己所信仰的意念作最执着的贡献和牺牲,而这也一直是荒木《JOJO》冒险野郎故事里形而上的中心思想。

中世纪的中期(十二至十五世纪),在欧洲封建社会里,正盛行着一种骑士制度;由骑士制度所衍生出来的骑士精神,更是令人推崇,骑士成了欧洲大陆上最令人崇敬的英雄人物。

身为一个骑士,其生命的意义便是作战,并且把「忠君、护教、行侠」作为自己的信条。骑士们把个人「荣誉」看的高於一切,他不仅要忠实地为大封建主捍卫国土,还要效忠和保护女主人。女主人在骑士心目中像圣母一样圣洁;作为一个骑士,必须能为自己心爱的贵妇人去冒险和牺牲。这种对贵妇人的爱慕和崇拜,为她们赴汤蹈火,不惜牺牲自己生命的行为,便构成了所谓的「骑士精神」。而骑士精神表现在决斗场上的,就是对「勇气、光明正大、公平」的尊崇与供奉。外在的干扰、持众凌寡或敌手的怯懦,都被骑士们视为对这场决斗的侮辱,也是对骑士自身的侮辱—比战败、阵亡还远远不如。

那麽在【第二部】故事里,既没有大封建主,也没有女主人,为何说乔乔是骑士精神的延伸呢?其原因就在於作者荒木把它们象徵化了。当乔乔在前往墨西哥的沙漠路上,得知史比特.瓦根爷爷还活着时,高兴的热泪盈眶并立即前往搭救,史比特.瓦根的重要性对乔乔而言,就如同大封建主一般;而浮燥的乔乔,无论何时都心系着艾莉娜奶奶,并打从心底誓言保护她。艾莉娜奶奶,就是骑士乔乔心目中如圣母一般的女主人。夥伴西撒.史贝利的骑士精神,则发挥在对家族传统精神的效忠与发扬,还有视全人类安全为己任的侠客胸襟。至於柱之男瓦姆乌,他绝对是一个道地、标准的骑士,他渴望有好的对手,在他的认知里,像西撒这般勇猛的战士就是真理;对於战场竞技更是崇仰着斗智、斗力、比胆识、比应变能力的对决,也就是「Fair Play」的竞技方式。

乔乔、西撒、瓦姆乌,这些骑士们为个人信仰和荣誉而甘愿冒险、乐於牺牲的精神,可以说是人性历史发展中极重要的一步,这种精神表现出一种大无畏、够胆识、执着不悔的英雄气质,而这样的一股英雄气息,可以说贯穿了荒木这部连载已长达八年(1987~),出版四十三集单行本的长篇传奇《JOJO》冒险世界。

 

三、「弓」与「箭」的启示

在单调刻板、枯燥乏味的教室里,JOJO迷A君遇上了JOJO迷B君,当他们的话题转到漫画《JOJO奇妙冒险》时,适才烦闷的情绪一扫而空,两人的心情立即活络起来,几近亢奋地讨论着JOJO故事里的替身如何斗智、斗力,那个替身的能力如何如何……。没错!他们绝对是标准的JOJO迷。因为《JOJO》最为读者们津津乐道、反覆玩味的,正是那波谲云诡、奇幻莫测的替身能力对决。

若我们考察一下坊间漫画琳琅满目、名堂繁多的特异功能—也就是诸般超能力,你或许会认为 “超能力” 不就是超乎常人的物理 “力” 呈现罢了。但是,相信在你看过《JOJO》那目不暇给、甚至会进化的替身能力之後,你可能会发现,美式超人,依旧只是会飞、眼射热光的肌肉棒子;超级黄金猴也只是在那边发光、嘶吼;大部份的後起之秀尽是重覆着将汤匙 “瞪” 弯的无趣游戏。当传统超能力仍停滞在超能 “力气” 决斗、正派主角 “力气” 永远略大於反派歹角的刻板印象时,虽说那些漫画的故事重心不在此,然而十多年来,读者们也早已经看腻了。荒木飞吕彦却突破了以往传统模式,将超能力用替身概念的独立形态呈现出来,并发展其独特的替身法则— “ 短距替身力量大、长距替身力量小、替身能力与本体有某种程度上的关联 ” ,正式创造了一个旷古烁今、读者们为之迷眩的《JOJO奇妙冒险世界》,也正式缔造了超能力的新里程碑。

