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者

作者:AK47
来源:黄金之心天蓝色论坛
时间:2002/08/04 08:46pm

 

(语无伦次、内容变态、更新无期,请快来欣赏)

逆天者(1

我们死后必上天堂,因为我们现在已身处地狱。

八月四日。
无风,小雨。

客星犯帝座,吉门东南,死门正西,宜出门,宜掌印,忌动土,忌嫁娶。
我默默的站立在潮湿阴冷的角落里,看着那扇永远也不会为我开启的门。那不是为我准备的。我能站在这里,还是老板力排众议的结果,我应该知足了。
我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见到老板是什么时候已经不记得了,我只记得当时我刚被开除,又欠下了高利贷,和几个小流氓结下仇怨,被打折了三根肋骨,躺在小巷的垃圾堆里呻吟。离我不到十米的大街上正是华灯初上、红男绿女、纸醉金迷。真的,直到那时,我才承认,人和人之间,其实是不平等的。甚至没有人肯为我打一个电话,陪伴我的只有垃圾、蟑螂、臭气,还有蚊子。

那个神一样的男人出现在我面前。
他背着光,我看不清他的脸,他高大的身躯截断了射入小巷最后一点光芒,我那沾满了鲜血和呕吐物,伤痕累累的身体淹没在他巨大的阴影下,使我感到如此的寒冷、无助、战栗。…真是奇怪,居然还有一点安心。

人只有一个命运。我不记得这句话是谁说的了,但是我知道,当老板把那支奇怪的箭深深刺入我的心脏之后,我的命运永远的改变了。我至今不知道自己加入了一个什么样的组织,这个组织的目的是什么,没人告诉我。组织内的大多数成员看不起我,不信任我,他们认为我没有为组织和老板献身的勇气。”敢耍花样立刻干掉你。“”老实一点,认真执行命令,否则…“我从不反驳他们,这对我没好处。虽然我无知的活了半辈子,但是最终我毕竟学到了一个真理:尊敬强者。

门无声无息的开了。五名男女依次走出来,他们经过我身边时,谁也没看我一眼,但是我仍感到了那渗入骨髓的寒气。五虎神。组织中除了老板之外最强的人。事情看起来很严重。通常只要五虎神随便一人就会摆平任何事情,我从没见到五虎神全军出动过。听说组织的一个下属分部倒戈了,几个不知死活的家伙要同老板作对。我不知道为了什么。似乎老板和反叛者都不是为了权力、金钱、力量或是其他什么我看起来十分重要的东西。我梦想拥有超越常人的力量,但是当我拥有它之后,我才发现自己处于一群更强的人中间。不过没什么。我不理解为什么有人甘愿冒着失去一切的危险把命运赌在茫茫不可知的未来上,或是为了一些莫名其妙的理由反抗最强者。我想我永远也不能从那天晚上笼罩着我的阴影中逃脱了,我也不想逃。虽然老板要求我们拥有一个掩饰身份的工作,但是他会另外发工资,使我过上优裕安心的生活。我害怕失去这一切。我不会冒着失去现在的危险去追求未来,我只想尽最大努力来抓住我已经拥有的。我记起几天前天截获到的一封一个反叛者写给他女朋友的一封信。很感人。我真羡慕他们。但是为什么不老老实实的结婚、生子、过日子呢?所以我把信交上去了。原谅我。我要用你们的血保住我安心的生活。我决不会背叛组织的。

我慢慢的走回自己的办公室,拿起了背包。老板还没有命令给我。背叛、消灭、互相杀戮此时仿佛遥远的象一颗绕着太阳系旋转的彗星,和我没什么关系。安心的去上班吧。

”小姐,这种杀虫剂能有效清除困扰你生活的蟑螂、苍蝇、蚊子等害虫,另外,它对人体是完全无害的…“
”好了!我们家没有什么苍蝇蚊子的,困扰我生活的是你!出去!“
”未必吧…你看那是什么?“
女人顺着着我手指的方向看去,一只血红血红的巨大蚊虫停在洁白的窗帘上,她立刻尖叫起来:”阿德——快来——“
”妈的!推销员,你干了什么!“

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从卧室出来,破口大骂。
“先生,我的杀虫剂能立刻消灭它…试一试吧…”
”滚!蚊子是你放进来的!“
男人重重的摔上门——
”你怎么还不滚!“
”先生,你用门夹了我的手…“
”活该!滚!“
”先生,你用门夹了我的手。“
”滚!不然我揍死你!“
”先生,你用门夹了我的手!“

我疯狂的叫起来,一拳打在男人的脸上,冲进屋子,关上门,顺手拿起一支笔,扎进了正欲还手的男人的右眼里。鲜血滴落在地板上,男人象杀猪一样惨嚎,我转身一把将吓呆了的女人推倒,她的头撞在桌子上,晕了过去。
”小姐…小姐…小姐!“

