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8 views
黑暗的另一半 —— 关于JOJO第五部

黑暗的另一半 —— 关于JOJO第五部

作者:AK47
原作发表于黄金之心论坛
时间:2002/09/17 09:08pm

抄袭别人的标题是很丢脸的事,但我实在想不到除了这六个字之外其他更好的语言。第五部是黑暗中的故事。但是黑暗被分成了两半。所以,请原谅我吧。

这是一群没有明天的人。在他们的故事中,没有反败为胜,没有绝地逢生,没有激动和震撼,没有梦想和记忆,甚至得不到恐惧和憎恨。但他们的的确确存在过。

我们惊叹于布差拉迪的冷静和坚忍,震动于祖罗的“我有一个梦想…”,迷恋于艾班乔的个人魅力,同情于多莉施的命运,对米斯达的那个搞笑和值得信任的六人组会心一笑,为想回到家乡纳兰卓洒下同情之泪,就连临阵退缩的弗高和穷凶极恶的狄阿波罗也得到我们的大量关注…

我们是不是忘记了什么?JOJO是一本漫画书。但如果只是这样,这篇文章毫无意义。我想它不仅仅是一本漫画书。我看过的漫画几乎都身与名俱灭,只有JOJO还让我一遍又一遍的翻阅。因为它和它描述的一切是活着的。我们几乎把书中的人物当成了真正的生命,我们从中得到的是一种近乎哲学的思想,它甚至影响了我们的人生观和世界观,许多人已经把书中的格言作为座右铭…如果您认同这一点,请关注他们。

非常遗憾,我身边没有JOJO,即使第五部我已经看了三遍,回想起来,我还是记不清他们之中有些人的名字。算了。也许他们根本就不需要名字。他们隐身在黑暗之中,他们象深夜的鬼魂永远不会和别人的生活发生交集,他们在三十二开的纸上露出獠牙,神的手指把他们放在了命运注定的空间,他们还没来的及向我们展现他们内心的深处,我们已经将他们轻轻翻过。

我想,我们不应该只关注他们那些千奇百怪的替身。那么来吧,让我们进入黑暗的另一半。

积基洛的眼睛一定很痛。当他被封住嘴用鱼钩钓起悬挂在烈日之下的时候,他在想什么?是悔恨自己的卤莽和软弱,懊恼没有及时杀掉被他捉住的人,还是期望同伴来救他?我们理所当然的认为他是个软骨头,那他为什么不招出同伴呢?他真的不知道同伴的能力吗?那时候他哭了。我想那时侯我也会哭。被严刑拷问的人决不会向电视中演的那样有闲心向对手脸上吐痰,他们不会怕吗?这不可能。忍住恐惧,不让对手得到他想要的,这就是英雄。用另一个游艇外壳盖在真正的游艇上。有创意。我喜欢。

能把物体固定的人叫什么名字?我忘了。我只记得他想往上爬,他也这样作了。我想他一定很自信。他相信自己的替身比米斯达的强,应该承认,这是事实。但是他大意了。他坦然用嘴去接那最后一发子弹的时候已经注定了他的失败。永远不要用不保险的方式去保护自己和杀死敌人。他没有做战死的准备。尽管如此,他全力去奋斗过了。也许我们认为他的理想太庸俗,但是必须承认,这是很现实的。当干部。我喜欢。

当贺尔马纪奥不惜用鲜血熄灭身上的火炎,却又走头无路的必须再次面对纳兰卓的时候,在飘舞的烟尘中,他的眼神就象落入陷阱里的狼,孤独而绝望。他真的认为自己的替身能在近身战中打倒对手吗?也许只是自欺欺人。他又想到了什么?是被老板仿照《教父》中的手法屠杀的伙伴,还是对自己朝不保夕生活的不满?“来购物也不是太开心吧?…你们以后的路会更艰苦的…”我们可以把这视为无力的恐吓,他那把人变小的能力也很怯懦。毕竟,我们的纳兰卓胜利了。把猫放进瓶子里。够变态。我喜欢。