在《JOJO》世界里,替身能力并非局限於单一形态,每个本体有他自己的独立替身造形和独特替身能力;替身,有可能是平常人看不见的( 如: “ 白金之星/承太郎 ” ),也可能是具体的实物替身( 如: “力/猩猩” );可能小到比蚂蚁还细小( 如: “恋人/丹恩” ),也可能大到如海底岩层( 如: “女教皇/蜜朵拉” );它可能会在梦中出现( 如: “死神/婴儿” ),也可能在镜子里袭击你( 如: “倒吊男/两只右手的人” );它的攻击方式有可能是具体攻击你( 如: “恶魔/印地安咒术师” ),也可能是利用你精神认输时强夺灵魂( 如: “奥西里斯神/老千达比” )。在作者荒木的《JOJO》世界里,力量强弱并非胜负关健的绝对;更多时候,主角们往往靠着沉着冷静的智慧、及朋友同伴之间的互助信任,将来袭的敌人一一击倒。当别的漫画主角还在用熊般力量与敌人搏斗时,荒木先生彷佛提醒了我们,人与其它自然界动物的最大差异,乃在於人懂得运用智慧、以及团队的互助、有坚定的信仰,而非单靠蛮力去成就一番事迹。漫画,并非只能生产力拔山河的强捍英雄;其实漫画也能创造出有恐惧、有脆弱面,但更有勇气能将它们逐一客服的血性英雄,荒木飞吕彦他办到了。

【第三部】替身能力的概念,是以塔罗「TAROT」占卜牌的寓意来作为一个象征。塔罗牌—源自埃及,传至吉普赛人的祖先,被当成游戏、占卜用纸牌,随着吉普赛人的流浪生活传至世界各地。占卜用时,取牌号1~21及鬼牌(Fool)共二十二张牌来了解现况和预测命运;而且每一张牌都有其各自象徵的寓意及属性。如:「 I 魔术师 The Magician 」—即是塔罗牌中,代表数字是1的牌,象徵着一切的开始,蕴藏着伟大的创造力;「 XXI世界The World 」│是塔罗牌中,代表数字是21的末尾牌,象徵着一个段落的成功与结束,并暗示着另一个开始即将到来;「 O愚者 The Fool 」—则是塔罗牌中较为特殊的牌,它是现代 克牌中的鬼牌前身,是独立於众牌之外,象征着自我意识的展现,还有返璞归真的大智慧。

【第三部】故事一开始,由承太郎、阿布德尔、乔瑟夫乔斯达与後来化敌为友的花京院,一起为打倒迪奥而组团往埃及出发。阿布德尔的「魔术师」,象徵着一切的开始,也就是代表着【第三部】塔罗牌替身对决的开始;承太郎的「白金之星」,象徵着永恒的希望,也是整个故事架构里的希望之星;乔瑟夫乔斯达的「紫色隐者」,象徵智慧与理性,是暗示着他的替身能力,具有探索地形、透视远方人物的念照能力;花京院的「绿色法皇」,则象徵着协助、援助与知性解惑,表示了他在这一团体里的辅助身份。而随後加入的波鲁那雷夫,其「银色战车」则象征胜利、崇高的自信精神和活力,与波鲁那雷夫在故事里的身份、性格完全辅合。

由此我们可以了解到,作者荒木在安排人物出场时,都经过了一番细心铺排和设计,而不是随意地将人物与塔罗牌搭配凑合,而是每个人物、每个替身,都有其指涉的涵意、象征的性格或暗示的宿命。

有些时候,塔罗牌的寓意被用来象徵人物在整部故事中的存在价值。如:希望( “白金之星/承太郎” )、开始( “红色魔术师/阿布德尔” )、协助( “绿色法皇/花京院” )、胜利( “银色战车/波鲁那雷夫” )、事物的完成与结束( “世界/迪奥” )。

有的时候,塔罗牌的寓意则被用来象征人物的性格。如:自我( “愚者/伊奇” )。

有的时候,作者荒木会以塔罗纸牌上的 “图形” ,直接表示出替身的形态。如:汽车造型的替身(”命运的车轮/粗臂人” )、太阳造型的替身( “太阳/无名胖子” )、死神造型的替身( “死神/婴儿” )。