女人慢慢睁开眼睛,看见我时又要尖叫,却发觉她的嘴和手脚都被胶布牢牢的封死了。”小姐…你不要叫,我不喜欢吵…你不喜欢我的杀虫剂吗?那你是不是不怕蚊虫叮咬呢?你想找你男朋友吗?“我抓着她的头发,将她拉到卫生间门前,打开门,让她向里面看去——女人绝望的挣扎,由于嘴被封死,难以形容的恐惧从她的双眼中迸射出来…我再让她面向我,正好看到了这令我愉快的一幕…这就是生活。巨大的、不可预知的灾难随时会抓住我们,我们所能真正把握的,也只有无常而已。我把女人扔进卫生间,无数血红色的巨大蚊子从栽倒在浴池里的男人不断抽搐的身体上飞起来,扑向了女人。

“组织成员是不应该乱用能力的。”我猛然回头,一名穿着黑色中山装的男人坐在沙发上。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进来的,我也不敢知道。”对不起…我本来只是想推销杀虫剂…“”我知道。“男人冰冷的淡兰色眼睛看着我,使我如同被眼镜王蛇盯住的青蛙一样不敢乱动。”老板能容忍你的无耻、卑劣、疯狂,我不能。不要有第二次,老板已经把你划归到我属下了,如果你干出让我不高兴的事或者威胁到组织行动,我立刻杀你。明白吗?“”明白…“虽然这样的话我已经听过无数次,但是这一次我终于必须为我安心的生活付出代价。没有什么东西是无偿的。不过老板真的很了解我。只有在强者手下,我才不会恐惧,勇往直前。五虎神之一的虚空之神。我不会让您失望的。消灭背叛者。行动开始。

”先生,我们去哪里?“
”旧金山。“
我们登上了晚九点的班机。

八月四日夜。
雨停,风起,多云,无月。
真是个杀人的好天气。

 

后记:

  1. 本故事所有情节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2. 本故事部分细节纯属抄袭,如有雷同,纯属必然。
  3. 本故事绝非自传,请大家相信我是个好孩子。
  4. 本故事征集反面角色,也就是正常人故事中的好人角色,请踊跃报名。
  5. 本故事征集正面角色,但是他们必死无疑,而且不被正常人认同,请踊跃报名。

 


 

逆天者(2

 

时间:2002/08/06 04:46pm  来源:AK47

八月五日。
微风,晴。
黄道吉日,百事宜。
美国,旧金山。

天上象下了火。天上的烈日将行人烤的蔫蔫的,即使是呆在开放冷气的咖啡馆里,仿佛也挡不住那滚滚的热浪,只有路边高大的杨树上知了精力充沛的不停鸣叫,让人烦心。
我在靠窗的位子上左顾右盼已经很久了。我之所以忽然对店里店外这些或金发碧眼、举止趾高气扬的白人或浑身似炭、穿着花里胡哨的黑人感兴趣,并不是我决定研究美国文化,而是因为和我同桌的男人实在是让我手足无措、如坐针毡。他低垂着头,好象金字塔中的木乃伊一般,静静的含着吸管。已经是第九瓶了。在这里坐了一小时二十多分钟了吧…我不用看表,因为他会分秒不差的十分钟喝尽一屏500ML装的矿泉水,这是我从昨天开始闪缩着断续观察他所得出来的结论。黑色的男人。他穿戴着纯黑的中山装,闪亮的黑皮鞋,真丝的黑手套,黑色的扣子系的一丝不苟,连绑扎他那毫无生气的黑色长发的束带也是黑色的。我不知道包裹在黑色外壳下的削瘦身躯是怎样的一种构造,这种难耐的高温下,他竟然一滴汗也没有…当我意识到自己多看了他几秒钟的时候已经晚了。他抬起头,我不得不又一次面对那双冰冷的眼睛。这大概是他身上唯一有活力的东西了,但我不能相信那是属于人类的。只要多注视那双如同无底深渊般的眼瞳片刻,我便会感到自己的灵魂都被吸了进去,万劫不复。笼罩在深渊之上的那层淡兰色的雾气只不过是坠入其中的灵魂所发出的无助哀鸣罢了。这就是五虎神。这就是虚空。“你看够了吗?”虚空的声音低沉、轻微,却又清清楚楚的传进我的耳朵,如同毒蛇嘶嘶的吐气声,让人不寒而栗。“哦,看…不,对不起,先生…”走吧。“他把空瓶放在桌子上,起身向外走去。我急忙跟上,在虚空手下,行动迟缓是不可原谅的。也许是太畏惧,所以我没能发现整齐排放在光滑可鉴的桌面上九个瓶子干燥的如同撒哈拉的沙子,强烈的阳光透过玻璃照在上面内,耀眼,但绝不晶莹。

