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3 views
JOJO V.S. 机器猫

JOJO V.S. 机器猫

文 / King

JOJO V.S. 机器猫

—— 超能力替身与神奇的未来道具溯源

在小时候某段颇长的时间里曾一直有个奇怪的念头,认为古时候的小孩子肯定都有一种特殊能力,能随意让自己在空中漂浮起来,而随着他们长大,这种能力就会逐渐消失掉……

到后来慢慢长大,慢慢接受辨证唯物主义思想的洗礼后,很悲哀地认识到童年时那种想法是多么荒诞不经,但同时也逐渐觉得,人们在成长的过程中,其实真的是会失去一种自由飞翔的本领——当然,确实小孩子和大人同样没法令自己的身体飞上天空,但——小孩子的思想却真的是会乘风飞翔的,而很多大人的思想不会。

太多的人在从小孩变成大人的过程中,失去了那对美丽的翅膀——那对名叫想象力的翅膀。能够在成长中留住了那对翅膀的人,实在是很幸福的,能留住那对翅膀,也就留住了更多的快乐。

常常在怀念从童年时开始接触和钟爱的那几部漫画中的不朽经典——最早在中国出现的日式漫画《铁臂阿童木》、《森林大帝》、欧式漫画《丁丁历险记》,以及稍后一些才进入国内的《机器猫》……怀念最初拿到这些漫画时,不顾爸妈“不成体统”、“不想要眼睛了吗”等等的训斥和劝告,躺在床上手不释卷,常常看得笑到满床打滚的那段岁月。

尤其是《机器猫》,在令小King对着漫画开怀大笑之余,往往浮想连翩,几乎要流出口水地为那个傻头傻脑的野比却能得到如此一位贵人相助,能实现那么多梦幻一般的美好愿望而羡慕不已。

后来又看到了一套长篇漫画,超能力题材的。画风极具特色,情节勾人,对白精彩,而且主题深刻。不过在本文中倒不是要称赞那部作品在各方面的优秀,只是就“超能力”这一点而提起那部漫画的,在作品中作者用体系化的概念将所有特异功能、灵异力量和超自然现象做了一个统合性的解释,某些能力的构想令人叫绝。漫画作品的名字,就是《JOJO奇妙冒险》。

光阴似箭,《JOJO》的单行本至今已出了将近70卷,《机器猫》的故事那更是多得数也数不过来……不知有多少朋友注意到,这两部题材、风格、气氛截然不同的名作中,却可以找到特别多相似的创意。这说明虽然人类的创造力和想象力有无限的空间,但很多美好的愿望和幻想却是共通的。不信的话现在就跟着小King去回顾一下吧,因为机器猫的故事实在太多,我们看的漫画版本又比较杂(因此可能本文所提到的《机器猫》卷数会与读者朋友收藏的版本有所不同),作品中的时间顺序很难搞清,所以在这里以JOJO故事中超能力替身的登场顺序来展开对照。

 

JOJO第3部·空条承太郎篇

星之白金 STAR PLATINUM(空条承太郎)

“有恶灵附在我的身后!你们看不见吗……搞不好它又会做出什么凶暴的事情来,所以在我弄清楚它的真相之前,别再劝我离开这监牢。”——空条承太郎

这就是在JOJO故事中超能力替身“STAND”的初次登场,作者荒木飞吕彦是这样叙述他对于替身概念的构思的——“超能力虽然已经是一种比较普遍的幻想概念,但仍然总让人觉得这东西有点玄,比如用意念力移动或者切断某物体,在感觉上总觉得应该是有什么实际存在但却看不到的执行者完成的这件事……所以如果用替身的概念来解释,相信理解起来就容易得多了。”