最多的一种,就是将塔罗牌的寓意用来象徵替身能力的形态。如:正反对调( “倒吊男/两只右手” 活动于镜子里的虚像替身,正是一种虚实对调的形态。)、父权象征( “皇帝/荷鲁荷斯” 枪枝可以随时出现在手中,是强权的征徵形态)、自然界的成果与新生命的诞生( “女帝/假美女” 寄生于乔乔手臂的替身,会吃东西而成长)、心灵相通( “恋人/丹恩” 靠替身寄生脑部,令对方成为感受逾倍的恋人。)、象征在精神上的恩惠( “审判/藏于土中的人” 神灯的替身,借由愿望来得知对方精神上的弱点。)……等。

当承太郎一行人排除万难,抵达埃及後,「愚者」伊奇也加入了。这个时候,除了罪大恶极的迪奥「世界」之外,塔罗牌的众替身使者已经尽数出笼。紧接着由埃及九大荣神中的大地之神「盖布神」—恩多尔揭开埃及舞台的序章。擅於变身的创造之神「库努姆神」欧因哥和能预知未来的智慧之神「托托神」波因哥,兄弟两人偷袭了大半天,竟在承太郎等人未察觉的情况下就退场了,这样的窘况大概也只有荒木能想到,成了别开新裁的创新手法。尔後的「安努比斯神」、「巴斯迪女神」、「瑟多神」、「奥西里斯神」、「霍尔斯神」、「阿吐姆神」等人,无论在替身形态、叙述手法都有别於以往的塔罗牌时期。相信细心的读者不难发现,塔罗牌替身的创意确实匠心独具,但仍未脱离 “本体控制替身,替身以力量(物理性)攻击对手” 的模式化巢臼,故事架构依然是单纯的 “承太郎等与对手直接较劲” 。然而在埃及九荣神替身的舞台,作者荒木的妙想领域又提深了一个层次。如本段前面所述,以欧因哥与波因哥兄弟两人的观点,来逐步窥探故事发展,最後竟是在承太郎等人毫不知情的窘况下就退场了,这样的戏剧化手法确实有其创意;又譬如「安努比斯神」刀,它是一个没有本体的替身,谁握了那把刀,就会产生刀控人心的异象,这 “无本体” 也有新意;「巴斯迪女神」玛莱亚,制造磁性的替身能力, “避开正面较劲” 是不同类型的攻击方式;将对手变成小孩的影子替身「瑟多神」阿雷西,则让我们看到 “银色战车SD版” 的趣味;伊奇与老鹰佩特夏「霍尔斯神」的对决则可以列入”动物奇观” ;而老千达比(兄)「奥西里斯神」和电玩达比(弟)「阿吐姆神」,他们的替身能力更是跨越了寻常范畴,没有用力量(物理性)和对方冲突,而是运用赌博的方式,趁对手认输而精神衰弱的那一刹那夺取对手魂魄,这种攻击形态已经是属於更高层次—“精神层面的攻击” 了,首次突破了传统、僵化的物理层面攻击能力。甚至在剧情结构、绘画风格、分镜处理……等各方面,作着荒木在这段时期也慢慢趋向於成熟独特,创意却又空灵飘缈、令人不可捉摸。至此我们可以说,荒木飞吕彦的功力已经与诸多漫画大师并列齐名,而绘画风格的艺术价值却又有过之而无不及。

让我们把话题回到埃及吧!当阿布德尔、波鲁那雷夫、伊奇遇上「亚空瘴气」瓦尼拉.艾斯的一开始,阿布德尔即惨遭偷袭而阵亡,最后伊奇也因重伤耗力而死,仅波鲁那雷夫险胜幸存。关於这点,我一直猜想应是作者刻意安排的,因为塔罗牌中的第一张牌「红色魔术师」本身即象徵着 “开始” ,他与暗示 “结束” 的第二十一张牌「世界」基本上是相冲突、相矛盾的;「愚者」象徵 “自我” 则又必须脱离于外,不应该和承太郎等人一起完成使命。所以当他们进入迪奥的馆邸,也就是旅行的终点时,阿布德尔和伊奇便在作者巧妙安排下离开了;唯一幸存也决不能死的,就是象徵 “胜利” 的「银色战车」,因为象徵 “胜利” 的人若死了,不就等于这次的征伐注定 “失败” 了吗?所以波鲁那雷夫确实死不得。