如果你处在一群毒蛇身边,那么保持安静是明智的。经过一路的沉默和茫然,我隔着出租车窗看到了熟悉的汉字,总算使我安心了一点。唐人街。中国人。他们勤劳、朴实、善良,忍受着种种不公正的待遇,以积淀了七千年的内涵在世界扎根…虽然我是个十足的小人,但我仍然庆幸自己是他们中的一员。”到了。“虚空在一间不起眼的老式建筑前停下,我抬起头,看见了四个班驳的金字:福州餐馆。推开门走进去,里面虽然毫不奢华,但是异常干净,优雅,红木的桌椅,雕花的梁拄,精致的宫灯,无不显示出店内的古香古色和浓郁的中国气息。奇怪的是,竟然一个人也没有,连服务员也不在,停业了吗?”你们来了。“一名老者出现在楼梯口,身穿青色的唐装,朴素,整洁,微驼的脊背和额上的皱纹证明他历尽风霜。”你等在这里,侦察以下周围,控制好你的替身,别惹麻烦!“虚空警告了我一句,和老者一起上了楼…

”把东西给我。“虚空坐在靠墙的沙发上,面无表情的说。
”已经没有了。“老者背着手,看着窗外。
”王道临!你什么意思?说好了来取的!“老者转身,毫不畏惧的看着虚空:”我六十七岁了,已经没什么可怕的,东西我已经送走了,我也是反叛者。“
”原来如此…“虚空冷酷的笑了起来:”亏我那么相信你…在咖啡店傻等了那么长时间…不过你为什么不逃?拿东西的人刚走吧!你想拖住我…我给你一个机会,他们去哪了?“
“五虎神…老夫今天就要领教一下!”老者目光如炬,双手垂下,一触即发。“找死——”虚空用力在沙发扶手上一按,如同一只穷凶极恶的猛兽直扑猎物,黑色的右臂直伸,抓向王道临。
“来吧!”王道临双掌按在身前的紫檀木书桌上,反手一抬,竟将书桌举起,掷向虚空,虚空闪电般变抓为掌,无声无息的一拍,坚硬的木桌粉碎如纸,碎木分飞中,手掌内如有无数小蛇,不停蠕动,离王道临胸前已不到两米,王道临急退,一脚踢出,房间内铺的淡青色地毯被整张掀起,象大网一样卷住虚空,随即抢身扑上,连发数掌击中地毯,“雕虫小技!‘裂帛般撕的一声,虚空魔手破毯而出,已经触到王道临衣襟——”喝!“王道临大喝,脸上瞬间出现了一个如同京戏脸谱般的花纹面具,他微弯的身躯猛然伸直,全身也好象透出一层神光来,双掌一合,竟在间不容发间抓住了虚空的手,全力一甩,便将他向墙上摔了过去——

”真无聊…“我不知道虚空和那个叫王道临的老头在干什么,我也不想知道。只是要抑制住自己的蚊子不吸血,这倒费了我好大力气。它们漫无目的的在店内外飞来飞去,如同一片片暗红色的尘埃,这种状态下,连替身使者也是很难看见它们的。我伸手探进衣内,抚摩着点四四口径”巨蟒’左轮手枪冰冷的握把,拿着这种强有力的东西会使我感到安心…怎么回事?我突然听到楼上传来打斗声,上去看看!我刚想上楼,餐厅的门开了。我转头看去,一个娇小的女孩子走进来,她脸上挂着甜甜的笑容,穿着印有猫和老鼠图案的休闲衫,向我走近。
”出去!停业了!“
”请问王道临老先生在家吗?“女孩的声音清脆如风铃,我却无暇欣赏,因为我发现我的蚊子一只只的全落在地上,自己也是一阵天旋地转。
”是敌人!“我扶住桌子,勉力抽枪——”睡一会儿吧!“女孩又上前一步,又是一阵晕眩,我摔倒在地,女孩跨过我,向楼上走去——”轰!“碎石乱飞,一个黑影飞了出来,直坠下楼,正是虚空。王道临也同时出现在破洞处,神威凛凛,那有一丝老态?他看见女孩,一跺脚:傻丫头!你还回来干什么?快走!“
”我担心您会有事——“”走不了!“虚空从地上弹起,黑色的中山装下的肌肉不停蠕动,发带掉落,一头长发无风自舞,诡异至极:”你就是取走东西的人吧!“他双手一伸,抓向女孩——”住手!“王道临飞身纵下,狠狠踢中了虚空的后背,喀嚓一声断响,将他钉在地上。

”老家伙!“又于女孩躲避碎石,离开了我几步,我清醒了许多,终于拔出了枪,在不到一米的距离上对着王道临的头扣动扳机:“砰!”我几乎不敢相信,王道临一扬手,竟象打苍蝇一样把能击穿砖墙的子弹打飞!
“滚开!”我还来不及反应,腹部以重重挨了一脚,立刻踉跄后退,几乎痛死。“走!”王道临一把抓住女孩,一掠逾丈,冲出餐馆——”我说过走不了!“虚空狂叫,终于动了真格的,不断蠕动的双臂猛然伸长,数只黑色的触角直扑而出,射向两人,”小心!“王道临反身挡架,但是脸上面具已经淡化,行动也慢了下来,终于被触手穿过防御,刺入身体,王道临惨叫起来,身形迅速佝偻下去,虚空也顺势扑近——

