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JO人物和金庸武侠人物的对比

JOJO人物和金庸武侠人物的对比

作者:猫知道
原作发表于:黄金之心天蓝色论坛
时间:2002/10/27 11:24pm

 

输赢成败,又争由人算——布差拉迪·萧峰

一般的年幼逢难,一般的身世坎坷,一般的英姿飒爽,一般的领袖奇才,一般的浮云生死,一般的长使英雄泪满巾。自从杏子林丐帮议事,萧峰将那几柄短刀插进自己的锁骨之间的时候,我几乎和阿朱一样发狂地崇拜起这个英雄,一如当年看到布差拉迪抱着普罗修斯二话不说地跳下火车时的激动。也许对他们两个的感觉,掺杂着儿时对英雄的所有憧憬和向往,或许也源自民族根性中迷信绝对而强大的领导者的恶劣倾向。

能够让人做出诸如千里迢迢背上少林寺、又以命换命这类疯狂地举动的,对象无非是两种人:情人和精神领袖。我也是到对布差拉迪死心塌地地崇拜以后,才真正理解了《浪客剑心京都篇》中“由美——爱的形式”那一章里,由美的舍身取义和她因死而得到的幸福。

但如今把布差拉迪和萧峰同时搬上来讲,却不仅仅是因为那份同样的崇敬和爱戴。“虽九千人吾往矣”这样直冲云霄的豪情壮语,让人首先想起的是萧峰在战场上的痛饮千杯,是布差拉迪平静的说“我要打倒BOSS”时的情景,然而背后却是很惨淡的无奈。迷茫和极力挣脱,是他们两个时刻都在面临的内心冲突。萧峰虽然痛恨种族主义,但内心却被其深深影响,自知身为异族而被所有人排斥的痛苦,并没有因为爱情和权利的抚慰而平息。谁又能说,萧峰心里深处最渴望的不是恢复到以前那个受万人爱戴的乔帮主呢?那么指向布差拉迪的,是现实与理想之间更为尖锐的冲突。对毒品痛恨至极却还要做毒枭的爪牙;被社会抛弃却还要不顾一切地拯救社会,常常能从布差拉迪被触及伤处时紧缩的瞳孔,看到极度的痛苦和茫然。

他们两个,一个本该是自由自在地在莽莽草原纵情放歌策马狂奔,一个本该是在平静的渔村默默守卫着身边人的幸福,却因为“我们都是命运挑选的士兵”这样一句简简单单的陈述句,背负上了任何人都难以承受的救世重担。如果当年马前自刎的萧大侠要是听到那句“命运是沉睡的奴隶……”,或许会放下手中的断箭,长叹三声,绝尘而去,从此不问中原。也许是我目光短浅心地狭隘,我对那些高喊着“侠之大者”的企图拯救世界或是挽回历史的大英雄总存着一分不以为然……假如他们到最后都达到了目的,是不是会真的感到幸福?我所希望的,是在极力奔跑中的人们能稍作停留,感受一下真正发自内心的喜悦和平静。

不过,即使这样,他们仍然是让人折服的,或许正因为是那浓厚的悲剧成分,让惋惜和爱怜也交织在了一起。承太郎也是绝对值得依赖与景仰的英雄,是凯旋门般的丰碑,却少了这么点能打动到你内心的东西,少了点能让你在感动后还有一份叹息这样有着人生原味的心情。

 

旧游如梦空肠断——艾班乔·杨过

其实艾班乔和杨过性格上不很象。几曾见过艾班乔那般轻佻地调戏过路的老少妇女或是在夕阳西下的XX谷XX崖泪流满面地唱“问世间情为何物,只教人生死相许”之类的流行歌曲…………

记得杨过在华山之巅,凭着一口不服输的意气,博得了乞丐头子洪七的好感;在襄阳城头按奈不住善良本性的抬头,奋力救下世仇郭靖……头脑中那一转念,隐隐有黄金精神的显露。是不是在风雪交加炮火如织的山顶城头,杨过回首凝眸之间,也感受到了艾班乔当年在码头上那一份挣扎与毅然抉择的心情呢?……当然为了自圆其说,我还能加上他们一个壮士断腕、一个壮士被断腕;一个深蓝忧郁,一个黯然消魂;一个由英姿勃勃走向放纵不拘的路线、一个由轻松活泼走向冷酷忧郁的路线等等诸如此类的相似之处……但本着重点论和抓住事物主要矛盾地马列主义普遍真理,就此略过,暂且不表。