紧接着进入【第三部】的最末高潮—决战迪奥。笔者记得最初看到波鲁那雷夫和迪奥第一次对峙时,百思不得其解,何以波鲁那雷夫会屡次走不上楼梯呢?先前荷鲁荷斯欲暗杀迪奥,何以一瞬间被蜘蛛网包围着?当“大笨蛋”掀开棺材的同时,竟是自己横 在棺材里?被迪奥强制做司机的参议员,明明跳出车外了,怎麽还在车子 里???……种种的疑惑与纳闷,令笔者当初费尽心思、寻丝推理,却依然想不出个所以然来。直到花京院用法皇结界同时攻击迪奥,作者荒木才揭晓了「世界」的真正能力—“能将时间暂停数秒钟” 。天哪!这种替身能力真的太可怕了。把时间暂停後,利用只有自己能活动的优势,给予敌人致命的一击,「世界」的能力确实太强了。

所幸花京院的「绿色法皇」本身即象徵着 “知性的解惑” 及 “协助” ,因此死前推测出迪奥的替身能力,并藉由毁坏的时钟来提示乔瑟夫.乔斯达,充份伴演着其 “解惑” 、 “援助” 的角色,可惜这麽一位仁慈的主角却也因此阵亡了。而乔瑟夫.乔斯达也将「世界」的能力传达给承太郎知道,正式开启了【第三部】里起伏迭宕、最精彩、最扣人心悬的高潮对决。「 XVII 白金之星 The Star 」这张纸牌代表净化过的精神归依所在,星星可以给人类希望并带给人们信心,象征着 “希望之光” 。承太郎正是【第叁部】里的希望象徵,其沉稳的个性与细腻的心思,能对周遭的环境作冷静、周详的考虑;他的替身更是具有强大攻击力和精准的控制力,也由於花京院的 “解惑” ,启发了承太郎更高的能力认知,让「白金之星」首次进入「世界」的时间殿堂,在暂停的时间中和迪奥一较胜负。虽然「白金之星」无论在威力、速度、暂停时间的长短,都略逊「世界」一筹,但承太郎却能镇定的扳回劣势、绝处逢生,并不断地引诱迪奥靠近自己,伺机予以反击。随着波鲁那雷夫的「银色战车」带来 “胜利” 的契机,使得 “希望” 与 “胜利” 成为宿命共同体,这个时候,胜利的希望就已经注定属於他们的了。最後,承太郎终於在关健时刻反败为胜,仅管决斗过程中险象横生,他的内心却不因此而恐惧畏缩,反而越战越勇,随着情绪鼓汤,潜在力量更渐渐涌将上来,最后的一击,粉碎了「世界」的身躯,也扼止了迪奥征服全世界的野心,终于结束了横亘千里的崎岖旅行。这五十多天对承太郎、波鲁那雷夫、乔瑟夫.乔斯达等人而言虽然惊险万分,却是一趟极具生命意义的冒险之旅。

十年後(1988~1999),一个位於郊区的平凡小镇,有未知名的人,暗地里用「弓」与「箭」陆续制造了许多替身使者,使得原本宁静、祥和的小镇,变得危机四伏,眼看着就要掀起一阵暴雨狂风、永无宁日的时候,一群有心之士站起来为正义与和平奋斗,誓要维护他们宁静与和平的家乡—「杜王町」。