唔,不错的想法呢,那么,来看一看机器猫的故事里面又是怎么说的吧——“真的,每个人的背后都会有一个守护灵魂呢!”这是第37卷里面“机器人守护灵”故事一开头强夫说出来吓唬野比的话,心中不忿的野比于是缠着机器猫要来了一件道具,这样他就真的拥有了一个看不见的强大守护灵——与《JOJO》里的替身非常相似,不过执行主人的意愿时有些过于死板,结果给野比自己和他周围的人带来了许多麻烦;而在第31卷里“超能力者强夫”的故事中,野比和机器猫变成隐身人去移动强夫身边的东西,令强夫以为自己有了超能力而最后出了大丑;另外,在第41卷“看不见的保镖”里,野比派去保护独自在家的静子的家伙,也是一个类似超能力替身的机器人。 “在照片上迪奥身后的黑暗中看到了什么吗?”承太郎向自己的替身说道,“扫描出来吧……”随着他的指令,星之白金手中的笔唰唰地动了起来,很快,在纸上出现了如同照片般准确细致的图画……不愧是替身中数一数二的星之白金,眼力和动作精密性实在叫人惊叹。而机器猫在第41卷“万能写生装置”的故事里,也借给过野比一台有这种性能的机器,让野比在朋友们面前出了一下风头,只是到最后……唉,野比这个笨小子啊……

 

隐者之紫 HERMIT PURPLE(乔瑟夫·乔斯达)

“看到吗?在我手边出现的荆棘藤蔓!这就是我的替身——特殊能力是把影象映在菲林上的念写!……虽然每次都要打坏价值3万日圆的照相机。”——乔瑟夫·乔斯达乔瑟夫当时是这样介绍自己的能力,而后来证明他的念写能力其实是可以借助许多媒介,以许多形式发挥出来的。而在这方面机器猫拿出过不少种有类似用途的道具呢,如第21卷的“意念照相机”还有第43卷中的“万能映相机”都是典型的念写工具;此外,在第5卷“地下秘宝”里面能搜索宝物和显示地底城市轮廓的变形探宝绳,以及同样于第5卷登场,后来在很多故事中使用过的“画面延续喷雾”也是这一类的东西。

 

正义 JUSTICE(安亚婆婆)

“小心!只要被她在身上刺一个洞,那身体就不再是属于你自己的了!”——贺尔·贺斯安尤婆婆的能力的确是相当恐怖,不过小King对她的情节印象最深的却是承太郎在酒店住客名册上签名“空条Q太郎”,从而试探出安尤婆婆是敌人的那一段。在机器猫的故事里,可以参看第10卷里面的“人体遥控仪”,在作用效果上是与替身“正义”有些相似的。

 

情人 LOVERS(斯蒂尔·丹)

“所以我叫你不要对我出手啊……我所受到的所有伤害,都会令乔瑟夫加倍感受到的。”——斯蒂尔·丹

在巴基斯坦遭遇的替身“情人”,似乎没有什么攻击性但却是真正难缠的对手,当替身在不知不觉中侵入目标的脑中后,若对本体发动攻击,所有的效果都将被加倍送到“情人”所在的目标那个人身上!机器猫有这样的道具吗?想不起来的话就去看看第8卷中“厄运宝石”的故事吧。

“喂喂,你在记什么!?”

被丹以乔瑟夫作为人质而不能反击,遭到对方肆意折辱的承太郎,在自己的小本上把受到的屈辱一条一条全给记了下来。“肚子被打”、“被用石头打”、“钱包被拿走”、“手表被拿走”……“这些是你欠我的,一定要你偿还……但我很善忘,所以得用笔记下来。”承太郎这样冷冷地对他的敌人说道。

这种事在机器猫的故事里出现过一次,虽然类型有所不同,不过也是把自己受到的欺负给记帐一样记下来,那就是在第38卷里出现的“报复传票”。

另外,为了对付潜入乔瑟夫脑中的替身,花京院与波尔纳雷夫令自己的替身也变得极其微小,进入乔瑟夫的大脑进行追踪。这样的设定,在机器猫第10卷的“探胃潜水艇”那个故事里可以找到。

 

死神13 DEATH 13(婴儿替身使)

“替身是聚集的精神力量,而梦境却是完全放松下的精神状态!在这种状态下你们没法使用替身来与我作战!”——婴儿替身使对于梦境中的主宰而言,他的思想几乎就是绝对的。在机器猫第28卷中的故事“梦梯”中,野比也在机器猫的帮助下当过这种梦中的主人公呢,不过……又是因为笨而弄巧成拙……最后要不是有机器猫……唉…… 审判JUDGEMENT(卡麦欧)