”打死你这怪物!“女孩怒喝一声,一个修长优雅的淡兰色身影浮现在她身边,虚空的身体上随即响起了腐蚀物体的吱吱声…虚空怒嚎着,面目变的无比狞恶,触角狂舞,向女孩卷去——”别被抓住!他能吸收我们体内的水份!“王道临嘶叫,但是女孩的替身显然不适合近战,转眼便被缠住…

就在这时,街拐角处猛然冲过来一辆轿车,开车的青年男子大喊:”猫!上车!“从车顶窗也钻出一个一模一样的男子,端着一支美制M16,向虚空狂扫,虚空被迫放开两人,后退来抵挡子弹。”你怎么也来了?“叫做猫的女孩惊喜的说。“我能不来吗?我们是同伴哪!”开车的男子叫道。”你以为你是小马哥吗?“我冲出店门,举枪开火,但是那人一个点射便把我逼了回去,”下一次我要带机枪!“我恨恨想道。女孩把王道临扶上车,汽车一个急转,飞驶而去。”虚空先生——“我再次跑出来,虚空从牙缝迸出一个字:”追!“便如同猎豹一样窜出去,这种速度…不及多想,我释放了全部替身,巨大的蚊虫如一片淡红的血雾,追向汽车。

虚空的时速几乎接近60公里,穷追不舍,前面的汽车由于拐角太多,不断被蚊子钻入车体,汽车开始摇晃,终于在沿着一条河的路上翻倒了。
”那小子还是有点用的…“虚空赶至,触角飞舞着扑向车内,开枪的双胞胎之一冲出来,举枪瞄向虚空,”没用!“触手如鞭子般一抽,便把枪打飞,刺中了他——
”你是替身!“那个男子身体如同终结者中的液体机器人一般,双臂伸长变形,形成两柄长刀,深深砍进虚空的身体,“混蛋!”虚空怒吼,用力一扯,将他撕的四分五裂,落在地上。他一阵摇晃,伤口深可见骨,却完全没有血,”我不信你不死!“开车的男人撞开车门,显然他是本体,挥动着一柄大猎刀,刺向虚空——

”别过去!“女孩和王道临也爬出汽车,出声示警。已经晚了。虚空双臂一张,不顾刺进胸前的刀锋,紧紧抱住了男子,无数的触须缠上他,如同清水渗入流沙,男人的肌肤立刻干瘪下去。”世界客星!“女孩不顾一切的扑上来:”你要水?给你!蓝瓷!“空气立刻变的潮湿无比,虚空身上的触须舞动起来,贪婪的吸收着空气中的水气,放松了对男子的吸食,”带他走!“王道临又戴上了那个脸谱,一把拉开了已经近乎骷髅一样的男子,再抓起女孩:”逃到河里去!“
”那您——“
”别管我!我已经不成了!“王道临用力一掷,竟将两人扔出几十米,落入河中,回身扑向虚空,势如疯虎,拳若奔雷,虚空连中数十拳,骨碎之声不绝,如烂泥般瘫下,但触手也缠上了王道临——

我追到时,正好看到王道临把两人扔下河,我追到河边,连连开枪,随即看到一道绯红慢慢散开,却没有人浮上来…”见鬼!“我扫视着河面,蚊子们也盲目的盘旋着,我转头去看虚空把王道临收拾了没有,却吓的冷汗直冒,虚空身上骨骼不住暴响,一节一节的立了起来,王道临却如漏气的皮球一样干瘪下去…”他们跑了?“虚空扔下王道临的干尸,冷冷的看着我。”我…我不会游泳…“

”算了!“远处传来警笛声,虚空转身离去:”发动组织一切力量,找出在一个小时之内邮出或寄存的任何能装下篮球那样大物体的包裹!“
真走运…没受到惩罚…我一边走一边庆幸。不过他们为什么不按照计划完成任务,而要回来呢?是为了帮助同伴吗…那又有什么用?王道临不还是死了?又暴露了身份,受了重伤…真不理解。

我转过拐角时回头看了一眼,却被疾驶开来的警车上蓝白色的警灯晃了眼睛。妈的,今天真倒霉。还黄道吉日呢。我呸。

本体:王道临,六十七岁,组织旧金山分部负责人,精通中国武术,背叛老板,死亡。
替身:超越者,如同京剧脸谱一样的面具,戴在本体脸上之后能使其潜能完全发挥,拥有无以伦比的威力,仅就战斗力来说可完全压制A级替身,但只能持续很短时间,而且由于本体是老人,能力无法完全发挥。
破坏力-A   速度-A   射程-E   持久性-E   精密性-A   成长性-E