根据【第四部】的说法,原来当初迪奥的替身能力是被「弓、箭」所激发出来的,也因为乔斯达家族血缘的关系,才使得乔瑟夫.乔斯达、承太郎与东方仗助纷纷拥有了自己的替身能力。「弓、箭」的出处源地在那?制造者是谁?目前故事里尚未交代清楚;但是由「弓、箭」所制造出来的替身能力,却一代比一代强,替身形态越来越繁多,攻击形式也越来越难以捉摸;再加上作者荒木在【第四部】里的故事铺排更臻化境,情节奇诡多变、出人意表。剧情里线索纷繁,悬念迭起,令读者无法预测故事情节的变化发展,往往在看似山穷水尽之时,却突然峰回路转,柳暗花明,展露一线生机,令读者们叹服荒木飞吕彦他那无边无际、天马行空任意纵横的想像力。而且【第四部】的 “杜王町风云” ,不论在处理手法、戏剧张力、替身形态、绘画艺术成就:::等整体各方面,都极显着地超越了【第三部】,而达到我所谓的翻云覆雨、纵横开阖到无法无天的 “放肆” 境界。其实可以这麽说,《JOJO冒险野郎》【第三部】让读者们肯定作者荒木的漫画大师地位,吸引了为数颇众的读者青睐;那麽《JOJO冒险野郎》【第四部】的 “杜王町风云” ,无疑是奠定了荒木飞吕彦一代漫画宗师的崇高风范。因为它绘画艺术的高原创性在这里更圆融成熟、因为它替身能力的属性在这里更加诡谲多变、因为它故事里的情绪空间在这里更加精纯厚实、因为他的— “杜王町风云” 。

适才曾经提到,埃及九荣神的替身能力有回异於以往的形态呈现,如: “无本体” 、 “避开正面较劲” 。其中最大的突破,莫过於更高层次的攻击形态— “精神层面的攻击” 。因为它突破了传统巢臼,更提升《JOJO》里的物理层面攻击能力,而臻至微妙细腻、牵涉广泛的 “精神层面” 。而且在【第四部】的 “杜王町风云” 里,这一种 “精神层面的攻击” 更被作者荒木推展到极致。如:广濑康一的「回音1 」,即利用打印在对方身上的文字,产生许多回音来说服对方的意识;小林玉美的「心锁」,则利用他人对自己的罪恶感,伺机锁住对方;岸边露伴的「天堂之门」,犹如精神心理学家一般,能窥探对方的心思,进而操控、甚至改变对方的意识;大柳贤的「BOY II MAN」,藉由猜拳来打败对方的心灵力量,再夺取对方的替身能力让自己成长;摺纸少年的「摺纸师」,则必须制造对手的精神恐惧,才能将对手摺成纸。诸如此类的精神攻击,几乎都是靠着双方角色分析彼此的心理,用简短却尖锐的言词,或劝诱、或煽动、或施压……来制造对手精神上的弱点,再用替身牵制住对手本体。我们可以察觉到,在【第四部】的替身交战中,常常没有暴力的打斗,但内容却更加精彩、更加刺激,真正的扣人心悬,因为它的关健就在於微妙细腻的 “精神层面攻击” ,是精神意识的交战。

然而 “力量层次” 提升到 “精神层次” ,是否代表着 “力量层次” 的替身能力比不过 “精神层次” 的心理攻击呢?其实不尽然。虽说 “精神” 与 “力量” 是属於不同层面,但那只是层次的不同,并不表示 “力量层次” 的替身能力没有发展空间。在作者荒木的眼中, “力量层次” 还是可以成长的,只是它的成长并非肤浅的力量增加,而是转换不同的攻击形式—以科技武器的替身形态来呈现高水准的替身 “力量” 。譬如:虹村形兆的「破坏军队」,由一个本体来控制许多小替身的军种部队,而这些小士兵们个个手持卡宾枪、驾着阿帕契直升机与战车,向敌人施以猛烈的扫射、炮轰,这种科技武器的替身确实不可小觑;另一个是老鼠的「RATT」,它的攻击方式虽然简单,然而只要中了它一针,不管替身或本体,都会即刻起化学反应而溶化;至於最恐怖的,就是吉良吉影的「皇后杀手」,他的左手,能放射出自动导向追击敌人的追踪炸弹,而他的右手,能将接触过的物体变成定时炸弹,由自己操控引爆,这两种能力都是极具现代化的科技武器。

另一种替身观念 “无本体” 也在此被加以运用。如:钢田丰一大的「超能平底锅」铁塔以及乙雅叁的「廉价旅行者」,两者都是极端异常的 “替身反客为主,控制住本体” 。而且在【第四部】里也有新的替身形态,如:死後才出现替身能力的猫草、照片幽灵。还有替身不具攻击性,而是本体职业上的辅助之力,如:东尼欧.托拉萨笛的「PEARL JAM」和陆彩的「灰姑娘」,他们的替身都不具有侵略性,却是自己职业上相辅相成的好帮手。