“里面突然喷射出什么东西?……这该不会是阿拉丁神灯吧……?”——波尔纳雷夫在波尔纳雷夫的面前真的出现了灯神!……不过从外型上看却是类似机器人那样的家伙,当然后来证明那只不过是又一个敌人的替身。而在机器猫第1卷的故事中就出现了灯神。这一组的两者虽然都说“我会实现你的愿望”但在本质上并不是相同的,不过因为构思用的是同样的古代传说,所以就凑在一起写出来了。

 

托托神 TOHTH(波因哥)

“我、我、我、我的替身、预、预知,是绝、绝对不、不会、不会、出错的!”——波因哥未来是不会改变的吗……似乎是的……JOJO故事里的波因哥用预言书来判断怎样狙击承太郎一行人,而机器猫故事里面野比则是想用未来的日记和影集来躲开灾祸,在第1卷的“车祸之日”和第10卷的“提前写的日记”等好几个故事里他都在做这样的尝试,但现实是无情的……

 

库努姆神 KHNUM(欧因哥)

“哼哼……我的替身不仅面孔,连身高、体重、体味甚至帽子都能改变!”——欧因哥没什么说的,完美的变身……只可惜欧因哥没法连智力也提高到他所假装的承太郎那个水平……在机器猫故事第40卷里面,曾有过野比用变身术令父母言归于好的情节,唔,这次总算办了件漂亮事。

 

阿努比斯神 ANUBIS(本体不确定)

“奇怪了……这个人的动作根本是用剑的外行啊……但是……?”——波尔纳雷夫除去持剑的人会被控制身心这点外,这柄剑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机器猫故事第11卷里面出现的那把著名的“无敌电光宝剑”吧,只要拿着那把剑,就能够成为无敌的大剑豪,真是好东西啊。可惜的是,被野比和机器猫这一对傻瓜无意中送给古代的宫本武藏了……

 

塞托神 SETHAN(阿雷西)

“变成小孩子的话,我就可以放心地欺负你了,嘿嘿嘿……我的性格就是欺负弱者便能感到舒畅啊,嘿嘿嘿嘿嘿,我自己也认为很变态,不过人们常说自认为古怪的人其实并不古怪,所以我并不怪……”——阿雷西能把别人变成小孩子是挺吓人的能力,不过在机器猫的世界就不算什么了不起的本事了,有了机器猫的道具中使用频率能排进前5名的那块“时间包袱皮”,别说把你变小,变老也一样可以做到。比如第6卷中“穿红鞋的小女孩”等故事。

 

幻觉萨克斯 TENORE SAX(肯尼·G)

“这海风……这脚下沙滩的感觉……太逼真了……这里到底是……?”——乔瑟夫·乔斯达制造幻影的肯尼·G在漫画中是个很可怜的角色,被伊吉一击就干掉了,不过他这种能力其实是挺不错的。为了野比能在家中享受郊游的乐趣、创造学习的环境或者练习滑雪等目的,机器猫曾用过许多次有相似功效的道具和机械呢。代表性的的故事有第6卷中“在家里做温泉旅行”、第16卷的“在撒哈拉沙漠学习”等等。

 

世界 THE WORLD(迪奥)

“花京院!你到底想告诉我们什么啊?破坏时钟……令钟停止……难道……!?”——乔瑟夫·乔斯达

JOJO第3部中最强大最可怕的敌方替身——迪奥的“世界”,拥有能够使时间暂停的能力。这种能力实在是太方便了。咱们再来看看机器猫给野比的东西中有没有这样的玩意……唔,不少呀,从第8卷“乱时计”的故事开始,出现过好些种可以暂停时间的道具呢,不过让人恨得咬牙的是,再方便的道具给野比去用,最后都没什么好结果……

 

JOJO第4部·东方仗助篇

疯狂钻石 CRAZY DIAMOND(东方仗助)

“其实呢,木下先生——”“我不叫木下,我叫森下!我说过你拨错电话了!”其实并没有拨错,只是因为纸上的“森”字下边的两个“木”已经被仗助的“疯狂钻石”还原成了墨水而已。仗助的替身能力是修复毁坏的物品,而将修复的能量再集中的话,便可以将物品还原成构成它的材质。

对照着来找一找,机器猫也有能达到这种效果的好东西哦,这就是在第13卷中出现的“还原光线电筒”,看起来比仗助的能力还要方便呢。

 

极恶中队 BAD COMPANY(虹村形兆)