本体:虚空,组织五虎神之一,现正寻找王道临交给反叛者的一个不明包裹。
替身:荒芜,似乎是依附在本体身上的,伸出力量极大的触角攻击,能迅速吸干生物体内水分,精密性很低,有时会盲目的依本能行动。不过虚空为什么被打断骨头后能迅速复原呢?也是荒芜的能力吗?
破坏力-A   速度-A   射程-E(但能伸出很长的触手)   持久性-A   精密性-E   成长性-未知

 

后记:

终于又完成了一篇,下一篇估计是遥遥无期了。看别人写的替身战斗文章举重若轻,游刃有余,谁知一动笔才晓得人家辛苦,我是没信心再写一场战斗了…不过想看大结局也很简单,下一场我就可以让老板出动,一个“神鬼乱舞”搞定一切…同意的请举手…还有,用第一人称的视角别人的战斗真难搞,没办法,第一、第三人称混着来吧,希望大家看了不要晕…最后,万分感谢任何一个坚持着看完本贴子的同志!
AK47百拜

 


 

逆天者(3

时间:2002/08/10 02:18am  来源:AK47

八月八日夜。美国。密西西比州。A镇。

清冷的月光照在这个坐落在高速公路边上只有十来户人家的小镇上,给它笼上了一层迷离又神秘的雾气,也给镇上唯一的楼房建筑——“迷途猫”旅店陈旧粗糙的砖墙修饰出了几分圆润。
好寂静。圆月,微风,孤村,异乡人。紫风倚在窗前,月光透过窗户,在冰冷光滑的水泥地上剪出了一个修长的影子。鸣蝉的叫声,偶尔驶过的汽车引擎声,不但没有减少紫风的孤寂,反而更证明了夜的迷茫。

“猫知道和世界客星一点消息也没有…”紫风担心的想,“会不会出事了…”但她马上抛开了这个不吉利的念头,下意识的举起右手,看着自己在月光中几乎透明的纤细手指。缺少一个修饰物呢…紫风眼前浮现了一个穿着黑衣戴窄框眼镜的男子,虽然苍白忧郁的面孔,却永远对他温和的笑…紫风也轻轻地笑了。

“紫风!紫风!”不知趣的大叫打断了女孩子的梦,随即响起了敲门声。紫风叹了一口气,走过去打开了门。一个看起来很文静的男子拎着一个方形的皮箱冲进房间:“马上收拾东西!猫知道和世界客星在取包裹时被五虎神之一的虚空袭击了,王道临战死,他们两个下落不明,消息是内线拼死传出来的,我已经拿到了东西,快走!”
紫风脸色也变了。她穿上外衣,从枕头下拿出一把钥匙和男子一起迅速下楼。”兰色欲望,别坐来时的车了…“紫风带着男子没有到停车场,而是连着过了好几条街,在一个角落里掀开了一个满是灰尘的帆布。

”这么旧!“兰色欲望捂着鼻子说。
”别看它破,发动机和其它内部件全是最新的,时速能达到180公里!“
”太好了!我来开车!“
兰色欲望兴冲冲的上前,伸手去拉开车门——
”哎呦!“他捂着手指叫了起来。
”小声一点!“紫风压低了声音说。
”没事,一不小心手撞车门上了——“兰色欲望抖了抖手,打开车门上车。
汽车发出了轻微的轰鸣,驶了出去。
”现在怎么办?“紫风问。
”不知道,先按计划把东西送走,组织已经全面追杀我们了,老大又下落不明,买机票离开美国…“前面是一个转角,兰色欲望一打方向盘——
”喂!你干什么!“紫风大叫,汽车竟直直的向一户住宅的墙上撞去!
”糟了!“兰色欲望急忙刹车,但是还是碰上了墙壁,在一个剧烈的震动之后停了下来。
”你喝多了吗?“紫风恼怒的说,让开,我来!”她打开车门,走向左侧——
”你去哪儿?“兰色欲望在车上喊道,紫风一愣,发现自己竟走到了路中央!
”不对!有问题!“紫风迅速的扫视四周,视线不知何时变的模糊起来,景物也不正常的扭曲着,浓烈的黑暗仿佛一张大网,无边无际的罩了·下来!
”欲望!有敌人!“紫风大喊:”下车吧!你没发现问题吗?“
”什么?“兰色欲望拿着箱子下车,却一个踉跄摔倒,”我怎么了?“他站起身,气的用力砸了一下车,又打空了。
”我们的眼睛出问题了!“紫风伸手划向周围,摸到了墙,定了定神:”一定有敌人攻击了!“
”那还等什么!上车呀!“
”开玩笑!我们这种状态能开车吗?“
紫风扶着墙向前走去:”跟着我,别让任何人靠近,到了开阔一点的地方,我就用THE WIND带我们离开!”
“什么人?”兰色欲望忽然发现离他不远的墙角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怪异的人影!“BLUE MASTER!”他身边立刻出现了一个长着双翼的深兰色人形,诡异的独眼闪着寒光,闪电般向人影扑去——

无数的拳头落在墙上,那个人影如同烟雾一般被打散,兰色欲望正诧异间,右肋一阵刺痛,他回头一看,毛骨悚然,因为他看见了数十个血淋淋的眼睛!
”THE WIND!“一阵扑天卷地的风沙,街道上立刻蒙上了茫茫迷雾,紫风头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风筝,上面还长了一张诡异的脸,她双手抓住风筝,滑翔而起,向欲望飞去,同时也撞向他身边的那个黑影,黑影如鬼魅般跳开,离开欲望的右手同时带起了一道血泉!