只是他们两人个性中的狂放、那份不屑与世人为伍的孤傲,让人着实为之心仪。即便是名满天下的郭氏夫妇又怎么样?杨过照样该骂的就骂该杀的就杀。即便是众心归一的一号男主角乔鲁诺又怎么样?哪怕你天天把“我有一个梦想”的演说词挂在口里,艾班乔看不顺眼就是不顺眼。这两个人正是有种能颠覆所谓正统的精神力量,象百鸟群中的秃雕,怪异得出众,怪异得魅力非常……(当然,这个比喻并不适合艾班乔)常常想起小艾斜靠在船上,说那句“乔鲁诺,你不要太嚣张哦。”的神情。做人,有时候不妨这么狂上一狂。

其实,性格中的孤傲往往源自对社会的不信任与人生上的挫败。所以杨过的傲不同与黄药师的狂,艾班乔的傲不同于卡滋的狂,各自有一份悲愤的感情在里面。杨过自幼受到的歧视和不公与艾班乔仕途上遭受的致命打击都让他们走上了与其他人不同的方向。或许……他们都曾感受到过很深切的寂寞吧,不被理解和被排斥的痛苦让这两个本该意气风发的青年都曾滑向了堕落。其实谁又不是在自己的人生中多多少少的有这样的经历和感受呢,正因为这样,杨过低喃的那句“人生不如意常八九”,或艾班乔那句“我本来就是一个无处可去的人”紧贴着人的内心,让人莫名的感动和悲伤。

所以,我无法不理解杨过对小龙女的依恋,艾班乔对布差拉迪的信任,或者说应该庆幸的是他们生命都曾出现过一个这样的人,让他们在有些时候感到不再孤独的人……因此象杨某那样水性桃花,居然也能对龙氏死心塌地到至死不渝的程度。爱情其实是很简单的心动和缘合,只有加入了那般被理解的喜悦和不再孤独的互相信任后,才能让人即使是在寒冷的夜晚醒来,也能因为哪怕是一点点幸福的感受而流下眼泪。所有的,只用艾班乔的一句话就能全部倾出:

“能够让我安心的时候,只有和你在一起……”

 

不识张郎是张郎——东方仗助·张无忌

记忆中对张无忌印象最深的是两个片段。

一是张四侠自刎与天下人面前,素素抱着小无忌,饮血含恨地说道:“你别心急报仇,要慢慢的等着,只是一个也别放过。”哪知道无忌却突然叫道:“妈!我不要报仇,我要爹爹活转来!”

当时初看这段时,恨不得捏死张无忌这个不争气的小东西,居然这么不具备远大的理想和抱负,枉费了我们素素含辛茹苦的拉扯他长大。后来才慢慢想到,其实张无忌道出的,正是一个普通人心底最真切的愿望。并不是人人都能像大侠一般有超常的意志和觉悟、有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正义之心。我们最盼望的,也许只是像无忌所想的一样,一家人平平静静地吃一顿美味的晚餐……这也是JOJO第四部如田园诗般展现给我们的画面,画面中有仗助打游戏机时的痴傻、有朋子无坚不摧的拳打脚踢、有仪泰望着冰激凌流下的口水、有康一拖着老狗散步的夏日午后。

东方仗助一如张无忌,是不大适合做主角的人。他们的个性魅力往往会被身边的强者压倒,如承太郎,如吉良吉影,如杨逍……但是只有这样的人最象一个平凡人,最象我们自己。他们坦诚而率真,真实得也有种感染人的力量。只可惜荒木为东方仗助铺设了一个完美的社王町做布景,为他安排了一群能携手共战的朋友;但金庸却把张无忌这样的软弱少年安插进了正邪的激烈火拼中,除了搅和不清的私生活以外,还被迫坐上高处不胜寒的教主位置,尝尽了寂寞与不安的折磨。

第二个场景是张无忌在光明顶上,因极度恼怒要一掌击毙提在手中的圆音时,却抬起了手又放下,最终忍下复仇的冲动,顾全了江湖大局。

能说这不是英雄么?并不是一定要轰轰烈烈才是真好汉,能忍得平常人不能忍之事,能做出平常人难做之决定,在这抬臂放臂之间,张无忌纵然无能,也有了几分大侠的风采。就像仗助在斤斤计较名牌袜子之后,也能打出很有魄力的子弹;在惊惶与恐惧过后,也能说出诸如“我劝你现在就杀了我,不然我一但走出去你就死定了”之类的酷得不得了的话语。

人在生活中有诸多无奈,但在心底都勾画有一个自己最向往的形象。当这种形象映射到了书中,便成就了许多让人崇拜得发狂的偶像。说到底,无非都是自己内心欲望的反应而已。

我们都是茫茫众生中的一点,也许明天就要去硬着头皮去接受上级或是老师的责难,或去忍受食堂槽糕透顶的伙食,但是,有时,也不妨为“我有一个梦想”这样的句子激动一番……

 

PS:以上纯为个人感受,不代表任何官方立场。


 

0 0 投票数
乔迷评分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