“战车7辆、阿帕奇战斗直升机4架、步兵57名……现在就让你尝尝极恶中队火力齐射的威力,我看你怎么应付!东方仗助!”——虹村形兆

虽然是像模型一样的小型军队,但其威力实在是非常惊人的,他们如铜墙铁壁般守护着自己的主人……机器猫也曾在第7卷中给野比派去过这样的一支玩具军队保镖,除了士兵数少一些,装备风格古典一些以及攻击时不听主人控制外,其它在军队的基本形态和战斗方式上实在是没什么不同。

 

回音 ECHOS ACT1(广濑康一)

“怎么回事!?我、我耳鸣……难道……这就是你的能力吗!?”——小林玉美

把声音“刻印”在对方的身上,令巨大的回响萦回不去……机器猫的故事里面可以找到类似的许多能把声音延长或推迟的东西,像第17卷中的“留声水壶”等,在此不一一列举了。

 

表面 SURFACE(间田敏和)

“我是专门拷贝别人而存在的复制人!而在我的射程距离内……被复制的人将会跟着我做出相同的动作!”——复制仗助

在机器猫的故事中可以找到好几个与替身“表面”的概念相关的东西,像第1卷“求婚行动”里面用过的模仿机器人,还有第37卷“鬼怪出来了”中的变身机器人,都是在造型上进行模仿的人型;而第21卷出现的“遥控模仿器”,则是以强制模仿动作的要素为主线的故事,“表面”强制动作的效果和这个故事中简直是一模一样。

 

透明宝宝 ACHTUNG BABY(静·乔斯达)

“仗助……我认为这婴儿本身就是个替身使……虽然不知道来历,但我猜她是因为和母亲分开的紧张,令她无意识地把自己变得透明的。”——乔瑟夫·乔斯达能隐身的道具,在机器猫故事里面出现得可太多了,在前面提到的第31卷里面“超能力者强夫”那个故事中使用过的隐身喷雾,以及第42卷中的隐身棒等等,这里就不逐一列举了。不过值得一提的是在第8卷中叮当妹妹咪咪给野比的隐身道具“透明人眼药水”,后来有一次野比想和机器猫要这种东西,结果机器猫理解错误,给了他“看不见别人的眼药水”,令野比吃足了苦头。

 

收获者HARVEST(矢安宫重清)

“这些……叫做收获者吗?它们收集人们无意中掉落的……100元以下的零钱?”——东方仗助

这个小胖子的能力,简直与机器猫第8卷里“收集零钱的蜜蜂”中的钱蜂一模一样!重清收集零钱的想法,也和野比在故事中所说的话如出一辙……

 

大地、风与火EARTH WIND&FIRE(支仓未起隆)

“不用怀疑……我可以随意变成任何东西!”——支仓未起隆变身这一招也是机器猫故事中相当常见的伎俩,代表性的故事如第28卷中的“接尾令变身素”以及第37卷中的“变换光线”等。而JOJO故事中身份诡异的少年究竟是不是真的外星人呢?

 

折纸陷阱 ENIGMA(宫本辉之辅)

“什么!?那家伙竟然连这种东西也能折进纸里去!”——喷上裕也

最后遭仗助惩罚而无法复原的折纸师是个比较阴险的家伙,不过他那种连汽车都可以收进纸里面的能力确实是很方便。来照惯例对照一下机器猫故事吧,我们可以找到第20卷的“袖珍平面照相机”和第29卷的“压扁熨斗”,作用都是相同的。

 

JOJO第5部·乔尔诺·乔班纳篇

万能手指 STICKY FINGERS(布鲁诺·布差拉迪)

“怎样,还想和我战斗吗?我会令你全身开满拉锁口的。”——布鲁诺·布差拉迪

可以随便在人的身体或物体上制造拉锁而产生一个空间或通道……这种效果用机器猫的神奇道具同样可以办得到!参看第46卷“万能拉锁”的故事吧。从通过某些墙壁等障碍这个机能来讲,第9卷的“穿行圈”也是有这类作用的东西。

 

灰色蓝调 MOODY BLUES(列奥尼·艾班乔)

“我的替身……可以将想追踪的目标过去的行动重现出来!”——列奥尼·艾班乔

能再现一个人曾做过的事,与这一能力在创意上很相似的机器猫故事,有第43卷“人类行动遥控器”和第8卷中的“推迟显相抹布”,后者差别要大一些,但如果要达到调查某事的目的,前者的效用是一样的。 柔软机械SOFT MACHINE(马里奥·捷凯罗)