”混蛋!“欲望一边后退,一边用BLUE MASTER 乱打,黑影扭曲的身型几乎融入周围的黑暗,两人勉强看清对手,才发现他全身都裹着黑色的布料,连脸上也密不透风,只露出两个眼睛,连同被别针挂在布上面的几十个沾着鲜血的眼球,一起空虚的凝视着他们…
紫风不知为什么,一时间眼里只能看见那些眼球,不由一阵恶心…
”嘿嘿嘿…“敌人的笑声闷在布里,使人听了有说不出的低沉和郁闷:”好安静…背叛者们…镇子里的人已经死光了…看…他们的眼睛…你们的也会被缝上…‘
“杂种!”兰色欲望一个箭步冲了上去,BLUE MASTER 挥拳打去,那人微诧一声,急忙后退躲开,可在紫风眼里,兰色欲望的攻击简直不知所谓,连对方衣角也没碰到,她也冲上前去帮忙,但是THE WIND 却撞在欲望身上——
“紫风,你躲开!”欲望叫道,“我们的视觉被这混蛋扭曲了,不过在一米的范围内还是有希望击中他的!千万别解除迷雾!”
紫风乘着THE WIND飘荡起来,看着欲望追击瞎子,虽然对方动作很快,但是在速度为A 的BLUE MASTER 下逐渐开始力不从心,暴雨般的拳不断接近他,终于,BLUE MASTER的双手狠狠的插入了他的头颅——
“啊——”男子抱着头,凄厉的惨叫起来,“混蛋,你就一辈子享受被无数眼睛盯着的滋味吧!”欲望甩了甩手,刚才接触到的对方思想肮脏的令他想吐,所以他毫不犹豫的发动了BLUE MASTER 最大威力。

男子如同烂泥般瘫在地上,BLUE MASTER 完全摧毁了他的神经,紫风眼里的景物也恢复正常…
”欲望,你发起飙来还真的可怕呢…“紫风一边开车,一边说道。
”我最讨厌那种利用能力欺负普通人的混蛋!“欲望一边包扎伤口,一边说到。
汽车驶上了高速公路,两人都没有回头,所以他们没发现身后的小镇已经笼罩在一层重重的黑暗中…
”计划很完美呢…“一名身穿西服的银发男子从屋子里踱了出来。他手中拿着一个金色的苹果,美丽,却不真实。
”无聊…“男子身边出现了一团如墨的黑气,当中闪烁着两点诡异的红光:”为什么不在这里就杀了他们?“无数的黑色细丝伸展开来飘舞着,如同从地狱伸出的呼唤。
”你已经将黑暗之翼种在他们身上,他们已是网里的鱼,现在重要的是王道临交给反叛者的东西!这两人不过是饵,老板要一网打尽!”银发男子喀的一声捏碎手中的金苹果,躺在地上的男人抽搐了一下,永远静止了。

本体:组织杀手,奉命伏击紫风,兰色欲望,被打败死亡。
替身:视觉幻影,能扭曲人的视觉,使人看到的物体位置和真实发生很大差距,严重时方向感也会被搅乱。
破坏力-无   速度-C   射程-B   持久性-B   精确性-D   成长性-D

 


 

逆天者(4

时间:2002/08/12 04:53pm  来源:AK47

 

夜色如墨。模糊的山影如同无数的鬼怪,冷冷的凝视着它们怀抱着的这个荒凉、偏僻的小镇。突然,一声凄厉的尖叫打破了寂静,一个女人疯狂的声音回荡在山间:“鬼——有鬼——”

”有鬼!有鬼!“女人的尖叫——奇怪,声音怎么怪怪的?

“住口!狒狒!”LINGMANYI开着车,转过头来怒气冲冲的看着车后座上那个旁若无人、模仿女人尖叫的读书男,“这种三流的鬼故事只能骗骗小孩子!别那么幼稚,你可是替身使者!而且,我们现在有任务!‘

”好啦…好啦…红姐…”DOYAPOX不好意思的坐正,“还有三四个小时才会到,娱乐一下…“

“不能马虎,”KINGMANYI看了一下身边的正方形皮箱,”我们一定要把这东西送出去,为了它,我们付出了很大代价呢…“

“不用担心,车到山前必有路…”DOYAPOX又躺下了。

“懒虫,还要坐后面,弄的我好象司机一样…”KINGMANYI突然看到前方摆了路障,一个写着两行英文的牌子挂在上面,“修路吗…’无奈之下,她打了一下方向盘,向着一条没有标记的公路驶去。