在【第叁部】塔罗牌、埃及九荣神的替身,是具有常规、通则的普遍性定律,也就是 “短距替身力量大、长距替身力量小、替身能力与传说中的寓意、象徵有某种程度上关联” 的基本法则;然而到了【第四部】,却蜕变为 “替身能力与本体有某种程度上的关联” ,替身的形态更加多元化、无定则,但基本上,仍不与前部份 “短距替身力量大、长距替身力量小” 矛盾,仅是长距离但攻击形式的改变(如:喷上裕也的「SPEED」、「皇后杀手」的左手—穿心攻击);或短距离、但属精神层面的攻击(如:岸边露伴的「天堂之门」);或替身多层次成长(如:广濑康一的「回音」);或替身反客为主,控制住本体(如:钢田丰一大的「超能平底锅」、乙雅叁的「廉价旅行者」)。至此我们可以发现,荒木飞吕彦画笔下的替身能力,不会只存在於上下层面的拓展,它还包含了横向的旁徵博引。每当你认为自己对替身形态已经了然於胸时,作者荒木总是又放肆地创造出你意想不到的替身能力,打破你的刻板成见,非得让你跟着他的悠然冥想四处闲游、驰骋纵横,令你沉溺在替身奇幻诡谲、迂回难测的同时,不得不赞叹他那狂放不羁、淋漓尽致的 “放肆” 圣域。

 

四、结语

电影有电影世界的价值观,童话有童话世界的寓言意味,不管任何一种小说、戏剧,虽然表现的媒材不尽相同,但是都有其诉求的存在意义,荒木飞吕彦的《JOJO》世界里,也有着其独特的价值标准。在《JOJO》世界里,人们的价值以「勇气」来衡量,敢于挑战、勇於追求,即使身亡,其精神仍长存读者心中。而这样的「勇气」标准,正是《JOJO》绅士、骑士们所禀持的一种生命荣耀,为个人信仰和荣誉而奋斗的英雄气息。整篇而言,可视为「刚中带柔」的生命表现,因为《JOJO》世界里的「勇气」特质,是不同於燥烈、情绪化、思路迂腐的 “愚勇” ,《JOJO》里的「勇气」,是属於经过认真的理性思考後,对生命有了深刻体悟,并且诚挚、无悔地做出自己的抉择,这是一种属於豁达豪迈的开阔胸襟。因此故事里到处洋溢着旺盛的生命力。

一般的周刊连载,桎梏于种种因素,仅一昧地追求其情节的离奇、曲折、夸张到近乎草率、矛盾的地步,从而无心,甚至无力去注意到其它细微末节之处,可说全无艺术性与独创性。然而出道于周刊连载的《JOJO冒险野郎》,虽然没有一出场就惊为天人,但是后劲之强,可说是後来居上,甚至远远超过其他漫画大师;尤其替身的种种千姿百态,更是读者们茶馀饭後所津津乐道的话题;然而荒木的成就不单止於故事创意,还包含了美学层面的新开辟。其独创的分格法、感性人物、背景……等,都一体整合而带有浪漫主义的风韵。

虚幻离奇、华丽细致的《JOJO》世界。作者荒木所画的杜王町车站、杜王港,还有杜王町定禅寺、意大利料理店、安杰罗岩石……,都是虚设的奇幻之境;作者笔下的乔纳森.乔斯达、乔瑟夫.乔斯达、承太郎、东方仗助,以及迪奥、波鲁那雷夫、广濑康一、岸边露伴、虹村亿泰……等人,都是虚构的奇幻之人;作者所写的波纹功、石鬼面,以及「白金之星」、「世界」、「回音」、「天堂之门」……等,这些都是作者虚拟的奇幻之物;虚设之境、虚构之人、虚想之事、虚拟之物,组合在一起,构成了这麽一个庞大的、神奇的、瑰丽的、放肆的想像世界 ——《JOJO的奇妙冒险》!

 

* 注:该文章发表时JOJO刚连载到第四部。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