“这一定就是敌人的能力……被他袭击的人就象气球放掉了气一样,变得干瘪而柔软。”——布鲁诺·布差拉迪

手上拿着一柄型如西洋刺突剑的尖锐兵器,被刺到的对手会立刻干瘪下去变成薄薄一层塑料布那样的东西。机器猫有这样的道具吗?答案是有,而且又是几乎一模一样的装置,去看看第39卷中的故事“去厚的针”吧,多亏了有那个,才令野比和机器猫在大胖拳下逃过一劫呢。

 

性手枪 SEX PISTOLS(格伊德·米斯达)

“我去!因为我的替身最适合执行暗杀一类的任务。”——格伊德·米斯达

在JOJO第3部中其实就出现过与枪支有关的替身,那便是贺尔·贺斯的“皇帝”,而第6部里面也有一个远程狙击手的射击辅助替身“曼哈顿转播台”。类型不大一样,但都是引导枪弹正确命中目标为目的而产生的超能力。而因为野比是神枪手,一般用不着这方面的道具,所以在机器猫故事中只出现过一回这种东西,就是“百发百中手枪”,因为子弹有眼睛,绝对不会打不中。

 

定位加速器 KRAFT WORK(萨勒)

“我、我不是不想停车啊……但我的脚好象被固定在油门上了!”——货车司机

“定位加速器”是有着能把某一局部空间内的物体固定住能力的替身,这种创意与机器猫第29卷“把那家伙固定起来”中的瞬间固定照相机有异曲同工之妙。话说回来,机器猫手中以照相机形态出现的道具还真多呀。

 

小型人种 LITTLE FEET(荷尔马吉奥)

“哼哼……说到底,能力这东西有用没用,关键还在于怎么去发挥!”——荷尔马吉奥

这家伙的论点倒是令人同意,不过他到底也没能取得理想中的战绩,倒在了熊熊烈火的街头。唔,要在机器猫故事里找能把人变小的东西,除了使用频率很高的经典道具“缩小灯”以外,应该就是第16卷里面的“一寸帽子”了吧。

 

空中铁匠 AERO SMITH(纳兰卓·基尔加)

“你别想从我手上逃掉!空中铁匠,发动攻击!!”——纳兰卓·基尔加

如同遥控飞机一样的灵活性加上强大的火力,确实是颇具威胁性的替身。不过说到遥控飞机,那机器猫手头可就多了去了。代表性的故事,参看第24卷“野比的遥控飞机”。

 

镜中人 MAN IN THE MIRROR(伊罗佐)

“没用的!只有得到我许可进入的人才可以出现在这个镜中的世界!”——伊罗佐

镜子的里面是一个和现实中左右相反的空间……在机器猫第33卷的故事里面也有过这么一件可以进到那个空间的镜子道具,不过因为不慎镜子碎成了小块,险些把野比困在里面回不来呢。

 

制造者 MR.PRESIDENT(乌龟)

“怎么乌龟的体内会有居住空间的……居然还有电力供应?”——格伊德·米斯达

这有什么奇怪,在机器猫的世界里,开辟一块异空间做住房是很平常的事情,代表性的故事有第9卷中“在墙纸里开新年派对”以及第31卷中“漫画故事的续篇”等。

 

绯红之王 KING CRIMSON(狄亚波罗)

“我已经全看到了……你将会做出的攻击的轨迹……”——狄亚波罗

如果一个人能预知将要发生的事,他就可以少犯许多错误,JOJO第5代大反派狄亚波罗的强大也正缘于此。而机器猫也有很多这种可以预见未来的道具呢,像第27卷中的“时间观测器”、第30卷中的“先知镜”、还有第36卷中的“时间孔”……等等。但是啊……野比这小孩……再次……唉……

 

交谈头脑 TALKING HEAD(提兹亚诺)

“别慌!你忘了吗?有我的替身在控制着他的嘴,他绝对说不出自己想说的话的!”——提兹亚诺

给成为目标的人加上一只舌头,使他只会说指定的话,这个设定首先让人联想到的就是机器猫故事里面的“吵架专用舌头”吧。而令人行事与所想相反的道具也比较容易就可以找到,比如第1卷中就有的“颠倒魔笛”。