”红姐,你认识路吗?“DOYAPOX看着路两旁鱼贯而过的大树说道:”不过老美的绿化工作还是不错的…“

”管他呢,反正路标到处都是,你讲的,车到山前必有路嘛——喂!你怎么开车的!”KINGMANYI突然从后视镜中看到一辆大卡车直冲而来,险险KINGMANYI躲过,带着一阵腥风从旁边开了过去。

”好臭…这种装了咸鱼的车根本不该出来污染空气!“KINGMANYI捂着鼻子说道,她转头看了看DOYAPOX,却惊异的发现他用书挡着脸。已经睡着了!“我怎么会和你搭档?”KINGMANYI摇了摇头。

道路十分平滑,黑色的柏油路无尽的伸向远方,道路两侧的树木象静默的士兵,无声的看着行驶在公路上的白色雪铁龙轿车。空气凉爽潮湿,与刚才的炎热几乎有天壤之别,“是树的缘故吗?”KINGMANYI甚至感到了微微的冷意,淡淡漂浮在周围的腥气也令她很不舒服。“见鬼,还是快一点吧…”KINGMANYI加大了油门,但是路上奇怪的是连一个岔路也没有,自然也没有路标…

天色昏暗了下来,路两旁的大树如同大伞一样,越来越浓密,到后来,甚至带给KINGMANYI一种它们在生长的错觉…“好邪门…”KINGMNAYI发誓以后再也不走陌生的路了。

“啊!啊!救命!”后座又传来大叫,KINGMANYI不耐烦的回头:“狒狒,你连睡觉也不能老实吗——”她不说了,因为她发现,DOYAPOX的了脸上一点血色也没有!“你怎么了?被攻击了吗?”

“不,不是…我做了个恶梦…”DOYAPOX抚着胸:“我梦见自己在一条看不到尽头的路上走…看不到太阳…路两旁全是树…它们象伞一样挡住了天空…而且全在看我…我迷路了,看到路边有一个小女孩在哭,我去问路,她一抬头,她…她脸上…两行血从眼睛中流出来…她说,别停下…快走…”DOYAPOX 讲到后来,声音都变调了…

“开玩笑,你小说看多了…”KINGMANYI笑了,但她再看前面行驶的时候,冷汗一下子从肌肤渗了出来…前方黑压压的没有尽头,路两旁的大树怪异的扭曲,仿佛是一个个灵魂,在默默的看她…

“这是什么地方?”KINGMANYI抓紧了方向盘,冷风不断进入,她全身都汗湿了,仿佛是粘稠的血,粘满了全身…

“红姐!路边有、女、女孩子!”DOYAPOX大喊起来,KINGMANYI猛的打了一个冷战,却什么也没看到,正想问DOYAPOX,一瞥之间,从后视镜中看到了一个小小的身影…“FEELING!”一只类似温布尔登虎鲨的海洋生物般的替身浮现在她肩头,”狒狒,千万小心!她可能是敌人!“车子慢慢的向后退去,FEELING飞速的游动着,准备进攻,“红姐,她只是小孩子…”“没关系,大不了吓唬她一下,不过呆在这里的女孩子正常吗!”

20米…15米…汽车不断的倒退,那个小女孩还在低着头,小小的肩膀抽搐着…”上吧!“马上到范围了,FEELING准备放一段”丢手绢“给她听…正在这时,小女孩不见了!

”狒狒!你看到了吗?“KINGMANYI感到一种莫名的恐慌浮上心头,”她去哪了!“”小心!她、她在你旁边哪!“DOYAPOX死死的盯着车外叫道,KINGMANYI一转头,正好看见了紧贴在车窗上的那张脸…乌黑的长发如同活物般在玻璃上滑行,血丝从女孩的嘴角、眼睛、额际流下…“你是什么东西!”FEELING闪电般冲回,刺进女孩的头,女孩一下子退开,抱着头痛苦的叫了起来:“走…快走…别停下…“

”红姐!“DOYAPOX冲下车,”没必要吧!她虽然是鬼,但也不过是个小鬼——“

忽然间,一阵扑面的腥风,笔直的路面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一辆大卡车,从后面猛撞而来!”狒狒!小心!”DOYAPOX一个急闪,”THE MISFITS!“他的替身向卡车的右前轮攻击,但是没有料想的效果,DOYAPOX只觉手上黏糊糊的,低头看去,手上全是血!但THE MISFITS还是推了一下,卡车间不容发的从DOYAPOX身边擦过,撞在树上停下,大树竟发出了一阵呻吟似的惨叫!