当艾班乔宁可切断自己的手也要完成任务,对气急败坏的镜子伊罗索嘲笑的说:“立刻杀死我不就好了吗!”的时候,我想许多人立刻成了他的拥护者。这使我们忽略了另外一个不惜斩断手臂的人。伊罗索是个狂妄和话多的人。也许他这样的漏勺根本不配当杀手。但我觉得他够真实。我们批评电影中的坏人为什么迟迟不扣动扳机,“一枪杀了他不就好了吗?”可知道,当你胜券在握的时候,你舍得这么快结束你的快感吗?相比十五岁的祖罗那近乎不合常理的冷静和判断,我更感慨于伊罗索被紫烟抓住时的绝望和不甘心。“难得我决心牺牲一只手臂逃到外边来…”他还是没得到庞贝古城中的钥匙。陪伴他的只有紫烟。出师未捷身先死,常使英雄泪满襟。很悲壮,我喜欢。

记住普罗修特大哥只是因为他的一句话:“当我们想杀死一个人的时候,就已经把他杀死了。所以,我们从不说‘杀’字。”但是我想最吸引我们的不是他漂亮的分头,也不是放出“幸福死亡”向整列火车进攻的残酷,而是他对小弟比斯的教导和关心。即使他被绞在车轮下的时候,他也决不解除“幸福死亡”。他用生命和鲜血完成了上给比斯的最后一课。学徒出师了。使用钓竿的裙脚仔把布差拉迪几乎逼上了绝路。不,不是裙脚仔。是比斯先生。我道歉。但是命运之神并不垂青于他们。为了救大哥,比斯无意中帮了布差拉迪。小角色和新任干部在垂死的大哥面前展开了决斗。比斯决死的计划也未能成功。他们输了。天空上没有他们的灵魂。我不知道,当比斯的眼神变的那样凌厉,大哥再也不必骂他,再也没什么东西可教的时候,大哥除了欣慰,是否有一点点失落?当布差拉迪一边殴打,一边嘲笑比斯是个“做什么也不会成功的废物”的时候,大哥的保佑是否真的那样无效?大哥是否第一次感到了绝望?当大哥最后看到的不是弟弟完成任务后哭泣的脸,而是弟弟被冲入河中的碎片,他是否还有力量悲伤?比斯,你可知道,大哥距离你的身边如此遥远,距离死亡却近在咫尺?罢了。大哥已无力反驳布差拉迪的侮辱。也许大哥根本不应该把比斯带进这个黑暗的世界。一叶扁舟沧海钓,比斯会不会更快乐?普罗修特大哥。我最喜欢。

这是个连台词都没有的男人。他永远看不见自己的替身。那不是他的守护者,那是他的死神。他长的很丑。他的替身也很丑。当他面对黑洞洞的枪口走向飞机的时候,心里一定平静如水。别人用替身挑战和战胜死亡,他用替身带来死亡,包括给他自己。我们应该尊敬他。他为什么这样宁静?因为老板?因为组织?因为信仰?因为忠诚?还是因为他根本就是个精神病患者?

我们永远不会知道了。轻视生命的男人。我不喜欢。但是我佩服。

还有许多人。麦罗根和白色相册的本体,拥有近乎无敌的替身,却成为了主角和替身没有绝对强弱理念的牺牲品;谈话头脑的本体和冲击的本体,我甚至忘了他们是如何被打败的,他们说了什么;利祖特,失去所有同伴的他是那样的寂寞,但不管为了什么和采取什么手段,作为领头向隐形的老板发动叛变的男人,我们是不是至少应该给他和布差拉迪同等的尊敬?还有绿色末日的本体和绿洲的本体,他们之间那奇特的友谊,我们不能认同和理解的生活观念…

这毕竟还是漫画。姑妄言之,姑妄听之吧。这是个虚幻的、替身的世界。所以我们还可以淡忘列车上满脸皱纹喊妈妈的婴儿,可以淡忘老板曾残忍的烧死了视他如子的神甫,可以淡忘米斯达曾毫不犹豫的向也许讨厌但却无辜的人开枪…

向往光明的生物。这就是我们人类。在光明下行走。这就是我们的生活。

但是请不要忘记,我们心中还存在着黑暗的另一半。

-The END-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