 

潜水鱼 CLASH(斯柯阿罗)

“我明白了!他只能在附近有水时才可以做瞬间移动!”——纳兰卓·基尔加

性质十分特异的替身……不过,在机器猫的故事里面也可以找到这种概念的,那就是第10卷里的“探胃潜水艇”,野比和机器猫必须要找到有水的地方才可以做空间跳跃而从静子的胃里出来。

 

辣妹 SPICE GIRL(桃丽诗·乌纳)

“没错!把东西变得柔软……这就是你的能力!”——辣妹

在与乔尔诺、布差拉迪等人一起行动的旅途中,桃丽诗的意志逐渐变得坚强,终于也拥有了自己的替身!越是坚硬的物体越容易受损,而柔软的东西反而不容易被破坏。在机器猫的世界,第25卷中的“材质变换器”便是这样的道具。

 

绿洲 OASIS(塞科)

“他可以在地中自由行动……这样下去太危险了!”——布鲁诺·布差拉迪

土地如同水面一样,可以随心所欲地上浮或下潜……有了机器猫的道具,同样可以做到这种事。不信就去看第26卷中的“沉浮气”和第35卷中“发条式潜地艇”这两个故事吧。

 

镇魂歌 REQUIEM(波尔纳雷夫)

“竟、竟然……我和乔尔诺、米斯达和桃丽诗!相临的两个人精神互相交换进入了对方的身体!”——纳兰卓·基尔加

以战败的波尔纳雷夫的精神力所无法控制的替身,开始向全世界发挥它的能力,其初期效果,就是将人的精神与另一个人进行交换。咱们的机器猫也可以办到哦,最早的事例应该是第8卷“我是玛莉”那个故事里成功使用魔幻变身棒的过程,后来又出现过很多能交换人格的道具。

 

黄金体验·镇魂歌 GOLD EXPERIENCE REQUIEM(乔尔诺·乔班纳)

“你刚才看到的情况的确是现实,但那是你永远也没法到达的现实。”——黄金体验·镇魂歌

……令人无话可说……能把现实给取消掉,这才真是无敌的能力呢。其实野比在第35卷“打不到球的话便让时间倒转”的故事里,是从机器猫手中借到过这么一台“录象化现实控制器”的,只可惜呀……得意忘形的野比又胡乱使用那么好的东西了……

 

JOJO第6部·空条徐伦篇&其他

这里只写两个替身。首先因为徐伦篇的故事现在才连载了不到一半,原本没打算写到第6部的,但“白蛇”的能力与《机器猫》中的一个故事实在很像,所以至少要对他提上一提;另一个替身是JOJO小说版故事中的“创世之书”,登场时间是第3部与迪奥决战之前一点。

 

白蛇 WHIRT SNAKE(监狱中的神甫)

“你还不明白,徐伦……碟片是两枚一组的,如果只拿到有替身的生命能量这一枚而没有另一枚记忆碟片的话,那就会像那个自杀狂马克因一样成为失去记忆的人啊。”——艾尔美丝·柯斯迪洛

记忆的碟片……这个概念在机器猫故事中也是有的!看看第39卷中“记忆磁盘”那个故事吧。不过,说到修改别人的记忆,这又可以联想到JOJO第4部里漫画家岸边露伴的替身“天国之门”……总之,在替身的创意来源上,让人觉得有些可疑呢。

 

创世之书 THE GENESIS OF UNIVERSE(历史见证者·亚尼)

当老人翻开记载着十字军历史的那一页,乔瑟夫与阿卜杜尔立刻发现他们的周围出现了数不清的——原本只有在宗教文献和历史书上才能见到的古代军队……

打开的书页上有什么,就能召唤出什么的书……机器猫在第6卷中也拿出过这样的书哦,这就是“实物图鉴”!但拿出这种好东西的结果是最后依然因为野比的冒失而闹出了乱子……

唔……写完了。总觉得有点意犹未尽呢。对了最后提一句,虽然刚才在文中说“觉得JOJO一些替身的创意来源有可疑”,但绝不是说对JOJO这部优秀作品的价值有什么怀疑,毕竟在创作中,对于情节的设计和对人物的刻画才是最重要的。

 

* 注:本文发表时JOJO第六部还在连载中。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