“上车!”KINGMANYI大叫着,DOYAPOX一把拉起小女孩冲上车,汽车疾驶而去,“那车一定是替身!”KINGMANYI说道,她从后视镜中看见那辆车又若隐若现的追来,一阵令人作呕的腥气随风扑至…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DOYAPOX紧张的看着车外,“小妹妹,我不管你是人是鬼,你要告诉我!”“我…我不知道…我…回家…卡车从后面撞倒了我…我就来了…”女孩捂着头说…

“天哪…”KINGMANYI看到一个个的人影从树后浮现,他们零星的在道边徘徊,鲜血不断的渗出体外,他们腐烂的面孔朝着飞驶的汽车,空气中传来浓重的恶臭,“来吧…来吧…”黑洞洞的嘴在无声的呼唤…

KINGMANYI尽量不去看他们,但是她很快发现汽油要耗尽了,“我们没油了!到底开了多长时间?”KINGMANYI说道,”不如停下来,等着那个混蛋来吧!“

”不行!“女孩惊恐的叫道:”不…停下来就会被他们抓到…不要停!“

“混蛋!”KINGMANYI猛然发现路上伸出了数个人头,“几个鬼魂想吓唬我?”她一咬牙,加大油门冲了过去,惨叫声被无情的碾断,连玻璃上也溅上了黑色的血浆…

“哈…哈…哈…”仿佛轮胎漏了汽,沙哑的笑声从旁边传来,KINGMANYI转头,从镜中又看见了那辆带着腥气的卡车,车厢内,一张骷髅般的面孔在狂笑:“好开心…跑吧…我最喜欢追…””去死!“FEELING猛然冲了上去,但是对方一刹车,立刻拉开到十米以外,扭曲的声音不断传来:”上吧…让他们加入你们之中…“

路上充斥的鬼魂越来越多,他们开始还在看着,到后来他们全都冲了上来,用身体阻挡着汽车,白色的车身被血染成了紫黑色,无数或鲜血淋漓、或腐烂露骨的手疯狂的拍打着…”FEELING!”鬼魂们突然尖叫着退开,与此同时,DOYAPOX脑中也传来了一阵庄严的歌声,弥塞亚!是教堂的圣歌!“我用主的名义消灭你!”汽车一个急转,甩开鬼魂,KINGMANYI将车灯开到最大,照射着面前的卡车,也照出了那张狞恶的脸。

“哈…哈…”卡车颤动着,象烟雾一般逐渐淡化…“孬种!你一辈子只会在别人身后偷袭吗?”在庄严的颂歌声中,KINGMANYI的声音清脆无比,”来吧!撞过来!来呀!“

”哈…女人…我杀…“卡车扭曲起来,又恢复了:”杀…“它象一只疯牛,喘着臭气,蓄势待发!

”姐姐…快走…他会追上来…“女孩虚弱的说,那一阵圣歌对她也有很大影响:”走啊…“

”没必要!这种败类只会躲在暗处,你跑,你害怕,只会让他开心!来吧!蠢货!“

”红姐…那可是大卡车呀…我的THE MISFITS还攻击不了它,那卡车好象也是幽灵!“

”那是你的事!我要上了!“KINGMANYI 盯着前方,雪铁龙呼啸着冲了上去!

“啊呀呀——”DOYAPOX大叫:“要死了——”他抓着KINGMANYI和小女孩,在相撞的前一秒跳出,THE MISFITS同时摧毁了雪铁龙的两个前轮,再轻轻一掀,整个汽车如同铁板一样拍在了卡车上!

“啊…”完全变了型的车头中不断涌出污血,“我不会死…我永生…”那个骷髅一样的男子摇晃着爬出来,公路上的景物开始扭曲变形,“我…”

“你去死!”KINGMANYI冲上来,FEELING来回的在男子脑部刺杀,男子狂号着,圣歌声越来越大,终于,在一声庄严的齐颂中,一切都消失了。

“这是哪?”跳车时被压的头昏脑胀的DOYAPOX爬起来,发现四周全是沙子,阳光照在身上暖洋洋的,损坏的轿车压在一个几乎完全散架的卡车支架上,一个头骨滚到身边,空洞的看着他。

“哎呀呀…”他立刻跳开,“红姐,我们赢了吗?我眼前全是金星…你一定撞到了我的头…”

“谢谢你们…”

“不用谢…似乎你要走了呢…”

“是呀…再见…”

女孩脸上的血污消失了,向KINGMANYI露出一个甜笑:“再见…”

“红姐,你不要老是放圣歌…你信教吗?”

“这不是我放的…”

“什么?你还不承认…那个小女鬼呢…她去哪了…”

“走吧!狒狒!去把箱子拿出来!”

“好…不过这是哪?我们是不是又迷路了?”

… …

“听说,最近出现了一条鬼路呢…在一条笔直的马路边有无数的树,还有一辆卡车追你…只要你掉头,面对它开过去,你就会没事,还能听到圣歌…”

本体:组织杀手,似乎是幽灵,伏击DOYAPOX、KINGMANYI,失败。
替身:黄泉路,异空间替身,表现为一条不知尽头的马路,本体永远在路上徘徊,喜欢从后面攻击误入者,使其发生车祸,死难者的灵魂也被束缚在其中,再奉命攻击新的猎物,无休无止。
破坏力-B   速度-B   射程-未知   持久性-A   精密性-E   成长性-C


0 0 投票数
乔迷评分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